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家有宝宝俏佳人 25

让大家久等了,报一下进度,目前在修BUG和结局,应该一周内能进入校对阶段_(:3」∠)_

更新没细查,错字什么的忽略吧(。


微型通讯器里传来江波涛的声音:“可惜没抓到那三个,都是些好手。”指莫凡三人。好家伙如果跟自己不是队友,或者活着在对手的队伍里,都是件让人遗憾的事。

周泽楷:“为什么?”

这本来会是个大丰收的。虽然抓住君莫笑已经是大丰收,但他们绝不嫌多。

因为这个问题,杜明受到车内周泽楷外所有人的注目,然后周泽楷也看向他。

杜明露出尴尬的表情:“她真的很厉害!”

吕泊远肯定地说:“你也是真的脑子抽风了。”

杜明一巴掌糊在自己脑门,无话可说。

周泽楷皱眉:“记过。”

杜明举手:“绝对不会有下次!”

周泽楷继续看向另一辆警车,问:“他怎么样?”

吴启:“死不了。”

周泽楷沉默了片刻,然后说:“我要看。”

江波涛愣了一下,然后打开摄像头,让另一辆车里的监控器能看到这辆车里的情形。

周泽楷看到方明华正在处理叶修的伤口。后者双目紧闭,昏迷中隐约皱着眉头,显得整个人都不轻松。

江波涛打开摄像头后,和吴启对视一眼,都感到一丝不安。

周泽楷格外在意君莫笑——这很正常,他们追踪他这么久,这个家伙还数次恶意调戏周泽楷,这段时间,他们每个人都恨不得立即逮住这家伙。在没有发现之前,谁也没想到周泽楷家里的机器人就是叶修,江波涛有点担心,他记得周泽楷对那个机器人有多么上心。

他不禁问:“周队,将他带到小黑屋,由谁来负责拷问?”

周泽楷说了组织里专门负责这个的队员的名字,没有犹豫,声音里也听不出柔软。

江波涛放心下来:“好。”

他看了眼战利品,微笑着看向车外。忽然脸色一变。

一辆巨大的货车直冲入他的眼睛,挤占他的全部视野。

大货车毫不客气地撞上警车!

两辆警车都没有幸免,两辆大货车横冲直撞的势头,完全是来搞破坏的。

——但实际上竟然是来救人的,周泽楷挣扎着从翻倒的车里钻出半个身体,一只眼睛被头上流下的血液模糊,几乎睁不开,即便如此他还是使劲瞪着双眼,看到从大货车上下来一个男人。那个人把叶修从车里拉出来,送到车厢里,然后立即上车。

大货车出现得突然,走得也很快。只救人,不做多余的事,干脆利落。

干脆利落绝对能避免很多麻烦。

周泽楷拿出枪,但已经只能看到远去的车影。他抹了把脸上的血,脸色十分阴沉。

 

功亏一篑。

轮回全体负伤,还什么都没有捞到。

轮回基地内,江波涛顶着一脑袋绷带翻看手里的资料,碎碎念:“孙哲平,孙哲平……他居然没死!没死的话怎么跑君莫笑那边去了,他不是其他势力的么?还是君莫笑真正服务的是他背后的势力?亦或是孙哲平当年假死叛变?”

周泽楷的情形稍微好点,但也被绷带包了半个头。不过其实只是看起来不太好看,其实对他来说这点只能算小伤。

他捏着一罐汽水,喝了一口,然后一直阴沉沉地瞪着前面。他没有刻意盯某个地方,思绪在天外,但刚好坐在他前面的杜明还是谨慎地换了位置。

江波涛“啪”地丢下资料,按了按脑袋:“技术部传来消息,君莫笑的机械手臂被丢弃了。”

他顿了一下,一脸严肃:“看来是发现机械手臂被我们黑了,我们失去了优势。”

他听到罐头发出声音,是周泽楷手里的那个,后者很快控制住力量,避免了汽水四溢。不过光是这样,也足够暴露他的内心了。

江波涛紧紧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暂休养。”

然后咕噜喝了一口汽水,擦擦嘴角的液体。

江波涛点点头,让其他成员抓紧时间恢复。

失去优势没关系,他们已经都知道君莫笑的长相。

君莫笑很厉害,很大胆,居然敢靠得他们的队长那么近,装得那么……不能算天衣无缝,但周泽楷仿佛从没考虑过他是同行的可能性。

这很糟糕,是周泽楷的警觉变得太弱了吗?

江波涛对此很担心。

周泽楷目光一瞥江波涛:“放心吧。”

确实这一招做得很妙,他栽得心服口服。

现如今对方的脸已经深深刻印在他的脑海。他绝对不会忘记。下一次看到君莫笑的脸,他一定会逮住那个家伙!

 

数日后……

……

君莫笑的脸……又出现了?!!

杜明完全搞不明白:“他这是发什么神经?”

君莫笑又回到周泽楷的家里,目前正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怡然自得。

所有人现在都一个想法:这他妈到底发什么神经?

然后所有人又都看向周泽楷。

周泽楷紧紧盯着监控画面,过了很久很久,才说:“保持警惕。”

这倒不用他提醒。

不过除了这句,周泽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是陷阱?

这样的话,这个陷阱太不高明。不管房间里实际上布置有多少人,周泽楷都有无数种方法将他们留下。房子是他的,这里是他的地盘。

如果不是陷阱,那是什么?

到底是什么……

轮回组织成员布置在周围,周泽楷站在门外,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出喜怒哀乐。他站了有一会儿,才打开门,走进去。

就像他之前很多次回家一样,电视机开着,在放仿佛不会有止境的广告,阳台的植物都好好浇了水,翠绿的身躯小幅度地轻轻摆动,甚至显示出了一点婀娜多姿。

机器人……那个君莫笑,在阳台的躺椅上的姿态就像年迈的老人、垂危的病患,或者已经打定主意将一天时间交给懒惰恶魔的人,就那么舒舒服服地躺着。为了更舒服,他还垫了被子,整个人看起来快要被蓬松柔软给吞下去了,而那是他从始至终甘之如饴的。

君莫笑睡得不深,听到声音就醒来了,偏了偏脑袋,看向周泽楷:“回来啦。”

周泽楷:“……”

不知道说什么,不过这时候的无言跟他本身不太擅长交流无关。

如果君莫笑突然跳起来开打,那事情就好办多了,他也不愁应对。

不过对方却打了个呵欠,然后说:“我饿了。”

周泽楷:“……”

他干脆双手抱胸,靠着护栏,盯着君莫笑。

叶修见没有回应,觉得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小周?”

叶修:“你吃过了吗?”

他为难地说:“我不想动,但是我饿。”说完炯炯地看着周泽楷。

(潜伏周围的轮回队员:“陷阱?”“君莫笑这玩的哪出?”“别吵,等队长命令。”)

周泽楷脸上没什么表情:“怎么回来了。”

叶修迷茫:“这里是我家,我当然回来了啊。”

周泽楷:“是我的。”

叶修郑重地说:“是你的。房主大大,你的小宠物饿了。”

周泽楷:“起来,出去吃”

叶修:“……”艰难地蠕动,“那不吃了。”

周泽楷强硬地:“不许,起来。”

叶修:“你家什么时候流行起霸道作风了?”

周泽楷:“现在。”

叶修:“???”

(轮回队员:“君莫笑起来了,他的动作慢吞吞的,是故意的,他身上的伤不可能这么快就痊愈。”“队长这是什么打算?”“队长这是在把君莫笑引出去,所有人随时待命。”)

周泽楷把叶修引到附近的一家餐厅,吃了一顿,期间还就叶修数日未归的问题进行了一番带有谴责意味的讨论。

叶修如此辩解:“你最近加班太频繁了,人若是受到冷落,连夫妻都会跑,何况我们还不是。”

随时待命的杜明差点手一抖扣下扳机,他出了一身冷汗,将手指从扳机上放开,郑重向江波涛提出疑问:“这真的是一叶之秋?”

他入行晚,没怎么见识过一叶之秋的高手风范。这位的高手风范有点不对劲呀。

周泽楷若有所思地点头:“原来如此。”

杜明(╯‵□′)╯︵┻━┻:“……队长也变得不对劲了!”

他们之间的气氛融洽得让人不敢置信——不是说好来逮人的吗?就是枪啊血啊翻脸不认人啊那些,而不是美食与微笑。

周泽楷和叶修吃完回家了,和和气气得像什么也不会发生。

叶修一到家就频频打呵欠:“困了。”

周泽楷:“是吗?”

是的,因为叶修很快就在沙发上睡着了。那些伤怎么着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彻底恢复,伤势令他虚弱,令他没有足够的精力。

周泽楷慢慢地靠近沙发,紧紧地看着叶修。

他脸上的表情跟平常不一样,略为复杂且带有疑惑,显得他似乎对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不够确定。他不常如此。

因为不确定,所以这短短的几步距离,他花了蛮长的时间才结束。

甚至一直很了解他的副队都不禁发出疑问:“队长,动手吗?”

周泽楷:“嗯。”

可是很快地又:“不。”

队友们刚起个身又回到原地。

叶修忽然睁开眼睛,迷迷蒙蒙地摸摸旁边,嘴里哼哼唧唧:“小周……坐。”

周泽楷在沙发上坐下,叶修就靠了过来,脑袋枕到他的腿上,然后就闭上眼睛。周泽楷低头看他,看到他一脸安详,呼吸均匀,毫无防备。

周泽楷:“睡得着吗?”

叶修:“嗯……”声音轻轻的,让人觉得懒懒的。

周泽楷的声音也轻轻的:“醒来会是好天气吧。”

他的话里有着别样的暗示,不过可能是另一个人太困了。精力的缺失,会让人的判断力也跟着减弱,往常的敏锐变得跟笑话一样。

干他们这一行的,当然不能说完全没有睡觉的权力,但都有别想睡个好觉的觉悟。谁知道深沉的好眠醒来,看到的会是家中温馨的卧室,还是自己人生最后的场景。

叶修:“谁知道呢。”

他又不是天气预报,就算是也无法百分百准确预报天气。犯困的时候,何必想那么多醒来的事。

叶修睡着了。

这想必是一场无梦的好眠,最是养人躯体,解人疲乏。

评论(19)
热度(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