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人情债 4 完

  “我们结婚吧。”俊朗的魔鬼说。

  看看!果然误会了吧!

  伤患是经不起刺激的。这一开口搞得叶修一阵恍惚,过了好一会定下神,才小声问:“小周你怎么啦。”

  “喜欢你。”

  周泽楷的手指缠着叶修的手指,牵牵缠缠,勾勾绕绕。

  叶修闭嘴不说话。

  周泽楷看他:“说话。”

  “好痛哦……”

  “结婚。”

  叶修看着周泽楷,后者眼睛里的固执浓郁得无法忽视。这可真有点头疼。上次还只是要跟他好好长谈,这回就变成要结婚了,发展太快了喂。

  这他没法儿回话。

  干这一行的,环境再差,情况再危机,也会给自己留一个后手,是留给最后关头的。叶修当然留了,眼下看来,不得不用了。说实话他挺不想的,小周和他虽然是事业上的竞争对手,但一直很讨喜,话不多人又帅,有时让人怀疑背后的组织到底是杀手集团还是模特公司,算是竞争对手里头他最喜欢的一个。

  周泽楷朝他身上倒,他扶住他,冲他笑笑,抽走他已经按在手中的枪。他们之间的位置,几乎是在一瞬间对调。

  “你啊,追人哪能这么心急。”他笑着说,“下回记得吸取教训。

  叶修事后想,那时候他应该直接走的。

  但你看嘛,人总是有那么点劣根性的,当从劣势转为优势,很难忍住不浪一下的……也不能全怪他,谁叫周泽楷老这么气势汹汹,你说这算什么后生晚辈嘛,得给点教训。

  具体是什么教训他忘记了,记得也不说。

  就记得栽了跟头的小周一言不发,拿那双黑漆漆的眼睛看着他,总让叶修产生自己还被抓着的错觉。今天栽了跟头,看来是没法让这家伙长记性,下回该怎么干还是怎么干,还要把这跟头讨回来。

  一直到叶修推开窗户,周泽楷才开口:“危险。”

  叶修的伤重是真的,打算就这么跳出车外的话,危险性很大。

  叶修回头,微微一笑,往外爬到了车顶上。

  把周泽楷一个人丢这不会有事的,小江应该在车上,不然这车没人开,早出事了。

  

  后来没过多久,叶修又碰上事儿了,周泽楷又在叶修的事儿上出现了。当他出现的时候,叶修一点也不意外,习惯了都。

  苏沐橙可没习惯,她特吃惊地看着周泽楷气势汹汹地跑来,只来得及丢下一个警告的眼神,就不得不跑去处理外围。枪炮声噼里啪啦,她和叶修龟缩在一间保险库里,暂时休息和处理伤口。

  “那家伙干嘛一副要吃人的模样。”苏沐橙一边给旁边的人缠绷带,一边嘀咕。

  “不然要是什么模样?”

  “对心上人当然要温柔嘛。”说着,苏沐橙连连摇头,对此甚是不满。

  叶修眯了下眼:“什么心上人,你可别听别人风言风语。”

  “噢。”

  过了片刻,叶修问:“别人都怎么说?”

  “说你俩早凑到一块去了,假装吵架,谁碰上谁倒霉。”

  “……我说怎么最近活变少了。”叶修气愤,“太倒霉了我。”

  “挺好的,刚好修生养息。”拼了这么多年,现在有时间喘口气,挺好。

  周泽楷估计是追击某个人,刚好路过,还抽空在门外朝里瞪了一眼。

  苏沐橙挑眉,“啪”地一下上膛。“我去打他。”

  “别别。”叶修连忙说,“人家帮我们清理呢,别捣乱。”

  苏沐橙眨眨眼睛:“不是在抢生意吗?”不是都被抢过好多回了,他们最近亏损甚高。

  “这人我来处理,你去另一个方向。”

  

  周泽楷说:“你又想我了。”

  叶修回过神,抓抓脸。这人脸皮也挺厚的,就这么笃定是在想他。

  “这样吧。”他说,“我们来促膝长谈。”他朝V挥挥手:“换首舒缓点的,没歌词的。”

  V先生迅速换了,瞄了眼电量,眼泪又要掉下来。为什么在家里那么懒,都不舍得给手机充满电。

  周泽楷连连摇头:“不长谈。”

  叶修拍桌!

  “不要得寸进尺啊!我这可是很大让步了我告诉你!”

  周泽楷盯着他。

  叶修连连叹气,说:“小周,你都不考虑缓和一点的方式吗?比如送送花、请吃饭、看电影之类的。”求婚方式这么激进,不怪他总是跑啊。

  “以后。”

  “……这破招谁给你支的。”先上车后补票,这招很流氓啊。

  周泽楷偏了下脑袋,说:“你。”

  叶修:“可别乱栽赃!”

  周泽楷笑了下。

  他当然清楚这不是好的追求方式,倒容易被误会成大佬抢抢小蜜,这不能全怪他。追求一个普通人,送花吃饭看电影挺有用处,追求一个压根不打算考虑那档子事的人,一般的方法就不好用了。对象还是叶修,和他同行,而他知道干这一行的人都有多难对付。

  他不是不懂风情,他送过花,打过电话,无意之中偶遇过,但叶修像个皮球,他一碰就弹走了,还老骗他下回下回,以后以后。

  那他只好动刀动枪了。

  “你也不是不知道干这一行有多忙。”叶修为自己辩解,“我每天都睡不够三个小时,一粘枕头就得起。”

  “你若是讨厌。”周泽楷问,“为什么不拒绝?”只是推辞,总是逃避。

  叶修一愣。

  过了好一会,他才说:“这个嘛……”

  周泽楷看着他,笑了起来,眼眸闪亮,那一瞬间让另一个人以为看到了星河。他的手指又勾住叶修的手,摸摸,又揉揉。V先生机智地换了一首歌,没有歌词,曲乐之间却缠缠绵绵,撩拨情意。

  叶修嘟哝:“你干什么,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你说了。”周泽楷一脸甜蜜。年纪稍微大点人就不一样,就变得特别装,不使劲戳是不行的。

  “没有,没有的。”

  “你喜欢我。”

  “没有……有一点,你长得帅嘛,比一般人是讨喜些。”

  “你爱我。”

  “这我可什么都没说。”

  V先生一看有戏,煎熬终于要结束了。

  要不是中间隔着张桌子,周泽楷已经抱上去了,现在他只好拉拉小手,稍微有那么点不满,但大部分还是很高兴。追了这么久,这可是头一回有点实际收获。同行真难追。

  叶修反手抓住手上的手,摇摇头,说:“不结婚。”

  周泽楷停下动作。

  抽手,拔枪。

  “你听我说完!”叶修真是生气,就这样还问为什么不拒绝,真要拒绝哪还有命留下,“我们步骤别太快,别一步登天,不然的话心里怪没底的,先从男朋友开始,一星期。”

  周泽楷瘪嘴:“想结婚。”

  “那你可得好好表现了,成为情侣之后,可不能像以前那样,你要多搜索普通人的知识。”

  周泽楷不甘心不满意还很难接受,但这是叶修头一回给出实际回应,而不是敷衍。叶修真要躲起来,他有信心能把他逮出来,但那需要好多时间。

  周泽楷犹豫不决了很久,叶修很有耐心地等着。

  周泽楷忽然说:“你呢。”

  “然后我告诉你做得好不好啊。”

  V先生不禁在心里为更俊一点的那位先生打抱不平,爱上的是个什么人啊!

  而那位先生竟然也没什么不乐意,思考了片刻,竟然点头了。

  “是爱人。”他说。

  “不都一样吗。”

  “是爱人。”

  “好好。”

  周泽楷收枪,抛过去一张卡片。叶修接过,是张酒店房卡。

  周泽楷:“三天后,云锦酒店,619。”

  叶修:“好,我会去的。”

  “赔我套套。”

  “……好好好。”

  周泽楷深深看了他一眼,起身离开了。

  V先生的视线一直盯着那个人离去,看得心都要碎了。为什么不带他走,难道他表现得还不够好。

  叶修弯腰,把燃油桶拿出来,打开一看,里头是水,便笑了。那家伙,有时还是懂点分寸。

  “我能走了吗?”V先生小心翼翼地问,再呆下去真没法活命了。

  叶修头也不回地挥手,V先生狂奔出去,一秒也不想再在这呆了。

  站在集装箱里,叶修抚着下巴思索,三天后到底要不要赴约。这回再放鸽子,周泽楷估计不介意一见面直接开枪,但他也不是能让人一见面就送子弹吃的角色。还有三天呢,有的是时间考虑。叶修慢慢踱步到货前面,随手拿起一个,忽然脸色一变,赶紧打开箱子。

  是空的。

  叶修冲出去,然而这只是无用功,外头无边寂寥,仿佛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

  

  三天后。

  云锦酒店。619号房间。

  砰砰砰。

  门打开了,一个特俊俏的小伙子站在门内,面无表情地说:“结婚吗。”

  门外的人重重地“哼”一声,手一甩,扔过去一个东西。另一人迅捷出手接住,一看,是个便携装套套,他眉开眼笑,让人进了房间。他关门,刚进来的人往椅子上一坐,左右瞧瞧,对环境还算满意。

  周泽楷认真地打量那套套,包装上有个雄伟男人的轮廓。他把它放到桌上,盯着另一人,努嘴:“新款,不会用。”

  叶修冷道:“你不会用关我什么事。”

  周泽楷盯着仔细研究,无奈摇头:“不会,不用。”手指一弹,套套“咻”的一下不见了。

  叶修:“……”

  叶修:“这玩意可贵了啊!”

  周泽楷哄道:“赔你十个。”

  “你赔我十块钱得了。”叶修咕哝,取下腰间的两把枪、背后的两把匕首、大腿上的小刀、还有袖子里的什么东西,接着他脱下外套,往桌子上一甩,“帮”的一声。

  周泽楷:“……”

  他只带了身上那杆枪,似乎太过疏忽大意。

  周泽楷走上前,叶修忽然抬手,又从衣服里掏出两个震撼弹。特别改装的那种,体型小,威力大。这之后,叶修才幽幽一笑,拉住周泽楷的手,一下子又松开。

  “洗澡先。”他走近浴室。

  周泽楷洗过了,看着另一人的背影消失。

  他决定再洗一遍。

  他拉开浴室门——这门不能锁,可能是特别设置。

  “干嘛。”叶修才刚脱了上衣,转身抗议道,“洗澡你也要捣乱。”

  “一起。”周泽楷心不在焉地回道,“唰”地拉下叶修的裤子,连外带里。

  叶修低头看他:“我是来谈事的。”

—————河蟹部分自动隐藏—————

  GAOCHAO时,他没有抽出来,而是将自己的所有精华射进心上人体内,直到身体心灵都感到满足。他抱着叶修,随便洗洗双方的身体,然后滚到了床上。

  叶修睁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你刚才说什么?”他问。

  周泽楷:“嗯?”

  叶修:“别装傻,你说‘货来了’。”在高潮时说的,感情他的货压根还在天外是吧!

  周泽楷不太高兴。他人就在跟前,这人却尽想着货。

  叶修:“乖不乖。”

  周泽楷撇嘴。

  正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周泽楷伸手把手机拿过来,递给叶修。叶修接听,没过一会儿就挂了,脸上是愉悦放松的笑容。

  “沐橙叫我休息一段时间。”他说,“刚好这批货交差后我有点空闲时间。”

  周泽楷两眼闪亮。

  “一般人谈恋爱怎么干的?”叶修接着说,“光吃饭看电影怪无聊的。”

  “做爱。”

  周泽楷一直铭记叶修对自己干过的事,有一回在火车上,他用枪口捅他的丁丁,他一直想着礼尚往来。


  





  他看到叶修在金色的水晶吊灯之下,沐浴着璀璨的光辉,斜靠在柔软的沙发上,望着自己。那人偏着脑袋,目不转睛,脸上有些红,然而室内的温度并不高,衣服穿着,领口却开了大半,不像是别人弄的。这儿的装潢很气派,每个角落都十分精美,仿佛一座宫殿,非一般人可以踏入,又像一副画,宏大场景只为中心的那个人服务。

  周泽楷踏进去。

  他走向那个人,后者的视线始终跟随着他,眼睛像无底的深潭,周泽楷觉得自己正在深潭旁边行走。这很危险。

  “叶先生。”周泽楷轻轻地呼唤。

  叶修没有太大反应,仰头盯着近在咫尺的人。他看起来好像不太清楚状况,似乎有点迷蒙。周泽楷不能肯定叶修现在的状态,也许下一刻,这个人的眼睛就变得一片清朗,而你的腹部被一把枪给抵住了。这事很说不定。

  “他们都死了。”周泽楷再次轻轻地说,希望能唤回另一个人的神智,或者让后者知道,自己不是来干坏事的,大可以结束伪装。

  叶修眯了下眼睛,还是那么副介于模糊和半清醒之间的样子。

  周泽楷问:“知道我吗?”

  叶修露出特别柔和的笑容。“当然。”他说,声音低低的,简直和情人之间的低喃没有差别。

  周泽楷见过这个人笑的样子、温柔的样子,更多的时候还是让自己头疼的样子,像现在这样是绝对的头一次,叶修现在柔软得没边了,眸光里含着水,唇角噙着笑,浑身上下全是邀请。

  那些坏家伙们,总是这么会玩。

  现在的叶修在想什么呢。

  希望他上他吗?

  希望他带他走吗?

  都不像。

  即使是这样的状态之下,周泽楷也看不透叶修的打算,叶修这会儿真撩人,但他可不想因为这点过路碰上的小事,给将来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他问:“能走吗?”

  “能。”

  “不起来吗?”

  “不。”

  “那我走了。”

  “不许。”

  周泽楷对眼前的枪真是一点也不意外。

  叶修问:“喜欢吗,小周。”

  “喜欢。”他对叶修很有好感,后者此时的状态在他看来是是很养眼。

  “不碰碰吗?”

  “不碰。”他被枪指着呢。

  叶修笑得很大声,收回枪。

  “带我走。”他伸手。

  这三个字用不太平稳的语调说出来,配上平时总能让人气得牙痒痒此刻却潮红的脸,周泽楷的耳朵根有些痒。他扶住走路不稳的人,往外走。他原本心头明镜,坏主意只是闪一下就过去了,那个人却总朝他身上贴,他只好背他,他却又用指头点他的后颈。

  “前辈。”

  “嗯。”

  “不要坏事。”

  “嗯……”

  气息温热,喷洒在耳朵根下,这下痒得更厉害了。

  能走却不走,明知道自己的状况,好心相助却捣乱,原来是……在调戏他吗。中了暗算,意乱情迷的感觉很无奈吧,周泽楷想叶修是可以克制住的,然而这样做太难受。被下药人上是强迫是耻辱,但那个人已经死了,现在他边上有个暂时非敌对的熟人,长得还很靓,不耻辱非强迫还快乐,顶多脸皮薄的话事后害害羞罢了。

  多好的选择。

  肩膀上的手指在绕圈圈。

  周泽楷转头,看了眼肩头的手。那只手骨节分明,手指长长的,有点瘦,还有点烫烫的。他被烫了一下。

  多好的选择。

  “叶修。”

  忽然被枪口抵住腰,周泽楷笑了。

  引诱着却又拒绝,招着手却又亮着刺,心里头很犹豫啊。

  “可不能欺负前辈啊。”叶修吐气,“小先生。”

  周泽楷停下来,扭头,对上叶修的眼睛。他站在那深潭边,往深处看,摇摇欲坠。

  可不能欺负前辈啊。

  小周。

  他掉下去了。



和谐部分量很少的,不用太在意。

小料就是这样啦,售价应该是5元。本月下旬通贩50本,8月妖都叶受only发一部分(暂定)。

买了《耸人听闻》的都有小料,不用担心。折页是《耸人听闻》补偿部分,只随书发,不卖_(:з」∠)_

评论(25)
热度(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