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家有宝宝俏佳人 29

周泽楷:“嗯。”

叶修:“虽然不知道你们怎么回事……谁想出来的主意?我要给他点赞。”并翘起大拇指。

周泽楷:“我。”

叶修愣了下,大拇指弯了下去:“那就算了,我还在恨你。”

周泽楷面无表情,毫无波动。

叶修转头,问正给自己重装机械臂的方明华:“你们真的放心?”

方明华:“有什么不放心的?”

叶修:“让你们的纯情小队长靠我这么近。”

方明华真挺佩服叶修,什么时候都能一副轻松样,不管是不是装的,都非常厉害。他说:“你想多了,像你这样自以为能够采花的自命风流的家伙,队长都不知道处理过多少个了。”

叶修转头看了眼周泽楷,回头又古怪地看了眼方明华,不禁细细品味方明华这句话的内涵。

阿谀奉承吧?是阿谀奉承吧?

叶修被注射了麻醉药,等到醒来的时候,人在一辆车内,周泽楷在驾驶座上掌控着方向盘,车速不快。

他看到车外,夜色已深,霓虹灯闪烁。算不上是天空的高空,城市挂在高处的另一张脸呈现斑驳沧桑的相貌,没什么好看的。

他收回目光,再度闭上眼睛,没有问周泽楷做这些的用意。需要他知道的,对方自己会说的,懒得问。

是他以前经常坐的那辆车。

熟悉的感觉让叶修很快又睡着了。

周泽楷看了眼后视镜,后座上的人抱着双臂,歪着脑袋靠着旁边,睡着后一点声音也没有。

他稍微放缓了车速。

等到了居住楼的停车场,周泽楷停好车,叫醒叶修。

叶修刚一睁眼:“回家啦?”

他走下车,高兴地跟着周泽楷上楼,到了家门口,感动不已:“想念我的床。”

周泽楷纠正:“我的。”

叶修:“你的你的,求给睡。”

周泽楷下意识要说“不”,但一想自己新定的规矩,皱着眉想了一下,然后才确定地说:“不。”

叶修讶异:“难道让我睡另一张床?我不能离你三米远哎。”

周泽楷:“地板。”

叶修:“残忍。”

门刚打开,邻居忽然开门走出来,看到他们,顿时惊喜:“你们出差回来了?!”他怀里的肥猫欢快地叫了一声,灵活地跳到地面又一路攀着叶修裤管衣服到他肩头。

叶修脸色突变:“噫,啊,噢……”

周泽楷抓起肥猫,肥猫伸出爪子紧抓叶修的衣服,朝他凶恶地叫。

邻居赶紧小跑过来,抱起茶壶,抚平茶壶炸起来的毛,对周泽楷满怀歉意:“抱歉,希望没弄坏你的东西。”

周泽楷:“什么?”

咧嘴龇牙的叶修挑了下眉。

邻居目光一瞥叶修:“我之前把他当成你的室友了,真不好意思。我前天才听说……”

他看周泽楷的目光含有很多别样情绪:“原谅我多嘴,像你这样优秀又英俊的男子,多的是优秀的人愿意陪伴你……这样也算是给别人一个机会。”

叶修:“啊。”然后用震惊的眼光瞪着周泽楷,就是那种发现自己被戴绿帽的老公的眼神。

周泽楷被瞪得莫名其妙,不快地瞪回去,然后敷衍地对邻居回了句:“没兴趣。”把叶修拉进屋,关上门。

叶修十分乖巧,始终在周泽楷周围三米处,保证周泽楷随时能看到自己,二人之间没有任何阻隔。就这样愉快地保持了二个小时……

叶修对接下来可能的事非常抗拒:“这是耍流氓。”

周泽楷掏出一个东西,夹到叶修头发上。

叶修更加抗拒了:“你们这团队怎么回事?”

周泽楷:“那你别去了。”

叶修顶着小熊发夹一脸郁闷地去洗手间。出来后发现周泽楷在阳台,他走过去,看到对方正在给两盆植物浇水。

植物的叶尖有点发黄,整体还好。

叶修靠着扶栏,大大方方地欣赏美男子。

另一个位置,拥有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的那个人收起望远镜,问身后的人:“他在干嘛?”

方锐:“他在装逼。”

那个什么一枪穿云,很拽啊。知道他们的意图是叶修的安全,竟然这么大咧咧把人带在身边,简直就是直白地对他们说:“我不怕他跑,也不怕你们来抢,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他跑不掉,你们也抢不走。”

“不,”和叶修一模一样的人指着叶修,“我是说他,我好不容易溜出来给他解围,他这是在干嘛,怎么还不把那装逼的家伙打一顿,然后回来?”

知道他溜出来一趟多不容易吗!知道回去后他要面对多可怕的怒火吗!

方锐:“他受刑了,身上有伤。”

那人还是很生气:“哼……我得走了,麻烦你们转告他,事情完没完成,都早点回家,老爷子没耐心了。”

 

二人出去吃饭的时候,看着精致的佳肴一盘一盘地送到面前,叶修忽然说:“我有很多很多仇人。”

周泽楷看了他一样,平淡地“哦”了一声。

这个他当然知道,无须特意说明。

叶修耸耸肩,不再多说。

他们就这么相安无事地吃完饭,仿佛回到双方的身份都没有暴露的那些日子。这样真的很让人情不自禁地放松,叶修吃了几口,就往后一靠,眼睛要眯不眯的。

周泽楷:“怎么了。”

叶修:“困。”说着轻微地动了下身体,“不舒服。”

周泽楷:“回去再睡。”

叶修:“哦。”

回去后,叶修倒头就睡了。睡得昏天黑地,醒来时天灰沉沉的,不知是早晨还是刚刚入夜。他打了个呵欠,感觉可以继续睡。

不过他还是起来了。客厅里有声音,他走过去,看到周泽楷在阳台的玻璃门旁,正翘着腿看一本书。叶修不禁疑惑地:“你这么闲吗?”

周泽楷头也不回:“我在工作,看着你。”

这就是他的工作,也是轮回现在头号重要的任务。

叶修嘀咕:“就刚才那一秒,我有十种方法弄死你。”

周泽楷:“哦。”

叶修挑眉,深切感受到这个人对前辈的挑衅。

这时,二人听到一声猫叫。

叶修转头看向声音来源出,茶壶快速奔了过来。

 

邻居终于发现茶壶的去向,他走到阳台,竟看到心肝宝贝在隔壁,那个陪伴机器人的边上。

他内心升起一股强烈的愤怒,大声叫道:“茶壶!你给我回来!”

肥猫在躺椅边的矮桌上,瘫成一坨猫饼,对于主人的呼唤,只惬意地“呜”了一声,没有挪动一下的意思。

邻居气得抓着扶栏,为爱猫的叛国通敌跳脚。

叶修不禁笑了起来,忽然升起离开躺椅的兴致,抱着肥猫靠着接近邻居的那边扶栏,对后者打招呼:“嗨。”

邻居愣了下。

不愧是以服务色情为目的制造出来的陪伴机器人,模样做得很好,行为上也是毫不知矜持为何物。他的内心如此想。

邻居以一副被冒犯的表情严厉地训斥:“不许勾引我!不要以为人人都吃你们机器人那套!”

叶修:“???”

周泽楷抬头看过来,叶修对他使劲摇头:“我什么也没做。”

评论(24)
热度(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