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红人 2

  他们到了劳克南,周泽楷昨天睡了一宿的房子。

  帮着周泽楷把车上的东西搬进屋,叶修好奇地问:“你打算在这长住?”

  周泽楷:“难讲。”

  他会先寻找那位亲戚的下落,事情处理完毕之后,他便会将这里作为自己的一个长期落脚点。本身这个房子是他们家的,只是给当初无处可去的亲戚暂住,一住就是好多年。也许后面他不会经常回到这里,因为他这次出来,除了处理这件事,还要为自己做一些打算,或许他会成为一个很少在同一个地方呆上太久的游历者,但一旦他回到这一片,他就会到这里来休息。要是事情办完后,亲戚没地方可去,那这里就还是让亲戚住着,他另做打算。

  “真好。”叶修难掩自己的羡慕。他多的是浪迹天涯的打算,但一想到在家里镇宅的那位就脑仁疼。

  搬完东西外加整理得差不多,夜幕已经悄悄降临。叶修收拾自己的房间,一只硕大的老鼠路过他的脚边,速度不快,动作有些僵硬,身上皮毛裂开甚至外翻,露在外面的肉是腐烂的,甚至看得到白森森的骨头。

  正常情况这样的老鼠应该死在地上早没法动弹了才对。

  它钻进墙角的一个洞里,消失了。

  叶修蹲下来,打量那个小洞。

  虽说荒废了将近四年,还发生过暴乱,但这个位置离暴乱地点比较远,基本没受到波及。墙角是啮齿动物搞出来的,已经不能算是活物、比丧尸人还难搞的东西。好家伙,小周竟然大喇喇在这种地方睡了一整晚,胆大也要有个限度。

  叶修幽幽地走到周泽楷跟前,后者正在叠被子,疑惑地看他。

  叶修问:“来这种地方之前……进入桑福德之前,该带的东西你都带齐了吧?”

  “带了。”

  叶修觉得不保险,于是将该带的东西列了一遍。“饮用水,食物,血清,枪支弹药,手电,燃烧棒,百科全书,都带上了?”

  周泽楷:“……百科全书?”

  “未必是书,至少是能让你了解桑福德的东西,导游或者一个好队友,现在你已经有了我,所以这个你不用愁了。”叶修一边不忘抬高自己,“血清很重要,带没带?”见对方摇头,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你一个刚出家门的小年轻,到桑福德来竟然不随身携带血清?”

  周泽楷看着他:“……”

  他又没有去满地毒蛇猛兽的森林,要血清做什么?引导他来的人没跟他提过这个,一再跟他说桑福德已经完全恢复到过去的程度,风景秀美适合居住,不用担心太多。

  “你被忽悠了。”叶修叹气,“宜居的只有那几座重要城市而已。”

  “我查过……”

  叶修打断他的话:“听我的。”他从腰间口袋里拿出一个金属制的小盒,“这里有三支,记住要在被咬了后二十四小时内注射,否则就没救了。”

  周泽楷没有接过:“你呢?”

  “我当然还有啊。”

  “噢。”周泽楷收起小盒子,有点忏愧又有点不解。听叶秋的语气似乎桑福德的情况还很严峻,但早在一年前,桑福德对外的宣传就已经是“丧尸已被彻底清楚,重建工作接近尾声”,并“欢迎世界各国人民前来定居”。哪门子的欢迎定居还需要你随身携带血清的?

  

  夜幕刚降临,天色就已经变得十分昏暗,像老太婆阴沉的脸。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两人一人一个手电,在安静得过分的街上朝着镇中心走去。昨天在来的路上,周泽楷看到那里很是狼藉,本来他想明天一早去看看,结果被子还没叠好就被拉了出来。

  叶修顶着一副百科全书的面孔,看周泽楷的眼光简直就像看着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鼻涕孩。

  要是住在几个主要城市,那确实是风景不错十分宜居,也不用担心什么带不带血清会不会被咬,这些都是不会有的。但周泽楷没打算住在那几个城市,而是到了劳克南这样一个偏僻小镇,这样就安全不能保证了。桑福德国力这几年消耗太多,还没有办法管到这么偏远的地方。

  周泽楷忖思,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宣传语说得那么好听,难道这里竟然学的泡面广告么。难怪迎接他的那个人极力挽留他,感情不是因为热情。

  空旷的街道上偶尔能看到旁边建筑的轮廓,在夜幕下透出股鬼影重重的阴森感,让人情不自禁低声细语,放轻动作,不敢惊扰不知道在这里沉了多久的死寂。周泽楷向来擅长安静,动作也从来谈不上粗鲁,几乎能和环境融合到一起,偏偏身边有个队友,丝毫体会不到周围的气氛似的,虽然说不算聒噪,但只要一开口,无边寂寥的感觉就会被破坏无遗。

  好像小时候的叶秋也确实是这么能说会道的,特别是在觉得他哥的心放到了别人身上的时候。现在大家都长大了,叶秋喋喋不休,讲的却是桑福德生存注意事项,生怕他一个不小心,有个闪失似的。

  想到此,周泽楷不禁会心一笑。

  他们走的这条小镇主干道一路能见到商场、医院、镇政府楼和教堂,都不用拐弯。讲完桑福德旅游注意事项后,叶修就安静了很多,手电乱晃,时不时照一下不远处的建筑。有些房屋完好无损,有些房屋像被人为破坏过,有时候地面有几道爪痕,像是某种凶恶的拥有利爪的猛兽。刚才经过的是一片稀松的小坑,看得出来是力量型异能人庞大的力气造成的,同时还有很多早已干涸的血渍。

  叶修观察过后,说:“这些好像是后来的冒险者留下的痕迹,爪痕是狼的,很大号的那种,你要小心。”

  周泽楷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前面就是教堂,在太过有限的手电光线下,他们难以看清教堂建筑的整体。应该跟小时候的印象差不了多少,周泽楷想,差不多的尖顶和石墙,美丽精致的雕花窗和炫目的彩绘玻璃。

  只是那些现在都看不到,被黑暗深深地浸润。

  “我不禁想到桑福德噩梦刚刚平息那段时间。”叶修忽然说,“被噩梦笼罩过的区域还没有来得及重建,大多数逃出生天的人也不愿意再回去,那些曾经的时光被丢弃在废墟里,谁都不愿意碰触,就这样让那些东西沉寂在它们呆着的地方,时间久了就变成这样。”

  周泽楷没有见过类似的景象,往前十多年,他都是在摩尔度过的。

  七年前的事件闹得很大,但周泽楷都只是在远方看着报纸唏嘘,没太多噩梦上身的感觉。叶修一直生活在桑福德,亲身经历过无数类似的场景。想到这里,周泽楷转头看看队友,后者也正看着他,当视线对上,对方对他笑了笑。

  周泽楷曾经见过从噩梦逃脱的人,侥幸没有受到病毒污染,也没有受到致命伤,人却最终还是死了。那人看到太多恐怖的画面,受到的刺激过大,千辛万苦到了安全的环境却已经失去活下去的勇气。想想也能理解,亲人朋友都变成丧尸,家乡成了人间炼狱,人逃出来了,心却一片迷惘,没有了方向。

  这位童年玩伴经历过那些,活下来了,身上丝毫看不出历经苦难的人难免会有的痛苦、焦虑、绝望、紧张,甚至性情大变,坚强地长大,练就了一身丰富的危机处理经验。

  周泽楷忽然有点向往,年轻气盛的男人总是向往危机四伏的生活,狂傲地认为自己会是历经磨难活下来的那个人。

  

  教堂的大门已经损毁,一半歪斜,另一半不知道哪去了。

  周泽楷大步跨进去,挥舞手电筒,借着那一束光查看。礼拜室很大,教堂翻修过,在他小时候的记忆中,这个教堂没这么大。桑福德的人们不怎么注重这方面,拥有宗教信仰的人几乎可以说是稀少的。

  “噩梦过后,身心都受到伤害的人们需要抚慰,于是这些就多了起来。”叶修告诉他,“大家都希望得到救赎,心灵上得到一丝慰藉也好。”

  他看向圣母像,后者已经没了翅膀,脑袋和身子也掉了一半,残缺扭曲了圣洁。

  周泽楷听到一些声音,停下脚步,望向声音来源处。那是花园的角落,光照下,枯萎的植物神经质地颤动了下,似乎下面有什么东西潜伏,被这突然的一线光亮给惊吓到了。周泽楷冷静地掏出枪,对准那个地方。

  “吱吱”一声,一只大老鼠窜了出来。

  但他还是开枪了。

  他走过去,拾起地面的一根枯枝拨弄死老鼠。是只缺了半个身子的老鼠——不是子弹造成的——散发着一股腐肉的臭味。

  “我在你家也见到过一只差不多的。”叶修说。

  周泽楷露出嫌恶的表情。

  “丧尸老鼠……”他想到七年前铺天盖地的关于桑福德的新闻,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碰上这些生物……东西。他以为这些东西早被清理掉了,看来那些广告语的水分比自己想象得还大。

  报纸上说,一旦发现一个这样的东西,周围绝对还有更多。

  “小周。”

  另一个人的呼唤把周泽楷的心神从思绪中唤了回来,猛然抬头。

  死亡的花园出现不同程度的响动,有些原本悄无声息匍匐在草地里的什么东西被惊动了。

  “小心,别让它们碰到你。”叶修提醒。

  这个周泽楷知道,摩尔的新闻媒体们恨不得每次报道都加上一句万一遭遇这类东西需要注意的事项,加粗并使用红色的大号字体显示——它们行动迟缓,但具有极强的污染性,千万不能被咬到,尽量不要有皮肤接触,爆头与焚烧是两种最可靠的杀死方式,后者更为彻底。

  那些东西站起来了。

  是人形的。

  周泽楷神色一凛。

  叶修看到周泽楷在花园里大开杀戒,根本不需要自己出手。那些玩意对一名刚踏入桑福德没多久、头一次目睹的人来说,震撼力绝对不小,叶修很能理解周泽楷此时的行动力,他几乎没有插手的机会,干脆抬着手电为那位英勇的年轻人照明,还抽空点了根烟。

  有一个丧尸有点不一样,行动也是迟缓,但在周泽楷瞄准之前,突然冲刺到周泽楷面前,把两个正常人都吓了一跳,但它仍然没逃过脑袋炸开花的命运。

  叶修叼着烟鼓掌,弄得手电光抽风似的舞动,带着手套的手拍出“噗噗”的声音,有点难听。

  “真厉害。”他啧啧称赞,“刮目相看,刮目相看。”

  美貌又可爱的小伙伴长成了美貌又英俊的战士,让他这个好哥哥的心里有点莫名的得意。

  周泽楷看着那个不太一样的丧尸,皱眉:“这个……”

  “变异的。”叶修说,“两年前就出现了,最近多了起来。”

  这种丧尸报纸上可没提到过。

  周泽楷之前还在想就算碰到丧尸,那些东西行动也就比老奶奶快那么一点,以自己的身手想保命那还不简单。要是中间时不时夹带几个变异的,他自信自己也能镇得住,但变异的……会只有这一种吗?为什么会出现变异?

  “这些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叶修说,“放心吧,不止那一种。”

  “……”

  完全无法放心。

  他们往回走,打算去传闻中冲突的重要另一方——医院。

  但是显然盘踞在教堂里的怪物,远不止花园这么点。

  那是一大片肉,对,白色的肉,粘在天花板上。在肉的中间是一个人的上半身,腰部和肉相连。他……它浑身白得过分,没有任何毛发,皮肤下遍布血红色的脉络,身躯和双臂长得过分,目测拉直可以碰到地面。它非常安静,要不是叶修拿着手电筒乱抛,他们再次经过礼拜室时仍旧发现不了它。

  现在,手电筒的光线直射着它,而它面部对着地面上的正常人类,没有瞳孔的眼球缓缓转动。

  地面上的两个正常人类也直直地看着它。

  叶修移开目光,对上周泽楷的视线,就这么一下子接收到了后者眼睛里的信息。

  不留它。

  叶修不禁笑起来,低声说:“杀气这么重,明明连这东西底细什么都不知道。”

  周泽楷低声回:“丑死了。”

  这东西看样子从前是人,或者怎么着也该跟人沾点关系,猜测与所谓“不人道实验”有关,无论它以前是什么样子,若是仍有意识,一定会憎恨自己现在的模样。他只是帮它圆满心愿而已。

  叶修忍不住,瞪了瞪边上的小帅哥。

  他嘀咕:“小心点,先像对付刚才那些东西那样打。”

  周泽楷点点头。

  下一瞬间,子弹陷进白花花的肉中,溅出一片血花。它张开大嘴,做出痛苦尖叫的样子,却没有声音。

  不是什么厉害的东西,它发不出任何声音,手臂的动作很快速,但地面的两个人类更灵活。它的身体无法离开那片天花板,像是已经粘死在那儿,只能无奈地当个丑陋的活靶子。

  处理完毕。

  一串帅气的换子弹动作一气呵成,周泽楷收枪,听到一道促狭的口哨声。

  “漂亮。”叶修差点又要鼓掌了。

  周泽楷羞涩一笑。

  “我哥要是见到未来的媳妇这么酷,一定会很高兴。”

  周泽楷狠狠郁闷了一下,硬梆梆地:“没有媳妇。”

  “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是alpha,我也是。”

  “如今两个alpha结合有后代不是什么难事,爱情不分ABO嘛。”

  周泽楷更加硬梆梆地声明:“没有爱情。”

  叶修:“你以前明明很喜欢我哥。”

  “完全没有。”

  叶修捏着下巴,继续疑惑地说:“不对啊,你小时候恨不得睡觉都粘着我哥,还老是跟我争宠。”前两句带着调戏意味,这句是绝对的大实话。

  “小时候,不懂事。”

  叶修闻到很浓的“撇清关系”味道。

  “你们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

  周泽楷别过头去:“别问了。”

  周泽楷心里感到一阵烦闷,干脆转身朝教堂外走去。

  他们绕过地上的血渍,走到外面,转向医院所在的方向。

  现在还不到十二点,教堂里的那点惊怪小插曲没花费他们多少时间。

评论(19)
热度(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