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人情债 2

  这是那事过去还不到一个星期的事,那时候叶修还不知道小年轻的心思。

  他跑到远离人烟的地方执行任务,连绵的大山之下,藏着个巨大的秘密研究基地。这里与世隔绝,偶尔跟社会有点儿碰触都仅止于物资流动,就是叶修也只是偶尔听到关于这个地方的一些小道消息,查了好久才获得一个大概的坐标范围,还一到地方就给逮着了。

  这儿真有人在研究超级杀戮机器人。

  他们被关押在基地深处,在一个小房间里头,一人一张电击椅,四面墙都是新型高强度防弹玻璃材质,将里头的情形暴露无遗。一旦他们被发现搞小动作,控制台那家伙就会按下按钮,房间内的空气将被迅速抽空。

  他们插翅难飞,审问之人很是得意,因为知道自己逮着的是两个厉害角色,下手狠辣。叶修和喻文州痛得哇哇叫,但就在他拷打得兴奋时,脚下的建筑忽然震了一震。

  基地受到轰炸。

  这下研究基地整个都乱了,审问者急匆匆离开,就留下一个守卫。守卫站在控制台前边,捧着把机枪,时不时看一眼透明关押室里两个已经奄奄一息的倒霉鬼。

  瘫在电击椅上,喻文州朝叶修打眼色。后者眨眼睛。

  怎么来这么早?

  我也觉得奇怪。

  还没到约定好的作案时间呢。

  没过多久,入口猛然爆炸,强烈的气浪把控制台守卫掀飞,摔到很远的角落。

  “你还拉了韩文清来?”喻文州问。

  叶修:“就你。”

  “那是谁这么简单粗暴。”喻文州嘀咕,“这里可是研究基地,哪能这么炸来炸去。”炸炸外面就行了。

  叶修十分认同,那些个珍贵的研究资料啊实验体啊,希望少遭点殃,不然他们就白玩苦肉计了。

  一个人从炸开的缺口走进来,施施然走到控制台。他先是遥遥望了眼毫无隐私的关押室,接着视线转向控制台上的监控画面,关押室里里头的两个人都看着监控头,瞅着他。他只看着那一个人,看了好一会,按下一个按钮,关押室的门打开了。

  “周泽楷怎么来了。”喻文州对这发展真是想不透,定是旁边这人走漏的风声,“冲着你来的,你可得给我个交代。”这里的东西两个人分已经够他疼的了,这又来一个。

  “跟我没干系,我跟他不熟。”叶修赶紧澄清,“问问他是来干嘛的,有事好商量。”看这架势,横插进来的周泽楷是要让他们空手而归,绝对不行,他俩虽然挨了点皮肉苦,合伙打周泽楷一个还是绰绰有余的。

  那时他还不知道周泽楷对自己的心思,虽然说他们因为春药有过一回美丽的邂逅,也就那么一晚上。谁会因为一夜温存来找人这么大的麻烦,再说那晚上周泽楷也没吃亏,这家伙可是把人家富可敌国的豪宅搜刮了个精光啊,就给他留了个戒指。

  周泽楷从控制台走下来,走向关押室。

  基地还混乱着,爆炸还持续着,周围时而响起一阵轰鸣,震耳欲聋,仿佛要把这庞大却隐蔽的建筑,连同整座山都给炸平了。然而这些对周泽楷造不成一丁点影响,他迈着沉稳的步子,穿着出任务的惯常行头,黑色紧身皮衣加黑手套,满身的杀伤力武器。

  这身装束太禁欲又完全相反到了极致,惹得叶修忍不住不合时宜地回忆起了那一夜,但他很快把思维拉扯回来。他身上到处都疼着呢。

  周泽楷的视线钉死在叶修身上,一开始像是来找麻烦的,慢条斯理的态度却不掩腾腾的杀气。没过一会,他的表情变了,眉头拧了起来,脚步加快,越来越快。

  叶修仍一副被虐待得很虚弱的样子,特无助地看着越来越近、气势咄咄逼人的周泽楷。

  周泽楷一把拉开叶修的裤头。

  叶修的手在椅子后边,捏着把小刀,当时他差点就一刀子捅出去。但他用庞大的自制力克制住了,只是大吼:“干什么你!”吼声还虚虚的。

  周泽楷一脸庆幸:“看看。”

  折磨总少不了侮辱伤害私处,他刚才看到叶修的裤子上有血,吓得都心都要碎了。还好还好。

  叶修要被这家伙气死了,什么人啊这是,哪有气势汹汹跑来撩人家裤头的,也不看看时间地点,这样做对得起自己那张如花似玉似的小脸蛋吗,矜持一点啊这位美男子。

  同样惨遭酷刑的喻文州看着这边,机智地没有出声。

  叶修压下满肚子情绪,笑着问道:“小周啊,你怎么到这来了,之前一点没听到风声啊。”

  “来看你。”周泽楷说着,勾住叶修的手指,指腹贴着指腹摩挲。他似乎很喜欢叶修的手,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

  看人看到人家的研究基地来了啊,谁信。

  “不要跑。”周泽楷又说,依依不舍地把那手放到主人身上,灼热的视线钉在叶修身上。“等我。”

  叶修表情在说“你看我像能跑的样子吗”。

  他刚被严刑拷打过,浑身是伤,楚楚可怜,椅子都下不了,哪还能跑啊。

  周泽楷满意,又柔情地摸摸叶修的脸,走开了。他得回去战斗,这个基地太大,嗷呜一口是吞不下的,突袭成功只是开了个好头。他还有的忙,但他不希望转身回来,人就不见了。

  等到周泽楷彻底离开,刚才还柔柔弱弱的两个人忽然起身下到地上,活像打一开始就只是装装样子。不过受刑是真事,喻文州捂着胸口,叶修一瘸一拐,一溜烟跑了。

  “希望重要的东西还在。”叶修咧着嘴,“靠,竟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喻文州默不作声。

  叶修:“你怎么不说话。”

  喻文州看清真正的形势不是自己和叶修是一伙,而是周泽楷和叶修是一对,一对二加上有伤在身,他打不过也未必能全身而退,当然得不说话免得惹祸上身了,他又不傻。当然这笔帐是要记下的,叶修这次坑人坑得过分了,回头他得好好合计报复回来。

  叶修说:“不要中了那厮的离间之计。”

  喻文州:“哦。”

  叶修急了:“你可要信我。”

  喻文州:“信你,信你。”

  叶修:“……你不信。”

  “为了证明清白,你愿意二八分吗。”

  “你二我八。”

  喻文州看向叶修的目光是如此意味深长。

  别说二八分,五五分都没有了。

  两个伤员看着早已被洗劫一空、连块鼠标垫都没留下的资料室,咳得血都要出来了。

  

  打那次失败后,叶修的事业出现了危机。

  一下子全天下人都知道他和周泽楷有很长的一腿,叶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跟周泽楷有这么一腿,这还是其次,最糟糕的是周泽楷那之后每次见到他都像要吃人一样。叶修一向自认和蔼可亲,善待小朋友,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凶恶的仇人,让他好为难。

  周泽楷摸他的手那时,眼里的柔情脸上的喜爱,叶修看得很清楚。

  但这没理由啊,堂堂一个顶尖杀手,还那么帅,一夜风流才是个多大的事,应该一笑置之才是嘛。

  叶修想起来基地事件的前几天,周泽楷来找他,但他忙,一直没碰见,再想想周泽楷在基地关押室的态度,莫非真的是特意跑那地方来看他的?

  那眼底的情愫,烫人。

  惨了惨了。

  他叶修,竟然就这样背上一个风流债。


感谢抓虫-3-

评论(19)
热度(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