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玉树临风 1

看了漫画的图透,我觉得很有必要身体力行地苏一下这两位。


  叶修被关在一个十分简陋的牢房里,四面都是土墙,只有东墙上有一个小小的窗户,正对的另一面是木牢门。有不少相同境地的家伙,大多是一脸愁苦地缩在角落,或者一副恶霸混混模样。

  有一个人特别引人注目,就在叶修的对面,和叶修一样靠着墙坐着,微微弓着身体,一只手架在膝盖上。那人拥有非常出色的外表,是那种第一眼就让人情不自禁对着其吹口哨,殷勤询问要不要再多个伴儿的类型,漂亮英俊得过份。并且他浑身没有一丁点尖锐的气息,直直地盯着身前的地面,眼神有点儿呆,看起来跟凶恶完全不搭边儿,看起来很好欺负。

  有几个人站到那人面前,带着明显要找茬的架势。

  这里是牢房,没人会在意牢房里的暴力事件,有时候出人命都不会引起多大的注意。

  “嘿,小美人,想不想生活好起来?”一个特别壮硕的大汉靠近那个年轻人,说话的同时,一条手臂在胸前绷紧,炫出大块到可怕的肌肉。

  他大概是某条街上的混混头子,因为一些小事儿被关进领主的牢里,很快就能出去。眼前这个人穿着麻布衣服,虽然干净整洁但并不显得富有,大汉表示只要跟了他,他将能保证他平安离开这里,并过上绝对不贫穷的日子。

  这是个在大汉看来很温柔又有足够吸引力的“礼貌邀请”。

  “小美人”看了大汉一眼,摇摇头。

  “我劝你接受得好。”大汉旁边一个獐头鼠目的男人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我们老大一般不对美人动粗,若是伤到漂亮的脸蛋,老大会心疼的,所以你最好别逞强,乖点儿,大家都好。”

  对方看都不看他一眼。

  竟然不接受“礼貌的邀请”,也不听取“善意的相劝”,那就只好动粗了。

  角落几人看向为首的大汉的目光中浮现畏惧,叶修坐在原地冷眼看戏。

  这几个混混要倒霉了。

  被称为老大的大汉伸手抓向那个年轻人,他的手臂比一般人的大腿还粗,肌肉像石块一样,显得十分有力量。

  咔擦——

  伴随一阵嚎叫,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老大抱着扭曲的右臂站不稳半跪到地上。每个人都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一切。

  什么情况!

  刚才出声威胁的男人吓得连退几步,惊疑不定地上下打量那个明明看起来很弱小的小年轻。威武的老大竟然一下子就被打败了,这小子深藏不露啊!他们踢到铁板了。

  外头的两个守卫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丝毫没有插手的打算。

  老大愤然大叫:“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一起上!”

  其他人虽然内心震惊,但还是迅速围攻向“小美人”。这家伙比意料中的棘手很多,但再怎么强也只有一个人,他们可是有九个人!

  噼里啪啦——

  不错不错。叶修鼓掌。面对九个人的乱攻,中间还参杂猥琐的阴招,这人沉着冷静,意识很好,出手快速如闪电,每一下击打都干脆又利落。只是都打在大腿、手臂之类不重要的部位,实在是没有必要,这些人不是会因为一些痛苦而幡然醒悟的浪子,而是已经无可救药的下三烂。

  九个人和他们的老大都倒在地上爬不起来。这副事情的进展让角落的几个人看得目瞪口呆。

  那个年轻人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显得云淡风轻。

  牢房里呻吟声不断,夹着叶修鼓掌的啪啪声。年轻人抬眼看了看叶修,眼里没多少情绪波动。

  叶修停止拍手,称赞道:“身手很棒,。”

  对方点了点头,因为生疏而保持距离的回应。

  牢房外忽然出现动静,守卫收起不正经的脸,站得直挺,装得仿佛一直都在一丝不苟地看守。

  肥胖的威尔顿领主来到了这里,身边跟着十来个随从,径直走到了叶修所在的牢房外。

  领主环视一圈牢内,视线停在那个年轻人身上。守卫向他叙说不久前才发生的事情,他露出意外的神情,同时还有更感兴趣,吩咐守卫打开牢门。

  那个年轻人站了起来,对领主微微鞠躬行礼,正要说话。领主抬手,示意他不要着急,斜眼看了眼角落。那儿的一个人畏畏缩缩地说:“就、就是他,他偷了我的钱袋。”

  “没有。”年轻人的态度很坚定,若是个爱民如子的公正领主,指不定会因为他不屈的态度好好审查一番。

  可惜威尔顿不是什么正直的领主,眼前这人清澈的目光也没有激起他早就不存在的良心,反而让他感到一阵欲火上涌。多么明亮的眼睛啊,倒映在那瞳孔上的他在清明的眼神光之下几乎显得有些丑陋,让人自惭形秽——这是种很讨人厌的情绪,而唯一能消除这种情绪的方法,只有将这个漂亮清纯的人儿压在身下,让他的眸光从此蒙尘,再也无法明亮,并只能看到他一个。

  威尔顿狠狠压下升腾的欲望,掩饰性地清了清嗓子。

  “你看起来很正直,孩子。”他“和蔼”地说着,接着“无能为力”地摇摇头,“但证据确凿,你偷了别人的钱袋。在我的领地内,偷窃是极其严重的罪行,你将被砍去双手、并吊在刑场三天三夜以作惩罚,但我相信你这是迫不得已的,你的眼睛很漂……很清澈,和真正的罪犯不一样,我很愿意帮助你……”

  年轻人睁大眼睛,“我没偷钱,你没有证据……这是污蔑。”

  他在街上被人撞了一下,那人的钱袋掉到地上,竟然大声指责他偷窃。卫兵一分钟内就出现了,非常迅速,也非常愚蠢,不由分说就把他和那人抓进了这里,完全不听人解释。

  眼前的领主和他的卫兵一样,让人失望。

  话被打断,威尔顿不悦地沉下脸。“你不要再执迷不悟,否则就不仅仅是砍手和示众这么简单了!你乖巧一点,好好认错,服从我的指令,看在你是第一次犯错的份上,兴许能毫发无伤地获得赦免。”

  年轻人瞪着肥胖领主,眼里是绝不承认这莫须有的罪行。

  倔强的模样让威尔顿忍不住又是一阵心痒难耐,克制得非常辛苦。

  “你的身手很不错,但若是以为这样就能逃脱惩罚,可就大错特错了。”他说,“我的十一个下属都不是普通人,你能以一人之力对付十个地痞流氓,未必能战胜他们之中的一个,你逃不掉的,服从我或是身体残缺,你只能选择一个。”

  已经难耐到不再假装和蔼,直接威胁起来了。

  见对方默不作声,威尔顿认为这是服软的迹象,得意洋洋地继续说:“对,反抗是不明智的,这是我的领地,我是这里的主宰,我说你有罪你就有罪,不要试图置疑我,你没有这个权利。”一番地位的警告让这个人深深明白自己有多么低下,两人之间的差距有多大,接下来就是收获新奴隶的时候,“你该庆幸你有一张英俊的脸蛋和一副好身材,让你得以免去刑罚,代价只是你的身体……”

  年轻人恍然大悟,难怪这场灾难来得这么莫名其妙,原来是因为这个。领主就是幕后主使者没跑了。

  除了叶修外所有人都没有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自认为已经完全得到这个人的威尔顿忽然面部一痛,整个人如一堆肉山往后栽倒。十一个下属反应很快,一人撑住肥胖领主的背部,让他不至于摔到地上,其他人冲向前,要给胆敢伤害尊贵领主的狂徒一个惨痛的教训。这人速度极快,比他们所有人都迅捷,但牢房狭窄,他们都不是一般人且人数众多,他不占优势。

  一分钟后。

  英俊的年轻人穿过残缺的墙,土墙已经被打穿,一个悲惨的打手不幸被当成破坏用的临时工具,此时和一堆土墙残骸躺在一起。他跨过那些东西,面无表情地离去。

  牢房里除了叶修、威尔顿和畏缩于角落的那几个人,其他都受着一时半会起不来的伤,在地上呻吟。污蔑被偷了钱袋的那人瑟瑟发抖,他幸运地没有遭到报复,似乎是那个人觉得没这必要。

  威尔顿发现自己的下属在那人手下不堪一击,果断决定趴伏在地上,躲过了受更重的伤。此时他站起来,一边擦拭口鼻处的血,一边猛踢地上的人,大骂没用的东西。一直呆滞地站在牢门外的守卫被唤回神,跑进来,也被踹了两脚。

  “全是废物!”威尔顿愤怒地骂道,“白养了一群垃圾!”

  守卫唯唯诺诺,威尔顿稍稍消了点气,转身走到叶修面前,居高临下地下令:“把这个人洗干净脱光抬到我的房间去,要是不合作,直接弄断他的骨头。”

  难得遇见个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都绝对顶尖的尤物竟然强大得活像个怪物!今天真是倒霉得难以形容,他的好心情被破坏殆尽。好在这里还有一个长得不错的,没比刚才那个怪物差多少,能够弥补他损失惨重又丢了美人的坏情绪。

  终于轮到哥出场了。

  叶修“唰”地站起,一把握住威尔顿的手,满脸的微笑,后者因为手部疼痛惨叫。

  “我是一名雇佣兵,受艾尔的委托前来讨伐你。艾尔·莱尔,记得吗?三年前被你用下作手段据为己有的一个小可爱,可怜的家伙,他被你虐待得至今躺在床上,能撑着活到现在全靠对你的刻骨仇恨。准备好承受艾尔满腔的怒火了吗,威尔顿·韦瑟,除了你的生命,我的委托人不接受其他任何形式的结果。”

  咔擦一声,威尔顿的手骨被捏碎,叶修面不改色,仍抓着那只手不放。威尔顿痛得浑身发抖,脸色惨白。他身后的两个守卫手中的长枪对着叶修,却丝毫没有要战斗的意识,反而随时准备逃走。

  “艾、艾尔?”威尔顿震惊大叫,“他给了你多少钱?只要你不杀我,我给双倍!”一个废物即使三年来不吃不喝又能存上多少钱,雇佣兵都是些见钱眼开的亡命之徒,只要他给的价码足够,一定可以让这个雇佣兵倒戈。

  叶修面无表情:“你的开价让我失望,你的命没有我想象的值钱。”

  威尔顿怎么会听不出画外音,这是摆明了要狮子大开口的架势,他自己就经常干这种事。他内心又苦又喜悦,小命算是保住了,他的脸因为身体和即将大出血的痛苦而扭曲。

  “五……啊啊啊——十倍!”

  叶修说出一个数字,威尔顿露出被杀了全家的惨痛表情。这可是他全部的身家啊!

  “不乐意?”叶修神色一沉。

  “没有没有,我这就去叫人准备。”另一只手又被捏住,威尔顿赶紧哇哇叫。

  钱库空了,可以剥削农民再填满,命绝对不能丢。他的生死现在掌握在别人手上,对方开出的任何条件他都只有答应。等到挨过今日的灾难,送走这个煞星,他一定要雇佣点真正的高手,让这个雇佣兵和那个该死的艾尔尝到伤害他的代价!

  

  看着管家一个金币不漏地清点了威尔顿所有家产,并将它们都装箱送上车,叶修这才松开对威尔顿的钳制,“恭喜,你争取到了活命的机会。”

  威尔顿只来得及露出一丝笑,就转变成庞大的不可置信。肥厚的脖子开了一道狰狞的口子,鲜血不断往外喷涌,他的瞳孔放大,眼里满是对对方不守信的指控和愤怒、因死亡已经降临导致的不甘与惊恐。

  “来到这个地方时我顺手又接个几个委托,都是向你索命的,包括你身后那位管家先生。”叶修留给他一个笑眯眯的表情,“你已经没有任何筹码,死吧。”

  威尔顿的生命迅速流失,很快成为一堆死肉。

  叶修看向管家先生:“真的不从这里取一些吗?照顾那些小可怜可要不少花费。”他指向那辆装满财宝的马车。

  两鬓发白的管家摇摇头,深深地弯腰行李,然后转身走向领主的城堡。那里已经没有了残暴多疑的主人,即将陷入争夺混乱之中,他要尽快带着被关押在那里的无辜可怜之人离开,远走他乡,寻找新的生活。

  叶修跳上马车,四匹黑色雄壮大马高声嘶鸣,迈向前方。

  

  这是他们第一次遇到对方,谁都没有对此过多关注,事过之后各自走着自己的路,完全没有料想过还会再相遇。

评论(16)
热度(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