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家有宝宝俏佳人 26

“他醒了。”

“真的是一叶之秋吗,睡得这么死……”

“可以开始了吗?”

“嗯。”

“你们出去。”

“我在这里。”

叶修半醒间,听到几个人的交谈声,其中有周泽楷的声音。周泽楷的声音与以为不太一样,此刻有种无机质的冷感。

他感到左手被人抬起,不由睁开眼睛——是那种,迷蒙迟钝的微微睁眼。

有什么东西往他的血管里注射。

江波涛看到叶修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到这个地步,还没反应过来就太对不起他的身份了。但叶修眨了下眼睛,面对这种场面,第一句话竟然与此毫无干系。

“好梦一场啊,小周。”

幽暗小黑屋,禁锢了自由的铁椅,摆了满桌的刑具,正操作注射的陌生人,靠着墙抱胸站立、满脸冷漠的周泽楷。他该明白状况了,出口的却是这样一句话。

周泽楷什么也没有说,表情也没有变。

药物输完,江波涛拔出注射器,将那只手拷回扶手,对椅子上的人说:“它会让你变得比平时敏感五倍,你会很痛苦,所以希望你能配合,省下多余的麻烦,一叶之秋前辈。”

叶修努努嘴:“有礼貌的孩子。”

江波涛不介意被占点口头便宜,叶修这算是直截了当地承认自己的身份。

他比较介意周泽楷的存在。一般周泽楷不会旁观,但这次却选择在这里。

药起效了。

叶修的脸变得很红,眉头皱起,浑身都变得不安分起来。衣服和手脚的镣铐一定让他很不舒服,敏感五倍,这时候恐怕即使躺在最柔软的绒毯上,也会令他如坐针毡。

江波涛走了出去,留下周泽楷和叶修,以及组织内专门负责接下来这些事的成员。大家都叫他司文。

司文拿起一根长针,走到叶修身后,拨开后者的衣领。

“开始我只会使用不会留下后遗症的处罚,”他说,“如果你不配合,这种机会很快就会失去。”

叶修张开两手,他没法儿举手,只好这样,以示投降。

司文:“你为谁工作?”

叶修:“我自己。”

叶修:“你们查了我很久,从当年嘉世就在查了,苏沐橙被你们骚扰了好一阵子。那你们应该知道嘉世的最开始,没有跟任何势力产生过关系。”

他一副伟光正铺路人的姿态:“在我们那个年代,大家都是凭着一腔热血入行的,不分什么这个那个势力,一点都不纯粹呃呃呃……”

痛楚让他说不出话来,额头冒出一层薄汗。

司文叹了口气:“现在只是扎在肌肉里,很痛但很容易恢复,下一次我就不保证了。”

叶修:“……”

司文:“我们换个话题吧,你知道我要问什么吗?”

叶修很干脆地说:“最近很多人都在交头接耳的那件事。”

司文:“没错。”

叶修:“为什么你们以为我会知道?”

司文:“前辈,你现在不是提问的身份。”

叶修立即很乖巧的样子:“好吧,我不但告诉你这件事,还附赠一个消息。”

司文洗耳恭听。

叶修:“我们要搬家了,所有人。”

他挤出一个笑容:“王杰希作为月球的特工,保护一个重要人物来到地球——别听他胡说,其实那个重要人物就是他自己。”

司文虽然竭力掩饰,但他的表情确实出现了波动。

叶修:“他假装自己是锁着宝箱的那扇门,其实宝箱里的东西一直暴露在外。虽然这样做很危险,但确实骗到了不少人。”

周泽楷看着那边,一直维持那事不关己的姿势,沉默无言。小黑屋每次使用过后,都会清理干净,但总清不掉那股血腥的味道。不过他们都很习惯这种气味,无论是新鲜的,还是干涸陈旧的。

今天流淌下来的新鲜血液冲得小黑屋有股让人格外受不了的感觉,周泽楷忍不住皱了皱眉。

叶修在和司文你来我往……好听点是这么说,但实际被完全束缚的人,最多也就表面上嘻哈一下。自由不由控制,生死在他人之手。就算是传说多么技巧高超的厉害角色,这种时候也很难有任何施展。

周泽楷仍旧觉得有一件事很扑朔迷离。如果叶修是有目的性地接近他,早就知道他的身份,那这一切本不应该发生;如果叶修并不知道他是谁,只是无意间撞见他,以为他不过是表面上的那个身份,这种巧合事怎么想也不应该发生在一叶之秋身上。

有经验的人都会竭力让生活中的事尽在掌握,尽量避免随机事件。

莫非小黑屋是对方设计好的?这次受刑是早有计划的?为什么?为了什么?

叶修始终没有朝他这里看一眼。周泽楷说不上是介意还是不介意。

司文的下一个问题:“你接近周泽楷,有什么目的?”

叶修沉默了很久。

司文:“前辈,请不要让我为难。”

叶修呲牙咧嘴,像是在忍耐身上的疼痛。他终于将视线移向周泽楷,后者直勾勾看着他。

在今天以前,他可喜欢周泽楷直勾勾地看着自己了,喜欢那双眼睛里直接从心底透出来的东西——温柔极了。

今天的这双眼睛,依旧是那样黑漆漆的色泽,但里头什么也没有。就连叶修,也看不出是那些平时很明显的东西,如今是藏得太深,还是那些明显的东西其实都是虚假的,那儿的真面目,就是一片不含任何活物的深潭。

让人很难决定该用漂亮形容,还是神奇。

叶修深情款款地说:“因为爱情~”

周泽楷忽然打开门走了出去。

叶修和司文都看着周泽楷出去,然后司文对叶修说:“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他不是那么容易被混乱内心的人。”

叶修:“希望你能看清点现实,是你的队友混乱了我的心。虽然错在他,但你也要负连带责任。”

司文:“……”

叶修:“呃!呀啊啊啊……”

 

小黑屋外的走道,杜明捧着汽水薯条正走过来,看到周泽楷沉着脸出现,掉头就走,假装自己不曾出现。

方明华和江波涛在外边,透过单向玻璃观察小黑屋内的形势。见到周泽楷,他们看了他一眼。

……

小黑屋的门打开,司文走出来。他脱下手套,低头擦了擦身上的血渍。

江波涛:“你看起来进行得不太顺利。”

司文:“我分不清他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方明华:“他竟然难住你了。”

司文:“别小看他。”

方明华:“我知道。”走进小黑屋,接下来就是他的任务了。

之前在故区的宾馆,叶修受的伤不轻,就算是强化过的身体,也无法在数天之内彻底恢复。司文这次审讯不得不较为收敛,但也已经到对方的极限了。

周泽楷始终无言,像他一直以来那样。

 

基地医疗室。

吕泊远最后检查了一遍,确定叶修各项数值稳定,便离开医疗室,来到主控室。他接到通知,所有队员来此进行会议。

他的队友已都在主控室,江波涛的身后,主屏的画面停组叶修身体状况详情。

江波涛正正说话:“……显然他曾经遭受过很沉重的打击,失去了左手,但他既然能享受到强化人的资格,也应该有办法获取重塑肢体的机会。”

杜明:“看来他选择用机械臂代替重塑。”

江波涛转头看着主显示器:“确实机械臂各方面都比肉体好用……”

但大部分人都会选择血肉之躯,爱好机械肢体的是少数。

吕泊远看着图上断肢处:“是因为那次吗?”

导致嘉世分崩离析的那次灾难,外人众说纷纭,他们也都对那件事的详细颇为好奇,可惜即使当时抓住了和嘉世做交易的机会,也始终没搞清楚嘉世崩塌的经过,和一叶之秋最后的去向。

现在,一叶知秋就在这里。

江波涛很有信心:“我们会搞清楚。”

方明华:“他做过重塑手术。”所有人都看向他,包括角落沉默不语的周泽楷,“只是选择留下一只手的空白,用机械填补。”

重塑手术不是时光机,让身体恢复原样,手术会留下痕迹。方明华为叶修治疗时,检测出了痕迹。

江波涛忖思:“那当初经历的某一场战斗,让他够呛啊。”

只有常规治疗手段难以恢复的伤势,才会用到重塑手术,可以说是很严重的情况下的选择了。

吴启:“他本可以借此机会隐退。”

所有人都以为一叶知秋已经死亡。结果这家伙又跑出来,搞得城市腥风血雨。

杜明耸肩:“真是热爱搞事的人啊。”

周泽楷的脸色变的很阴沉,不过这只是一会儿,没有人注意到。江波涛转头看着周泽楷:“队长,关于王杰希……”

周泽楷:“我来处理。”

江波涛:“好。”

 

皮特在前往周老先生的家的路上。

下了车,他健步如飞,脚不沾地,脸上的笑容让人觉得下一刻他真的能飞起来。如果你也能成为被天际城商界最权威的周老赏识之人,你能理解他的意气风发。

他还很年轻,却已经成就非凡。

甚至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最权威的人。

周老的房子不算大,让人猜测不出他的财产。这里安静而又美丽,皮特喜欢来这里。他不需要带领,直接走到庭院,周老和他的家人正在那里玩耍。

他的妻子温婉清丽,他的儿子也是语言难以形容的英俊。周老绝对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事业成功,家庭失败。

皮特甚至觉得周老最成功的就是家庭,他经常盯着周少爷,感叹造物的精雕细琢,不吝对人类最美的想象。

皮特和周老交谈工作的时候,夫人和少爷坐在旁边一张桌边交谈。这挺难得,因为往常少爷不常在,皮特不清楚他平常在做什么,似乎他对继承周老庞大的商业帝国没有兴趣,但直觉告诉皮特,没这么简单。

皮特希望能成为周老的接班人,周少爷对继承父亲的帝国从来没有表现过野心,甚至做过任何继承人该做的事,这对他来说是很乐见的。但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即使不说周老对自己的宝贝儿子有没有期望,那样一个美丽绝伦的人——真的只是个单纯的花瓶?


评论(21)
热度(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