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红人 5

  周泽楷到了隔壁的小镇,又买了些需要的东西,来到那个酒馆,跟老板娘打听消息、要一些简单的吃食。

  “圣神教?曾经有这个教的人来这里布道,带走了不少年轻人。”

  “去了哪儿?”

  “德里安。”

  “回来过吗?”

  “你是说那些年轻人?有一个,莱森,现在的他是一名牧师,一直在教堂和不同信仰的莫斯神父住在一起,你随时能在那里找到他。”

  周泽楷道谢。

  扔下钱币,他正要走,老板娘忽然问:“你在劳克南看到了什么?”

  周泽楷回身,想了一下,说:“丧尸……”

  他本以为会收到惊恐的反应,或许需要自己安抚一下,没想到老板娘很是淡然,仿佛这算不上什么多惊奇的消息,正常得让人麻木。周泽楷不禁感叹果然是经历过恐惧梦魇侵袭的人民,那些在他看惊悚吓人的丧尸,在他们来说早就习惯了,为何至今还有丧尸存在,也不是个值得深究的问题。

  “啊,那种东西,怎么可能彻底根除。”老板娘说,低头继续干活。

  是不好清除,但桑福德政府对外的说法可不是这样。

  老板娘嗤笑一声,不知道是在笑宣言,还是在笑面前这个年轻人太天真。

  一个瘦小的男人走到周泽楷身旁,手里拿着一封信,对周泽楷说:“喂,是周泽楷吗?”

  周泽楷警惕地看着他:“是。”

  “有你的信。”

  周泽楷接过信,在瘦小男人要离去之前把他抓回来,问:“谁的?”平白无故的,怎么会有人送信给他。

  对方被吓了一跳:“川、川卡的叶家。”

  叶家?

  周泽楷松手,那人跌跌撞撞跑了出去。周泽楷没有急着拆信,没过多久也离开酒馆,跟在那人身后。瘦小男人从酒馆出来后,买了一瓶酒和一些吃的,接着就回到自己简陋的居所。不像是有人故意指使的样子。

  真的是叶家送来的信?

  周泽楷拆开信封,抖开信纸。

  致我日盼夜盼还不归来的媳妇:

  老婆,快来川卡跟我结婚,我等你等得好苦。你再不来,我就要跟你爸爸告状了。

  心酸的相公叶修

  ……

  周泽楷在不到十分之一秒内将信纸挫骨扬灰。

  结婚?门都没有!

  

  气冲冲的周泽楷一到家,叶修就看出他心情不好,浑身跟炸毛的猫似的,便问:“怎么啦?”

  周泽楷先是摇摇头,想了想,微微抬手,眼里是想要跟他交流的情绪。

  叶修抓住那只手。

  叶修玩味地看着他:“你不打算去川卡?”

  ——现在不去,劳克南的事办完再去。

  “我哥看起来是等急了。”

  ——为什么他知道我在这里?

  “我告诉他的啊,隔壁镇的时候,那里有信号。”

  ——以后不要告诉他。

  “那是我哥耶。”

  周泽楷的手倏然收紧,满心满腔对叶修的抵触情绪化成漫天弹幕,叶修眉头跳了跳,有点吃不住。被读心的人心思若是太多太强烈,对读心者来说会是一种伤害。

  让他越发好奇,自己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做了什么惹得小周这么气愤。

  “好吧,以后我不告诉他你在哪里。”叶修揭过话题,“有吃的吗?我好饿。”

  周泽楷拿来在隔壁镇买的盒饭,叶修吃得滋滋有味。

  叶修身上只套了件外衣,扣子没扣上,胸口开着,露出内里的皮肤,上面遍布昨晚冲动的痕迹,能清晰看到两个齿痕。周泽楷不小心看到了,顿时脸通红。


  今晚继续探索劳克南镇中心。

  叶修清点剩余抑制剂并带上,周泽楷看看,然后笑了一下。叶修嘀嘀咕咕:“笑什么笑,万一打怪的时候出事,难道你想就地不成。”

  成功让脸皮薄的周泽楷成了个雕像。

  

  走在宽敞寂静的小镇街上,两人一边闲聊,架势有点像只是出来走走欣赏夜色,发掘黑咕隆咚的美。

  “人?”周泽楷偏头。

  叶修:“人。”

  放下八音盒的是人,丧尸不可能有这么高的自主意识,知道用八音盒撩动丧尸狼人的疯狂。这个人是谁不难推测。丧尸狼人住在克里家院子里的地下室,八音盒是情人之间的礼物。

  周泽楷牵住叶修的手,手指轻轻地在叶修的手掌心厮磨。心思如流水,细细地流过去。叶修今天没有戴手套,没有拒绝周泽楷随时伸过来的爪子,纵容这个说话困难的队友把自己的能力当传话筒。

  ——放下八音盒的是多娜。

  叶修说:“我也认为是多娜,丧尸狼人是克里。”

  ——克里的头去哪了呢?

  “我也挺好奇他的头去哪了。”

  交谈间,他们到了克里家的院子外。别说狼头,所有尸体都不见了。院子里再度变得空荡荡,只剩下满地草木焚烧过后的余烬,如果不是那些被破坏的痕迹还在,几乎要让人以为这里从始至终就是这副样子,从未发生过什么。

  叶修靠近地下室入口,手电筒朝里头照耀,光线范围内是一排排阶梯,触不到底部。

  “你下去。”叶修对队友说,“我在这里望风。”要是两个都下去,入口被围堵就糟了。

  周泽楷踏入漆黑的地下室。

  他一边转动手电筒,观察一路走过来的形式。忽略墙壁上的污黑和越往里走越浓厚的臭气,这里是个普通的走道。

  地下室是个普通的储物室,只是储藏的物品都已经成了残骸,周泽楷勉强辨认出碎陶瓷、木柜、写字台,角落还有个已经断裂成两个部分的十字架,以及散落的白骨。四壁布满狰狞抓痕,但有一个地方毫发无损。

  那是一个女人的画像,挂在面向出口的那面墙上,唯独这里只是落了些灰尘而已。

  叶修刚抽完一根烟,队友就上来了。

  他问:“怎么样?”

  周泽楷递给他一个记事本,紧接着拍打身上衣服。他皱着眉头,很是嫌弃在地下室沾染上的气味。叶修笑了,也在他背上拍两下,然后观察手上的记事本。

  “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

  叶修翻开记事本,不意外,是克里的。

  洋洋洒洒占据全本三分之二页数的内容,全是关于生活琐碎日常的废话,看得叶修直揉眼睛,干脆直接翻过几十页。

  “……这是离经叛道,是对神明和人类的大不敬!为什么,我亲爱的多娜,是什么让你变成这个样子……”

  往前翻。

  “……我感到很不舒服,治疗并没有让我恢复健康,明明只是个小小的感冒而已,多娜说不需要在意,但我心里总是惶惶不安……”

  再往前翻。

  “……我无法不排斥这个所谓的‘圣神教’,那本多娜捧为圣经的书根本不是什么圣经,而是恶魔的邪恶绘本、撒旦信徒的扭曲教义!就是它让我的多娜离我越来越远,渐渐变成了另一个人……这是信仰邪神招来的灾难,镇里的疾病死亡率越来越高,我美好的家乡被不知名的瘟疫带来的阴影笼罩,我的亲人、邻居、朋友,都离我而去……这是这么久以来,多娜头一次和我敞开心扉交谈,她还爱我,一直爱着我,也许我不该因为信仰的不同而对她有那么多偏见,我应该帮助她,多娜被邪神蛊惑了,我应该帮她脱离,而不是放她独自一人面对……我的身体有力气了,太棒了,我快要恢复健康了……多娜,我怎么了……”

  “可怜的家伙。”叶修合上记事本,“被自己的爱人坑了。”

  周泽楷:“怎样?”

  叶修晃晃记事本,说:“再去一趟医院,上回我们忽略了一些东西。”

  “嗯。”


评论(21)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