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家有宝宝俏佳人 31 完

周泽楷关注着窃听器传来的内容。

将军……少爷……

将军?难道是那个叶姓的将军?一叶之秋的来头……太不一般!

“已经够了”是什么东西够了?

叶修应该清楚轮回给他新安装的机械臂内藏有窃听器,就这么放心大胆地和神秘人进行如此私密的对话?

是因为……什么……媳妇儿?

周泽楷想得忘我,差点吃一颗子弹,好在回神得及时。

弹雨中,他看到苏沐橙冷冰冰的脸,后者难得这么煞气逼人,即便是针锋相对的时候。和这样的苏沐橙交手,周泽楷不轻松。

不过没过多久,苏沐橙悄然退场了。她的目标应该是营救一叶之秋,离场是因为已经救到人了?

窃听器一片安静。

周泽楷也必须尽快离去。

因为全城的警察已经都来了,再不走,即使是他也将很难脱身。

但还有更要紧的事,周泽楷赶到爆炸楼层的安全通道转角。方明华和江波涛在那,围着地上的血渍和机械臂。

看到周泽楷出现,江波涛说:“一叶之秋的血。”

方明华拾起机械臂,看了看:“被强行拆下来的。”

“一叶之秋不是被他的同伴带走的,”江波涛抬起手,张开手,掌心是周泽楷恶意给叶修特别准备的小熊发夹型限制器,“他中弹了。”

周泽楷拿过限制器,陷入思索。

中弹?应该是他和苏沐橙交锋时中弹的,那时他没空分清楚耳边的枪声,是窃听器内还是身边的。

江波涛叹气:“好不容易逮着的一叶之秋,被别人给抢走了。”

周泽楷语气冷静:“抢回来。”

江波涛点点头:“杜明,你去追查……”话没说完。

周泽楷:“不用。”他忽的握紧限制器。

 

叶修清醒过来,看到一片脏乱狼藉,胸口的枪伤被简单处理过。他眨了下眼睛,看清楚自己身在一个废弃的修车间。昏迷前看到的那个男人,正在一辆车掀起的前盖后面。

叶修等了好一会儿,那个男人始终在修车。

他随口道:“你要用它吗?”

车盖后的男人以非常沙哑的声音:“不用也不能把就这么扔在这。”

叶修:“不然呢?”

绷带男忽然停止动作,用力把前盖盖下,像是心情不大好,也不知道哪忽然惹着他了。他朝叶修走去,气势深沉,让人感觉不妙。

叶修闻到一股不太好的气味,感到有点熟悉,沉思了片刻,想起来这是什么气味了。

叶修:“你的强化手术失败了。”

他曾经短暂接触过强化手术失败的人,那模样实在是……很不好。难怪这个人满身绷带。想到这个人绷带下的样子,叶修不禁皱眉:“如今的强化手术应该已经能做到一百的成功率才对,除非……”

绷带男:“除非是不正规的手术。”

他在叶修面前坐下,直勾勾盯着叶修:“作为补偿,医生愿意免费重新为我做,”他伸出三根指头,“第三次的时候,总算成功了。”

他的眼睛看着叶修的时候,仿佛看着的不是与自己同类的人,而是什么可以随意撕碎的东西。

叶修的视线也凝固了般,紧紧看着对方:“那你挺厉害。”

一次失败的强化手术足以让人生不如死,这个人撑了两次,这是多么可怕的意志力。

绷带男:“啊,因为没有办法,我没有钱。”

叶修:“那确实没有办法。”

绷带男:“是的,没有办法,我不能被抛弃。”

叶修:“女朋友?”

绷带男:“不!”

他忽然情绪激动地用手砸心口:“是所有人,所有掌控我生死的人!”

叶修:“那你混得不太好啊。”

绷带男:“有什么办法呢,机器人比我更好用,甚至还有那些比我更年轻有力量、愿意拿更少薪水的人。”

叶修挠了下嗓子,很想抽烟。

绷带男继续:“我不能被抛弃,否则我就变成了垃圾。”

叶修没有说话。

没有回应让绷带男很介意,他靠近叶修,后者仿佛被一条毒蛇缠上。

绷带男:“你觉得呢?”

叶修:“唔,如果这是你想要的。”

绷带男忽然大吼:“这当然不是我想要的!”

他猛地抓住叶修的手腕:“看看我这幅鬼样子!谁会想变成这样?!”

叶修被抓得手腕很痛,但面不改色地说:“你想从我这里要什么?”

绷带男冷静下来,松了手:“我知道你们的秘密。”

叶修:“嗯?”

绷带男:“宇宙移民。”

他蹲在叶修面前,像只盯着腐肉的秃鹫:“你们要走了。”

“榨干了地球,就想走。”

“曾经你们搬迁到高处,把地面的人赶到一堆,在地面建立一个又一个垃圾场。”

“我知道你们又想这么打算,这次你们要走得更远了,整个地球都将是你们的垃圾场。”

“为了不变成垃圾,我起码能变成这幅样子,但他没有办法这么做,”他拍拍地面,“这是我的家乡……有我的一份啊,不是你们这些混球的所有物!”

他恶狠狠地攥紧拳头,咬牙切齿地:“我会组织你们……我要组织你们!”

叶修:“你先是制造爆炸,杀了和平大使,如今又炸毁了空中通道,这次怕是跑不了了。”

绷带男:“我不需要跑。”

“我只需要让所有人知道,你们的丑恶打算。”

 

石磨城。

一个废弃的修车工厂。

“我只需要让所有人知道,你们的丑恶打算。”

周泽楷一边时刻关注窃听器传来的声音,一边注视着那片废弃的建筑,指挥部署队员。

杜明就位,嘀咕了声:“垃圾场……”

方明华:“挺意外的,”顿了顿,接着说,“又不是很意外。”

怎么说呢,心知事态必将会如此发展,但又抗拒去考虑这个方向,以至于在直面时产生意外又不意外的矛盾复杂感。

杜明:“这家伙的想法我是理解的,但事情做得太过了。”

江波涛:“做得不过,就没人关注。”

杜明:“话是这么说……”

江波涛的声音忽然变得很严肃:“我看到苏沐橙了,还有其他人,一叶之秋的那帮人来了。”

周泽楷:“叶修是唯一目标。”

江波涛:“他们会是很大阻碍。”

周泽楷:“照打。”

 

叶修看着绷带男,始终很冷静:“很遗憾,你听到的是谣言,我其实并不清楚移民计划的详细。”

绷带男咧开烂嘴笑了起来:“你只要在镜头前承认就好了。”

叶修:“镜头?”

一想,便明白了:“你们劫持了电视台?”

绷带男:“是的,早在半小时前,所有人都收到了一封信。已经有半个城的人,蹲守在电视前,等待知道真相。”

叶修先是讶异:“除了我,是不是还有别人?”

绷带男:“市长的娇子,那家伙可够娇弱的。”

叶修吃惊地眨了眨眼睛,然后轻笑了一下:“看来……真的是够了啊。”

绷带男:“什么?”

叶修看着他:“我很支持你的想法,但你搞错了,我不是你口中的‘你们’。”

绷带男冷笑:“你不是他们,但你也是一条走狗。”

叶修:“谁是情报员?建议你们狠狠抽他一顿。”

一个人走了过来:“可以了。”

绷带男:“好。”话落抓着叶修,把他扯起来,扯得叶修连连痛呼。

这时,又一个人冲了进来:“有敌人!”

绷带男猛地瞪向叶修。后者捂着胸口,流着冷汗还在维持微笑:“没错,丢了我的所有东西,我身上还是有跟踪器。”

“可能是藏在衣服或者纽扣上,有个超爱我的家伙……连我的内裤都是他买的。”

周泽楷本来还在一脸平淡冷静地监听着,听到这句,忽然一秒变成暴躁脸,极力克制之下才让声音不至于是怒吼出来的:“行动!”

行动——

当第一道枪声响起,绷带男抬头,看了眼门的方向。

枪声不断,还有同伴的惨叫声。

绷带男叫住扛枪打算迎战的同伴:“不去。”

他听到枪声越来越接近。

“他们的是要这个人,”他看了眼叶修,“我们最重要的,是保证直播进行。”

一声巨响,工厂的卷门被炸开。

一个人站在门外,发丝在昏暗的光线下轻轻飘荡,整个人看起来比夜色还阴沉。他两只手都拿着枪,每一枪子弹都精准射中一个敌人。那件灰色的风衣,很好得衬托出他的摇身,行动时衣摆飘动,帅得很张扬。

叶修献宝似的偏头对旁边的人说:“就是他。”

周泽楷,他冷酷起来超帅,温柔起来又特别温暖人心的情人。

怪不得他每次看到一枪穿云,都会忍不住小小撩拨一下。

下一秒才发现旁边没有人,超遗憾的。

帅气的枪手处理了好几个敌人,大长腿几步就跨到他身边,用一种看混球的眼神,狠狠剜了一眼叶修。

叶修:“?”

周泽楷就站在叶修身侧,对着刚冒头、试图冲进来的魏琛就是一枪,后者怪叫一声缩了回去。

叶修对此举很是介意:“当着我的面打我的人啊?”

周泽楷冷冷地说:“不然呢?”

他们不同阵营,他只是警告性地开一枪,没有对准头已经是善心大发了。

叶修总觉得周泽楷有点怪怪的,谨慎地盯着后者的脸揣摩。周泽楷气势汹汹,好像在生气,而且生气的目标不太像是绷带男那帮人。

周泽楷忽然转头,看着叶修:“你说我不会谈恋爱。”

叶修:“啊?”

轮回众:“???”

听得到他们说话的魏琛等人:“???”

周泽楷:“说得好像自己很会一样。”

明明自己也爆傻。

明明遭遇了在睡梦中成为阶下囚这种事,明明遭受了连续的严酷拷打。只不过是强化过的身体,又不是无敌的身体,却总是事过之后……甚至事还没过去,就已经摆上了一副轻松写意、无事发生的姿态,粉饰太平。

示弱一下,哭一哭有什么大不了的?

杜明听着通讯器里队长断断续续地吼出愤怒,设置了下通讯器,以让自己的话语传不到队长那边,但其他队员可以听到。

他说:“这是在表白吗?”

方明华:“你哪听出表白了?”

杜明:“我说你到底怎么脱单的……”

另一个位置,江波涛一巴掌拍在额头。

叶修皱眉:“这有什么好哭的?”

周泽楷面无表情:“我喜欢。”

叶修:“那你口味很怪哦。”

江波涛拍在额头的手又抹了把脸,对和自己枪对枪指着对方的莫凡摊手:“继续打下去吗?”

周泽楷厉声:“我就喜欢!”

叶修耸了下肩:“随便你。”

接着说:“反正我就喜欢你。”

周泽楷:“……”

叶修看到周泽楷忽然欺近自己,后者的眼神恶狠狠的,一副要把谁打一顿的气势,在他还没想好是提防还是怎么样之前,嘴巴被堵住。

……

某个破出租房,罗辑看着实时传送的监控画面,忍不住嘀咕:“你们对待俘虏的姿势也不怎么样嘛。”

从刚才起动作就一直停在撕方便面包装、发愣了好一会的吴启:“……”

……

叶修忽然的咳嗽,中断了这场合时间都不对却很美味的吻。

周泽楷看着他咳了好一会,因为吻而染上温情的表情,随着咳嗽声越来越冷硬,最后看到叶修嘴角流出一丝鲜血,脸上狰狞一闪而过,抬手就将枪口对准叶修。

叶修举手投降:“我还以为我们和好了。”

周泽楷:“没有。”

他冷漠地说:“你是你,我是我。”

叶修满头雾水,在心理感慨不止女孩子的难猜。

周泽楷:“那个消息的详细。”

虽然很想干点不合时宜的事,但他没昏头。

叶修一愣,笑了笑:“绷带男关于垃圾场的说法是正确的。”

然后变得极为认真:“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只有地球权力中心的那几个人才能接触到这个事的核心,就那几个七老八十的人。这几个人中就算有不满意这个决定的,也不会泄漏不该让别人知道的事,否则位子就要坐不稳了。”

周泽楷紧紧盯着他,良久后,点了点头,表示相信他的这句话。

然后他接着问:“散播消息的那个人。”

叶修:“他也未必知道详细。”

周泽楷:“立场接近。”

散播出消息的那个人,站在想让所有人知道这件事的立场。他们的立场不冲突,立场不冲突,就可以成为合作伙伴。

叶修了解,说:“我就这么无条件地告诉你?”

周泽楷看着他被血濡湿的衣服:“说完回家。”

叶修微笑:“我悄悄告诉你。”

周泽楷侧头,靠近他。

叶修在周泽楷耳边轻轻说:“是我呀,小周。”

 

End



评论(80)
热度(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