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红人 3

  医院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

  椅子、器具翻倒,大部分已经无法使用,挂号室和取药处的墙壁被打穿,药品和工具杂乱散落。墙上有几道深刻的划痕特别引人注目,让周泽楷想到以前看过的关于狼人的影片,里头总免不了特写一下疯狂的半人半兽的尖锐利爪破坏墙壁的画面。他转头,看向不知通往何处的走道,那一头光线无法照入,漆黑幽深,让人不禁驻足,谨慎思考要不要前往彼处。

  周泽楷大步跨过去。

  叶修叫道:“小心点啊。”一边追上。

  走道通往注射室,成人与儿童以一道薄薄的矮墙加玻璃隔开,当然现在玻璃都碎落在地,矮墙也只剩一些残垣。他们又看到一只本应死亡的老鼠,从垃圾桶旁边经过,碰到了歪倒在地的垃圾桶,弄得垃圾桶晃了晃。

  又是一只。

  周泽楷嫌恶地一脚踢开垃圾桶,惊动了藏在里面的两只大老鼠,它们发出尖锐的吱吱叫,朝着人类窜去,被人类轻松地干掉了。

  花了有两个多小时,两人转完了整个废弃的医院,都没有见着什么有用的东西——见到了一些丧尸,很平常地清理掉了。

  两人回到大堂,以为今夜再没能有什么收获,周泽楷随手一拉倾倒的档案柜,竟然意外发现里面有一小叠信件。因为一直在封闭的柜子里,这些东西都还完好无损,甚至很干净。他把它们拿出来。

  是情人之间的私密信件,男人服务于教堂,女人在医院工作。

  内容大致是情侣双方互相传达柔情蜜意,同时夹着不少对恢复劳克南往日繁荣的向往。劳克南在噩梦席卷期间,没有被摧毁,但遭到了一些波及,那些令人痛心的创伤亟待抚平,两个热爱家乡的年轻人对此不遗余力。

  终于撑到最后几封,周泽楷被腻歪得嘴巴都咧了起来。

  多娜医生开始频繁提到“圣神教”,令他的伴侣很伤心。作为教会的虔诚服务者,克里无时不希望爱人和自己有共同的信仰,但多娜是无神论者,他尊重这方面的自由。可是爱人终于有一天成为信徒,供奉的却是不知怎么出现的莫名的新神,让他有些难以接受。但他仍然爱她。

  放下那叠信件,周泽楷咕哝:“这个圣神教……我见过。”在来的路上,他见过一些圣神教信徒。

  “我知道一点。”叶修说,“这个教推崇的是旧世界的古神,信奉神与人与世界三者之间有某种特殊的联系。”具体就不知道了,无论是哪个教他都没怎么关注。这个近两年才出现的新教已经拥有数量非常可观的信徒,已经快要能和真神教媲美,所以他才知道一些。

  “去看看。”

  “去哪?”

  周泽楷指指信件:“他们家。”信里有提到大概的地址。

  “好。”

  

  克里的家。

  这里形同废墟,屋顶已经不复存在,二楼剩下一部分残墙,一楼也仅余一半。家具全都坏了,大多是被锋利的东西破坏的,墙上和地面的狰狞爪痕给出了答案。

  叶修试着在那堆破烂里翻出点没准有用的东西,但没什么用。倒是在长满杂草的院子里,周泽楷一眼就看到地下室的入口。

  “哈。”叶修拍拍队友肩膀,“干得好。”

  入口可供两个人进入,叶修凑过去,从下面吹出的风拂到脸上,夹着一股恶心的味道,和极其轻微的喘息的声音。

  “有东西。”他叫道,迅速退后。

  一个庞大的身影猛地钻出来,盯着他们,发着低低的咆哮。

  那是个……你无法找到适合的词来准确表达它的归属种类。狼头,下面接着人的身体,但那躯体与我们又有些不一样,毛发浓密,没到野兽的程度,但也快了,四肢奇长,手掌呈爪状,非常巨大,指甲呈三角形,透着不需要言语的锋利,除了这些,还有交叉纵横的腐烂、红色的脓肿。

  叶修:“狼人?丧尸狼人?”

  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

  周泽楷严肃:“都不像。”

  “也是,跟电视剧里的狼人不太像。”这个看起来只是不同的生物粗暴拼接,技术还不怎么样。

  那玩意发着粗重的喘息声,像青蛙眼睛一样格外凸出的双眼不停转动。

  周泽楷在心里评估这东西的水平——显然爪子和大嘴是主要伤害手段,双腿鸡肉发达,动作一定不慢,或许拥有狼的本能,鉴于它没有人的脑子,他就不考虑人类思维了。

  “归你了。”叶修说。

  他负责从草丛中爬起来、正在向他们聚拢的杂鱼们。

  “好。”周泽楷的手早已握紧了枪。

  杂鱼数量不少,除了丧尸人,还有丧尸狗、丧尸老鼠,以及丧尸乌鸦。狗与老鼠很灵巧,乌鸦就更不要说了,简直烦透了,无论是在地面还是在高处,危险性都不小。

  叶修没有选择特别的地方,站在原处。院子里多年来从未有人打理过,加上或许是环境连植物都讨厌的原因,院子全是干枯萎靡的杂草,极易燃。

  “注意了。”他对另一个人说。

  他掏出一根烟,又掏出一盒火柴。他有打火机,但这种情况,还是火柴方便些。

  “呲”的一声,火柴棍冒出一阵白烟,燃烧了起来。火苗小小的,一点点轻风或者不注意都会熄灭,按照电视剧情,它是必定会被愚蠢又紧张的主角弄灭,主角不得不再次打开火柴盒,这时候里面只剩下最后一根火柴,观众的情绪因此被挑了起来,和主角一样紧张。

  叶修点上烟——这很重要——吸上一口,全程都很冷静。

  然后他利落地把火柴扔到枯草中。

  但火苗没有如约冒出来,一只污秽的狗爪子踩了上去,直接把那点可怜的星火给踩灭了。丧尸狗张着大嘴,满嘴利齿参差不齐,喷着臭气,让人感觉是在嘲讽。

  叶修大怒!抬腿一踹,重新划了一根火柴扔地上,还泄愤似的各个方向扔了好几根。火迅速蔓延,很快吞没整个草坪,丧尸们被烤得吱吱叫。周泽楷退开几步,朝狼人——姑且称之为狼人——连开几枪,狼人被打得后退,踩进了熊熊火焰之中,一瞬间,火焰漫上全身。

  火势蔓延得很快,几乎有烧到房子的迹象。烧就烧吧,就算房屋主人没有遇害,有一天终于能回来,也一定不愿意再住进去。

  叶修:“酷吗?”

  周泽楷:“……”

  这是适合耍酷的时候吗。

  周泽楷听到一些不一样的细小的声音,当反应过来,那声音已经大得非常清晰。叶修转着脑袋,疑惑地说:“致爱丽丝?”

  被火焰吞噬的狼人忽然发出凄厉的叫声,带着一身火发狂般冲向两个人类。叶修被声音里的痛苦刺得神经颤了一下,下一刻才连忙往一侧闪躲,情急之中,不小心和周泽楷撞了一下脑袋。

  叶修“啊”地一声。

  其实撞得并不重,只是碰了一下。周泽楷反应灵敏,见叶修竟然站在原地不动,赶紧抓住他的手,拉着狂奔。

  狼人完全发疯了。

  面对狂化的狼人,周叶二人选择不去正面抗衡。现在的狼人爆发出庞大的力量,巨大的爪子随便一个挥舞,一堵墙便倒下了,若是身体被刮到绝对没好下场。也没有正面硬拼的必要,只要他们足够灵巧,火焰会将狼人的疯狂和仅余的生命燃尽。周泽楷抽空看了眼叶修,后者似乎终于从异常中反应了过来。

  狼人倒下了,终于不堪破坏力最可怕的火焰的焚烧,摔到地上的力量震得被烧得漆黑的身体碎裂成好几块。

  院子恢复平静,夜幕重新盖上这一片区域,再次仅余手电筒前方一点点光明区域。

  周泽楷凝神倾听,放下叶修的手,循着声音来源走去。叶修看着他,走在他身后。

  在房子的正门门口,放着一个八音盒。两个小人背靠背坐着仰着脑袋,头上是一片伞,伞的内面被绘成星空的图案,八音盒整体并不精致,像是个某个没做过工匠的人做的,并且已经尽力了。小伞在缓缓地转动,清脆的叮咚声从盒子里发出,重复循环只有八秒的不完整的致爱丽丝。

  他们看向周围,没有看到故意在这里放下这个东西的人。

  当周泽楷弯腰拾起八音盒,叮咚声刚好停了。他观察手里的东西,两个小人的面部同样不精致,看得出制造者已经很努力地画了,并且试图画出两张幸福的面孔。

  叶修:“今晚就到这吧。”

  “啊?”周泽楷一愣。有人故意引起狼人发狂,要害死他们,哪能就这么算了。

  “咳,我忽然想起来我有点急事。”

  “是吗?”

  “是啊是啊,你先回家吧,外头危险一个人不安全,我走了拜拜。”

  叶修一溜烟跑了。

  周泽楷看着队友远去,也没怎么不高兴。可能真有急事吧,反正他一个人也能处理,本身这个队友就是意外得来的。低头打算再研究研究八音盒时,他忽然闻到一股特殊的味道,一下子不禁有些晃神。

  Omega的香味?

评论(16)
热度(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