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人情债 3

  “叶哥。”周泽楷轻轻的一声呼唤,把叶修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叶修笑笑。

  周泽楷以前叫他叶先生,叫他叶修,后来不这么叫了,改为叫他叶哥,叫他前辈。

  叶修点上一根烟,悠悠地吞云吐雾。对面的人就看着他,不多说什么,就那么看着,货在身后,人在跟前,他不用着急。

  “今天月色真好。”叶修笑道,“是个出门闲逛的好天气。”

  他不问周泽楷来干什么,这不明摆着的吗。

  “来逮你。”周泽楷说。

  “小江最近还好吧?我听说前段时间他出任务发生了点意外,怎么样,耳朵没事吧?”

  “跟我结婚。”

  “我那里有些好药,回头给小江带去。”

  V先生真是看不下去了,小声说:“你就别装模作样的了,这位先生脚下藏了桶燃油,惹恼了他,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叶修冷冷地瞪他:“我看起来像瞎了吗?谁给你的错觉,自己能活着离开的?”

  V先生面如死灰。

  周泽楷淡淡地说:“我给的。”

  V先生喜上眉梢。

  叶修回头,深深地吸一口烟。“小周啊。”

  周泽楷眉眼弯弯:“前辈。”烟波流转,说话跟调情似的。

  叶修差点被烟呛到。

  “我知道你对我有心思。”他顺平了气,说,“但现在时间不对,你难道不觉得,谈情说爱应该有优美的环境,最好再来点美食和舒缓的音乐,看看这里,像什么样。”

  周泽楷抿了下嘴,说:“你会逃。”

  “不会的,不会的。”叶修一脸郑重,“不如我们约定个时间地点,我看梅姆咖啡馆的气氛不错。”

  周泽楷才不信他会赴约。他看向顿在门边的V先生,后者一惊,眼珠子转转,哆哆嗦嗦掏出手机,放起了精心收藏的情歌。美食他是没法了,他酸苦地想。

  有缘千里来相会

  周泽楷愉快地笑,在情歌的熏陶下,抓住了叶修的手。

  “吃我。”他幽幽地说。

  无缘对面手难牵

  叶修默默抽回手。

  周泽楷转头怒斥:“换首!”

  V先生赶紧换歌。

  亲爱的宝贝

  周泽楷笑眯眯,对心上人说:“好了,来吧。”

  好什么好,来什么来!这年头的年轻人怎么这么难缠,终身大事这么重要的事,都不给前辈一点考虑余地。“小周,婚姻是大事。”叶修说,“一时半会哪能下决定。”

  “都两个月了。”

  “才两个月!”叶修加重语气,循循善诱,“你见过才认识两个月就结婚的吗?再说我们也没两个月。”

  周泽楷不屑地耸肩。他为什么要看别人怎么结婚,他的婚,他想怎么结怎么结。

  无论何时,都请在我的怀抱中沉沉入睡

  “你啊你,都不听前辈的话了。”以前的小周多乖巧可人啊。

  “以后听。”

  “现在听。”

  “现在结婚。”

  “集装箱里怎么结婚?”叶修说完,见周泽楷眼睛一亮,心中警铃大作,赶紧抢在对方前面说:“我的意思可不是这里打扮打扮就行,你可别来乱啊。”应该不会在周围哪个地方藏了一堆人就等着周泽楷一声令下跑过来就地装饰吧,很有这个可能啊。

  只要两个人就好,其他什么都不需要,你只由我来满足

  周泽楷的脸色阴郁下去,活像叶修在无情无耻无理取闹。他狠狠踢了一脚燃油桶,叶修吓得心脏猛跳了两下。

  “别冲动,有事好商量。”叶修温言柔语,“还没恋爱就结婚,这步骤太快了,老人家消受不起啊。”

  “才四岁。”

  “四岁也是大。”

  “不是老人家。”

  “二五都不到的人,没资格评判这个。”

  周泽楷才意识到话题又给扯开了,又怒又恼,脸色又阴沉了几分,说:“你到底要不要货!”

  天真的你,绝不容许再度离开我的视线

  “我要……”叶修手一甩,还燃着的烟头吧唧砸到V先生的头上,怒喝:“你TM放的什么玩意!成心捣乱是不是!”知不知道背景乐很容易影响角色心情!

  V先生瞅瞅周泽楷,踩灭了烟头,往后缩缩。

  叶修大怒,这幅架势完全是不把他放在眼里!他拔枪冷道:“你活得也够久了。”

  周泽楷一把抓住叶修的手腕,说:“别闹,有正事。”

  “闪开,今天不杀了他我不姓叶!”

  周泽楷十分欢喜:“那姓周。”

  叶修瞪他,扣下扳机。子弹打在V的脚边,“BIU”的一下弹飞出去,吓得他都要哭了。他想,这辈子都不会对情感八卦产生兴趣了。

  叶修收回枪,又点起一根烟。周泽楷挥手,扫开夹在他们中间的烟幕。他不喜欢烟味,呛人又伤人,但他喜欢叶修抽烟的样子,那两根夹烟的手指常常让他浮想联翩。

  他到底哪里不招人喜欢。周泽楷问叶修,还问V。

  V先生小心翼翼地说:“先生,你这么帅,你哪都招人喜欢。”一边直往另一个人手上的烟瞟,时刻提防。

  “不就是个帅吗,我也帅。”叶修嘀咕。

  V先生一琢磨,更加小心翼翼地说:“帅配帅,绝配啊。”

  叶修:“……”

  周泽楷决定让这家伙活过今夜。

  抓抓后脑,叶修认真地说:“小周,非得今夜得个结果?”

  “要结婚。”周泽楷的眼神直勾勾的,毫无掩饰。

  不是随便什么结果都行的。

  一点转圜余地都没有。

  

  叶修不理解周泽楷的爱情成因,不过这种情愫玄之又玄,没什么好追究源头的。

  平时的周泽楷看起来似乎有些腼腆,彬彬有礼,温温柔柔的,又那么年轻,总是给人好相处的感觉。然而事实上这是位王牌杀手,当他脱下日常的面貌,换上战时的服装,一切平易近人都被碾地粉碎。

  当被这样一个人追求时,那感觉是可怕的。

  就像一株玫瑰,不但浑身都是刺,还是钢铁做的,它再美,要将它拿到手上,叶修也不得不三思再三思。但这株玫瑰不给他太多的时间思考。周泽楷想要,现在就想要。

  他将自己的热恋表现得一览无遗。

  上个月,叶修碰到一个棘手的活儿。那时他和整个目标团队在一列行驶中的火车上,糟糕的是他受了埋伏,更糟糕的是他没弹药了。他只好徒手与那些人对抗,捡敌人的枪作战,不是一般的辛苦。

  火车上很适合一个人作战,长长的一条,哪里都能躲,很难被寻找,但他的腿受伤了,对面人又太多。

  他的死亡率在七成以上。

  但干这一行的,每次行动前都会做好这样的觉悟。叶修心里头挺轻松。

  可是异变出现了。

  叶修发现不是自己杀死的敌方尸体,才知道有个神秘人,也几乎是同时,认定这个神秘人是周泽楷。直击要害、一枪毙命,这是周泽楷的手法,绝不浪费一粒子弹。叶修不知道周泽楷是怎么半道上上车的,当时那段路况不适合这么干,但后者就是上来了。

  周泽楷那段时间老莫名其妙横插进他的行动。

  周泽楷不急着现身。

  叶修看到越来越多的尸体,到最后,整列火车仿佛只剩他一个人,和一个在阴影中游走的恶魔。这感觉让他打了个冷战,周泽楷未必不会杀他,好几次他俩碰上,周泽楷都一副要吃人的凶样。杀手的喜欢和普通人不一样,死死人是很随便的事。

  他躲到最后一列车厢,但这并没有什么用处。火车行驶发出的声音像小鬼的喧哗,热情簇拥着魔鬼的步伐,灯光也诡异地骤停,黑暗排山倒海一般地,从最远的那一节车厢狂袭而至,最后停在他的跟前,还算好心地没有彻底将最后一点光明吞没。

  周泽楷慢悠悠地从幽暗中踱步出现。

  叶修当时就心想,完了,这回要被这小子给办了。

  周泽楷走到叶修跟前,后者坐在地上,一副狼狈的样子,浑身是伤,左大腿绑着块布,那布渗满了血,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他突然笑起来。

  是那种特别柔情的笑,像忽然看见极为开心的事,魔鬼的脑袋上开出了一朵小花,很有点诡异。

  周泽楷蹲下来,摸摸叶修挂在胸前的戒指。叶修不明白他这一下子转变成“你懂我懂大家懂”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可别是误会什么了。


BGM-《渡情》《亲爱的宝贝》

评论(30)
热度(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