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人情债 1

  这份感情是两个月前开始的。

  周泽楷一时失手,身陷囹圄,碰巧叶修在附近执行任务,顺手救了他一把。年轻的猎手从那次事件之后对叶修的感情发生改变,但那时候,他还没有想过行动,改变也仅仅止于熟人变成了有好感的熟人。

  差不多一个月之后,周泽楷办事,也是碰巧,见到被关押的叶修。

  神志不清,满面潮红。

  那是命运的安排。周泽楷这么认为。

  他让欺负心上人的坏家伙们付出了代价,并且看在当时状况的份上,做了正确的决定——偿还叶修的恩情,解救其于水深火热。

  以身相许。

  可能实际情况跟大多数人想的以身相许不大一样,但是,何必计较这么多呢。

  叶修一点都不计较。

  这怎么行,当事人可不能不计较,当事人必须计较。

  

  S市西林港口,这里本是叶修的任务,却有人横插一脚,倒没有给他搞破坏,还帮了不少忙。他在这头,另一个人在那头,敌对势力迅速就给摧毁了,花费的功夫比预计的少了大半。

  清理了妨碍,叶修找到任务目标。那是个无数个集装箱中的一个,就静静地躺在那儿,门开着一半,里头有亮光。他默默地叹了一声,今晚真正叫人头疼的地方,是在这里。

  一个和叶修差不多年纪的男人走了过来,模样儿还不错,就是穿着花哨了点。

  V先生,半个小时前还被一群下手众星捧月一般围着,叶修思考了好一会怎么攻破那群跟班狗,和怎么从他嘴里撬出集装箱的开启方式,现在看来这位V先生已经被收拾服帖了。

  他颤颤巍巍慢慢腾腾地走到叶修跟前,苦着一张脸,小心翼翼又暗含恨意地,对眼前的人说:“那里头有个人,叫我给你传话。”

  那家伙自认帮了个大忙,跟他要回报来了,叶修不着边际地想。

  见叶修没有开口,V便直接说道:“他问你,到底什么时候娶他过门。”

  叶修瞪他。

  V:“……”

  V:“你快点给我个回复吧,我好回去交差。”

  叶修不说话,瞪完了他,又瞪半开的门。

  后头传来敲桌子的声音,V的脸煞白煞白的。“先生。”他唉声叹气,“行行好吧,什么回复都行,让我哇啊!”一粒子弹在集装箱上钻出个口,打在他脚边,吓得他跳了起来。

  “这样的眼神是怎么当上领头人的。”叶修摇头又晃脑。

  傻瓜都能看得出来,就凭这架势,里头那家伙要的答案肯定是不能敷衍的,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头疼。

  “那你给不。”

  “不给。”

  “你看,我还有一批货在别的地方,只要你……”V试图晓之以礼。

  叶修举枪,V哭着跑回去。

  跟那人交流可费事,再出来估计得不少时间,叶修也不着急,也不进去,就在外边站着。集装箱里面的东西很重要,他不能冒失。那人显然也是知道的,真是挑的个好地方。

  V出来了,脸上还有些苦,但认命了,随这两个大爷了。“先生。”他说,“里头那位先生以身相许这么久,你既不撒手,也不珍惜,未免太伤人了。”

  叶修气不打一处来:“我哪不撒手了,我怎么就不珍惜了,我连他什么时候以身相许的都不知道。”

  V张张嘴,又跑回去。

  跑出来。

  “别装了,先生。”V说,“你如果不知道,为什么要收下那位先生的戒指?还一直贴身保存。就是你脖子上那枚。”

  叶修摸摸脖子上的绳子,这里确实套着枚戒指,银上镶钻,特别大颗,特别漂亮。

  “它值一千万啊!”举世无双的星形大钻石,更是艺术名家威客最后一件遗作,保存完好的威客作品总共才三件,他留着它升值啊!

  V看着他,等着他接着说下去。

  叶修:“一千万!!”这三个字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一千万?就为了一千万?面子都不要了,就这么吊着人家?”V无法置信。眼前这可是大名鼎鼎的叶修啊,抢过的货那数量至今没人能超越,集装箱里边那个也不能。

  叶修说什么也要给这人吃吃子弹,这帮肥的流油的王八犊子,他今天非教训教训不可。

  V见形势不妙,赶紧溜了回去。

  叶修把那戒指从脖子上拿下来,后者沾了些身体的温度。他将戒指攥在手里,用指腹摩挲,又拿在眼前仔细地瞅。它漂亮极了,棱角分明,无比坚硬,却又被赋予爱情的含义,叶修想起了一个人,就是集装箱里头那个。很多方面,这俩真是挺像。

  他又琢磨琢磨。

  像,超级像。

  V又来了。

  “先生!”他又带上哭腔了,“里头那位先生自从那一次之后,至今都没有别的性生活。我必须得说,你实在是太残忍了。身为一个男人,可以流血,有时流流泪释放一下情绪也无妨,但绝对不能得不到发泄!而任何男人拥有那位先生的外表与能力,一星期少于二十次都是天大的罪过!先生,你对付爱你的人可真有一手。”

  叶修:“……”

  “我说地确实在理呀,先生,你也是男人,男人的需求你也清楚。你要是实在犹豫不决,没法儿结婚,当个好朋友也行。”他将左手的食指,插进右手两指弓成的圆圈里,“相互解决,又不妨碍生活,这也挺好啊。”

  叶修阴冷地说:“你再多说一句,就可以去自杀了。”

  V噎了一下,一副想打抱不平却又没那能力以至于左右为难的样子,最后只好慢吞吞转身,嘀嘀咕咕“这年头谈恋爱……不正常……人与人之间的……”。这家伙,是不是忘了什么。

  叶修厌了隔山对话,跟着走进去。

  靠近门口有张桌子,前后两张椅子,上边一盏小台灯。往内就全是货箱了,叶修心算,确定货都齐全在这里。

  周泽楷就坐在靠内的椅子上,一手手肘撑在桌上,另一手把玩着一个什么东西。叶修走过去,与他面对面坐下。周泽楷捏着那什么东西在桌上玩,手指拨来弄去,一个不小心,让那东西从指缝间溜了出来。

  那东西咕噜咕噜,滚到叶修身前,碰到后者刚放上桌的手,然后停了。他随意扫了一眼,看到“尽情尽性”几个字。

  是个便携装套套。

  叶修那个气啊。

  对面那人还恬不知耻地努嘴,说:“还我。”

  还你个先人板板!

  底下怒意滔天,面上却风平浪静。叶修从容不迫,手指一弹,套套“咻”地一下飞走了。

  谈判不能激动,一激动就输了,再怎么也要看起来冷静,要稳如泰山,要气势也牢不可破。

  周泽楷目不转睛,直勾勾地瞅着来人,把这笔新帐给记下了。

评论(44)
热度(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