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红人 7

  回到周泽楷的房间,站在窗户边,能看到大火发出的光亮,过了很久才消沉下去。

  周泽楷洗了个澡,又扔掉衣服,才觉得身上那股恶心的味道终于淡下去。回到卧室。已经清洁溜溜的叶修躺在他的床上,看他从隔壁小镇带来的报纸。这家伙没有擦头发,湿湿的头发弄湿了他的枕头。他走过去,拍拍叶修,叫他起来,自己从抽屉里拿出吹风机和电池。

  叶修被热风吹得眯眼,说:“我很想看看黑色圣典,到底是什么样的内容,在一个人看来邪恶,在另一个人看来却是至高无上。”

  周泽楷咕哝一句,声音非常小。

  “多娜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蛊惑的普通人,她是科学家,单凭一些古古怪怪的内容是不能把她变成这样的。”

  圣神教带来了不一样的信仰,也带来了不一样的科研技术。多娜被那些科研技术迷惑了,以为那些能让大家都变得更好,但事实不是。那些东西,带来了和七年前一样的噩梦。

  “丧尸病毒……”叶修自言自语一般,“制造出这个东西的家伙被捕之后也是这样说的——为了人类,为了让所有人变得更好。那个人被关在为他量身打造的监狱,刑期是永远,他的所有研究都被销毁了,劳克南不应该出现这么多实验造成的丧尸。”

  ——两个可能,一研究资料没有被彻底销毁,二有人研发出了新的丧尸病毒。

  叶修深深地叹气。不管是哪样,都不是好消息。

  “还有放下八音盒的那个人让我如鲠在喉。”叶修说,“找到他,我们或许就能不这么迷糊,还有德里安,必须去一趟。”

  周泽楷:“嗯。”

  “对了,你不跟我哥结婚,你爸那边怎么应付?”

  怎么话题跳跃这么快,一下就从正事跑到这事上来了。周泽楷沉默片刻,说:“我会处理。”

  叶修笑了起来。

  周泽楷把叶修的头发吹得蓬松干爽,两个人换个位置,轮到叶修给周泽楷吹头发了。周泽楷拿起至今还没有好好看过的报纸,那上边没什么实际的内容,大多是镇里的琐事,谁家跑了的一窝小鸡至今没有找到,谁家新修的篱笆妨碍到了邻居,警长回应警员滥用权力事件……拉拉杂杂,没什么值得关注的。

  新闻稿都写得很平淡,不像摩尔的新闻稿,不管多平淡的事都恨不得写出花来,甚至在标题上做文章,以期尽量抓人眼球。每一篇都非常平淡的新闻稿,就好像……谁都不关心今天明天有什么事似的,连记者都敷衍了事。

  叶修的指尖有时候会碰到队友颈部的皮肤,队友的所思所想不受自己控制地传达过来。叶修说:“这里大部分都被噩梦笼罩过,都经历过那场灾难。桑福德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区域都遭到过侵害,只有少数地方和几个发达城市比较幸运。”

  周泽楷轻轻地点头,表示自己在认真聆听。

  叶修接着说:“经历噩梦存活下来的人们都想离开桑福德,但这已经是件难如登天的事了。”

  没有人愿意苦守在这片土地上,没有人愿意同过去的亲人朋友厮杀战斗,即使亲人朋友早已变成没有思维的丧尸、丑陋的怪物,活着的人仍然难以下手。

  但所有国家都封闭了边疆,拒绝桑福德人的进入。谁都怕桑福德人带来可怕的病毒,给自己的国家招来同样的灾难。桑福德人只能待在原地,或者去自由之地--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的无主之地,无人管辖,环境险恶,资源枯竭--还不如待在原地。

  叶修放下吹风机,没有接着说下去,就好像刚才只是一通没头没尾的无可奈何的感慨。桑福德人现在的处境就是这样,无可奈何,浑噩过日,新闻无外乎是些鸡零狗碎的屁事,只有生活闲适轻松的人才有闲心关注。

  像周泽楷这样一个从摩尔跑到桑福德的人非常稀少,谁会愿意放着好好的梦想国不待,跑到被诅咒的土地上去。

  但他来了,为了一个远门到了天边的亲人。

  不等周泽楷想出一句安慰的话,叶修的表情已经变成笑眯眯,丝毫不见困苦。“小周你放着温柔乡不待,非跑这来,你说你是不是傻。”

  “……不傻。”

  “怎么不傻,幸好你遇到我,不然十有八九回不去,到时候我哥还不伤心坏了。”

  这回周泽楷被有因为他提到叶修而不高兴,而是抓住他的手。

  ——你们出了这么大事,其他国家不应该只想着明哲保身。七年前我所知的丧尸只有普通丧尸人,如今有丧尸动物,还有各种不一样的版本,有心思叵测的人在后面推波助澜,这样下去很危险,是世界性的危机。我明白想要保全自己的心理,但现在已经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些也不应该只让你一个来查。

  叶修的笑容淡下去了一些:“曾经有国际救援队来到桑福德,没出半个月就全军覆没了。”

  ——为他们致哀,但在危机面前,牺牲是不可避免的,不应该因此缩回援助的手。我很担心这里的状况,若是候鸟在桑福德被污染,再飞到其他国家扩散污染,后果不堪想象。

  叶修:“你有多久没见到候鸟了?”

  周泽楷一愣。

  叶修说:“早在噩梦发生以前,候鸟这类生物就已经因为环境污染死得差不多了,如今为了保命,全杀光没什么不可以。”

  地球已经不是全盛时期,如今仅余那么几国势力,越来越捉襟见肘的资源是悬在所有人头上的一把刀,虽然说还不足以为了资源大打出手,但是看着一国因为内部作死消沉下去以至灭亡,想必多数人都是乐意的。

  “再说了。”叶修忽然挑眉,“谁说只有我一个人在查了?”

  周泽楷:“……”

  变脸有点太快。

  “我的小伙伴多了去了,只是路线不同而已。”叶修抛了个秋波,“小周这么热心肠,真是招人喜欢。”

  周泽楷:“……咳咳!”

  他有点招架不住叶修的秋波,可能、可能是因为有了肌肤相亲的原因,现在叶修对他比在昨夜之前对他来说,意义有点不太一样。他没法像很奔放的那些人一样,把昨夜当做没事。

  不小心想起叶修昨夜含泪的双眼,周泽楷当即想去另一个房间。他没注意到自己的手指碰到了叶修的耳朵,心里奔腾的情绪一览无余地传给了另一个人,导致叶修看到了一张自己的春宫图。

  滋味有点销魂。

  思想比语言直接百倍不止,叶修当场有了反应。

  Omega一有反应,Alpha立即就闻到了香味。

  周泽楷呆愣愣的,有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叶修不是注射了抑制剂吗,刚才没有任何那方面的暗示吧。

  叶修叹声,抓住周泽楷的手,说:“你很喜欢我哭的样子嘛。”

  “……”周泽楷“腾”地一下脸红到耳朵根。

  “这里买不到强效抑制剂,你要克制一下自己的思维。”

  “嗯……”声音小如蚊蚋。

  周泽楷看到叶修的脸有些发红,是情/////欲催出来的潮红。Omega的身体一旦被唤醒,只有一个方法能让它平复,只有Alpha能够平复。周泽楷在叶修耳边低低地说:“我的错。”

  以后一定克制。

  今夜……再放纵一次。

  叶修的回应是仰了下头,让他的嘴唇擦过自己的耳廓。

  刚升腾起来的火焰瞬间燎原。

  将自己送入身下人体//////内,周泽楷感到一种极大的满足。

  他在情////////欲的漩涡中断断续续地想:我好像……确实很喜欢叶秋哭的样子。

  以前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这样不得了的癖好……

评论(6)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