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红人 4

  叶修晕头晕脑冲进一个房子里,紧急之间不忘顺手拉上门。他来不及观察房间里的情形,靠着墙角蹲坐下去,急切地摸索口袋。带了药的,他想,应该带了的……

  他摸到药了,方形的盒子打开,里面还有三支小注射器。他取出其中一支,咬开封口帽,手因为身体盈满的激烈感觉而非常颤抖,一不小心把刚打开的注射器给抖落了。

  叶修正要重新拿一支时,手腕忽然被第三只手抓住,吓了他一跳。他茫然抬头。

  是周泽楷。

  他怎么跟过来了!

  “Omega……”周泽楷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自言自语般喃喃。

  面前的Omega脸色潮红,一副发情的模样,眼睛被情欲冲得水汪汪,手是烫的,还散发着一股甜蜜的香味。香草味的。

  这个Omega已经站都站不起来了,却还在抗拒自身,红红的眼睛瞪着他,眼里充满警告,不过在这种状况下,这样的眼神真的起不了什么威势。周泽楷一点也没感觉到威慑,相反鼻尖的气味太诱人,让人情不自禁。

  “小周。”叶修的声音沉沉的,还有些沙哑,“随时会有东西来。”

  那些丧尸,那些潜伏在黑暗小镇中的罪恶之物。

  周泽楷张了张嘴,却忽然说不出话来,忽然感到非常懊悔。为什么要跟过来,他明明应该在原地继续思考下一步的,为什么要跟过来。现在可好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有点走不动,没办法……移动脚步离开。

  叶修的状态很不好,随着时间流逝变得越来越不好,眼前这个人在吸引他。Alpha被发情的气味挑起同样的情绪,身体开始响应,Omega鼻尖的Alpha的味道让他忍不住舔了下嘴唇。

  周泽楷出神地瞪着叶修的嘴唇。

  叶修低低地说:“很愚蠢的决定啊,小周。”

  下一瞬间,周泽楷感到手里的手腕挣脱,接着自己被往后按倒在地。叶修俯身,脸贴得他极近,红红的脸上是诱人的迷醉。

  然后舔了下周泽楷的脸。

  像是大快朵颐之前的试探,先小口尝尝,看味道好不好。

  味道超好。


————河蟹部分已屏蔽————

  

  叶修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身上身下都是柔软蓬松的舒适触感。他举起手,捏捏两眼之间,感到浑身都酸痛得要死。他不知何时被送到了周泽楷的房子里,睡在了……应该是主人的卧室。

  不等他多费脑经去想,周泽楷端着一杯水走了进来。

  叶修接过水杯,拿杯子的手有些抖,见另一个人精神不错的样子,便问:“你不累?”

  昨晚可是累死他了,他现在嗓子都还哑着。

  周泽楷说:“还好。”

  叶修沉默良久。“体力真好。”

  叶修喝了半杯水,把杯子放到床头柜上,继续躺着等身体恢复。周泽楷坐在椅子上,看着叶修,欲言又止,脸上满是踌躇。叶修先是耐心地等待,良久在心里感慨要等这家伙把话说出来,黄花菜都凉了也未必等得到。

  他只好先开口:“你不用在意。”

  周泽楷微微皱眉。

  如今对于情事大众都放得很开,只要不标记,一次意乱情迷算不上什么。但这是叶秋,他的朋友,这不是对待朋友的方法。周泽楷深深懊悔昨夜的冲动,一闻到Omega的香味就觉得必须一探究竟,结果弄出这事来。

  周泽楷脸上的愧疚浓得快要滴下来了。

  叶修忽然冒起了促狭之心,重重地叹了一声:“我哥哥还在家里等你,我却和你……怎么办,我不敢回家了。”

  周泽楷立即说,“我不跟他结婚。”

  “懊悔自己一时冲动的弟弟”一点也没有被安抚到。“不管你结不结,是我有错在先。”

  周泽楷:“我的错,对不起。”

  “不,这件事你不用在意。”

  周泽楷急得要变成热锅里的蚂蚁了:“我去跟叶修说。”掏出手机。

  叶修:“这里没信号。”

  确实没信号,劳克南的信号塔不知道坏了多久,没人修复。

  周泽楷只好把手机收起来,看着叶修,就在叶修差点就要在那双真诚的眼睛下脱口自曝马甲,周泽楷忽然一句弄得他好一会说不出话。

  “读心术?”

  叶修:“……”

  见他不回话,周泽楷伸手想要碰碰他,叶修赶忙缩进被窝里,把自己盖了个严实,只留一双鬼祟的眼睛。

  他说:“你看出来了?”

  周泽楷点头。

  Omega出门办事之前都会注射抑制剂,以防不分场合时间地发情耽误正事还丢人现眼。抑制剂分三个等级,最高级会完全抑制注射者的情欲感官,强效到甚至会影响到情感,让注射者从随时可能发情变成不知情事为何物的性冷淡;第二级为强效抑制,但不会导致性冷淡,过强的暗示仍会让注射者感到蠢蠢欲动,但只要注射者稍微忍耐,就能压下那点蠢动;第三级为正常抑制,注射者不会随地发情,但一旦遭到强烈的性暗示,药剂就会失去作用。

  显然叶修注射的是第三级。

  那时候周围绝对没有“性暗示”这种事发生,唯一的异常就是叶修在碰到他之后的反应。

  读心术的有一种说法就是读心者在读心的时候,另一方对他来说相当于全裸。

  难怪叶修总是带着手套。

  既然没看出来了,叶修不再掩饰。“是的,我的能力是读心。”他说,“所以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

  他一直用第三级抑制剂,从没出过差错,看来以后得用第二级了。

  周泽楷想说话,想想还是伸手过去,叶修赶紧大喝:“干什么!”

  那只手顿了一下,还是坚持伸进了被子里。

  轻轻地碰了一下叶修的皮肤。

  ——你不要担心,这是我的过失,我会向你的哥哥解释。他不会怪你的,我不会跟他结婚。

  叶修忍不住问:“你和我哥到底出了什么事?”

  那只手缩了回去。

  叶修刚才不让碰,这会不让走了,猛地抓住那只手。

  什么也没读到。

  周泽楷既然知道读心术,又是个受过体能训练的人,理所当然知道怎么对付读心术。读心术只能读到表层思维,他只要控制自己的思维不被带得乱想,暂时放空就好了,虽说不能长久,但一时片刻已经够了。

  他强行抽回手:“好好休息。”

  叶修摸摸鼻子,不甘心地问:“我哥要是突然出现在你面前,你真的要打他?”

  周泽楷认真地想想,然后摇头,不等叶修露出笑容,拍了拍腰间的枪。

  叶修:“……”

  臭小子,看我不找机会挖出真相,然后neng死你。

  再次咽下自曝马甲的打算,叶修忽然微笑:“我是不是很好吃?”

  周泽楷:“……”

  不是刚才还在愁苦对不起哥哥吗!

  “我出去会。”周泽楷不好意思回答,赶紧找借口溜了。

评论(32)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