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北桥 中

  这是一个由物理和魔法双结合供能的装置。

  就连叶修,此时也不禁傻眼了。

  周泽楷在他身后,也是大吃一惊。

  名为魔法装置,魔法就是必不可少的能源,但有些时候有些部分可以用别的代替,比如转动、摩擦,这些即使用人力来代替都是可以的。但这些对时间、力量、频率都有严格要求,所以几乎所有人都不假思索地直接使用魔法能源代替,以免出错。叶修一眼就能看出来,流水带动装置枢纽转动的频率是完全符合要求的——否则这庞大的家伙怎么可能长久以来都运转着?

  魔法装置需要的能量是巨大的,但宫殿主人巧妙地让这个装置比正常该有的消耗减少了不少,加上不要钱一样往上堆的晶石、储能装置,叶修保守估算,北桥还可以屹立不倒一千年。

  这下可不好办了。

  非常不好办。

  本身大型的魔法装置就不好办,双枢纽的更不好办,这么复杂胡来的更是让人头晕眼花。

  叶修需要好好思考。

  叶修思考了很久,顺带照着装置画了一张图收藏起来。

  叶修思考了一天一夜,围着装置走了一圈,顺便看了看书架上的藏书。上头有不少书对如今来说已经属于遗失的知识,价值很高。

  叶修严肃地思考。

  周泽楷说:“炸了。”

  水下枢纽无法短时间内破坏,叶修没法儿在水下呼吸那么久,水上枢纽被魔法晶石、储能装置、自卫装置、防护法阵围绕,是一圈又一圈,最外头还是个大炼金阵,发着绿色的荧光。

  绿色并不总是代表生命,很多时候也代表有毒。

  炸了这个方法太简单粗暴,这个完美的双枢纽魔法装置会在爆炸中消失殆尽,引爆也需要大量蕴含晶石粉的炸药,否则很难撼动魔法装置。

  叶修心疼地说:“再想想,也许有更好的办法。”

  堆炸药看似简单,其实有很多隐患,首先他难以保证装置破坏四芒星相连就会脱落,其次就算脱落,他也难以保证在被爆炸波及到前带着灵魂安全离开宫殿。含有晶石粉的炸药是会对灵魂造成伤害的。

  叶修盘腿坐下,瞪着径自运行的装置。

  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在周泽楷看都没有关系,当叶修坐下,他也照着叶修的姿势坐下……而且离得叶修很近。

  叶修瞪向周泽楷胸口的四芒星项链。

  他忽然说:“也许可以试试‘欺骗’。”

  在来这里之前,他刚跟一个不知道收敛的亡灵法师达成了“友好交易”,成功“说服”法师先生走出家门,摆脱家里蹲的不健康生活,自己则“热心”地负担下了清理房间的责任——给周泽楷的魂石便是因此得来的。他的包里还有六颗上品魂石,只要方法用对,可以暂时瞒过法阵的“眼睛”,最后让原本被禁锢在这里的灵魂脱困,接下来他就可以放心叫伙伴们过来研究这块宝地。

  周泽楷的目光变得有些奇怪,欣赏之中又带了些不一样的雀跃情绪。

  叶修:“第一步,把魂石还我。”

  第一步需要削弱周泽楷的灵魂之力,当感应到现有的灵魂失去了压榨价值,四芒星项链就会变得不稳固,再使点小伎俩让其脱落,到时周泽楷就自由了。需要注意的是,得是“表面虚弱”,目的是骗过四芒星相连的感应,而不是让灵魂真的虚弱,太过虚弱的灵魂很危险。

  首先,画一个诅咒法阵,让灵魂居于法阵起效范围。

  第二步是制造一个“假象”,七颗上品魂石组合成一个人形,缠上画满粘连符文的布。七颗上品魂石,是一个亡灵大法师毕生的存货,看着珍贵的人偶,叶修感慨,宝贝还没焐热,就要飞走了。

  还得做一个炼金阵,用骨粉、晶石粉、鲜血、黑色荆棘条、干金玫瑰熬制一锅“欺骗之躯”。这是高等级亡灵法师喜欢用的制造傀儡手段,这一锅“欺骗之躯”能给予傀儡人偶一个栩栩如生的外壳,材料的优劣和制造之手的技巧决定外壳的美观程度,最终的差别将会是吹弹可破的肌肤、倾城的容貌和老太婆一样干瘪的皮肤、畸形怪异的脸。

  叶修就地取材,使用了白鹿骨粉,大方地磨了半根肋骨,别的都堆在一起,到时候带回去。

  晶石粉就随便意思意思,叶修从包里掏出个下品的土属性晶石磨成粉。

  鲜血用自己的。

  荆棘条和干玫瑰身上没有带,宫殿里也没有,得出去找。

  不知道莫丹克消失了没有。

  周泽楷看到叶修走到自己失足掉下来的洞口处,扔了一个石头出去试探,只听几道破空声,石头落了回来——以四分五裂的形态。周泽楷皱眉:“别去了。”

  叶修说:“这哪行,荆棘条和玫瑰都是不能代替的。”他见灵魂不太安稳,警告道:“你别乱动啊,千万别出了法阵范围,否则我的法阵就得重画。”

  周泽楷只好十分勉强地立在原地。

  叶修又说:“我去去就回。”

  蓦地就钻了出去,没了身影。没有鲜血落下,没有痛呼惊叫。

  叶修既然有本事挡住莫丹克的风刃维持到掉进这里来,自然也能顶着风刃再离开。

  这没什么好担心的。

  但若把一个人看得很重要,就算那人有上天入地的本事,也很难免常常为他担心。

  叶修在两天后回来了。那时周泽楷已经在法阵里团团转,决定了第三天还没看到人回来,自己就强行脱离,出去找人。

  桥立在河上,河旁边有森林,黑色荆棘和金色玫瑰生长在森林深处,有人要花很长时间寻找,有人两天就能找到,全看有没有经验。叶修经验丰富,从来不怕找这种东西,唯一需要担心的只有去得完了,植物已经被他人捷足先登。

  荆棘可以直接扔进去,玫瑰得晒干。那就晒吧。

  叶修把玫瑰往地上一摊,走到诅咒法阵面前,近距离观察灵魂。周泽楷站着,任他打量。

“两天了灵魂还这么厚实。”叶修嘀咕,“你这灵魂之力也太充沛了。”

  虽然不能真的让灵魂虚弱,但比较接近还是要的,不能太过充沛,不然很不好伪装。

  周泽楷说:“哦,再等等。”

  叶修说:“估计得二三十天,那样的话我就要出去找东西吃,带的不够。”

  周泽楷说:“不会那么久。”

  叶修点头:“那样最好。”

  做完这些准备工作花了一个星期,在下一步进行之前,就是等待玫瑰晒干、周泽楷的灵魂之力被削弱。暂时没事,叶修便坐在诅咒法阵旁边,跟里头的灵魂随便闲聊。

  叶修说:“妖精?”

  他正在胡乱猜测周泽楷的来历。

  周泽楷摇头。

  叶修说:“山巨人?”

  周泽楷皱眉摇头。

  叶修说:“树人?”

  周泽楷还是摇头。

  叶修说:“林中仙子?”

  周泽楷连连摇头。

  叶修说:“小花仙?”

  周泽楷:“……”

  叶修说:“山里的生物我已经猜了个遍,你都不是。”

  周泽楷勾着嘴角:“我神秘。”

  叶修笑了:“太神秘了,我最喜欢探究神秘的人和物,神秘的背后往往藏有巨大的宝藏。”他托腮,故作威胁状半眯眼,“等我探究清楚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抱着睡觉的财宝可就不保了。”

  周泽楷勾唇:“你试试。”

  叶修十分有干劲:“你等着。”

  周泽楷笑:“你呢,是什么人?”

“我?”叶修清清嗓子,正经地说,“你听好了,我是千山最厉害的人,家住山下镇,有一个温婉的小妹,有一群信得过的伙伴,创办有一个游侠公会,名为‘兴欣’。你听说过我,那肯定也听说过兴欣,怎么样,是不是十分向往,恨不得立即投靠过来?”

  周泽楷笑个不停。

  叶修接着说:“现在入会有优惠哦。”

  周泽楷笑而不语。

  叶修叹气:“看来你是不会来了,没关系。”这一趟获得一个真龙穴地图,就是一个国家的宝库也未必有龙收藏的财宝庞大,这一波赚大了。

  周泽楷含笑看着叶修,看到后者掏出龙穴地图观摩,忽然问:“你会去吗?”

  叶修:“什么?”

  周泽楷说:“这里,你会去吗?”

  他指着地图上的龙穴位置。

  叶修说:“当然会去,等救了你出去,再叫朋友过来,把这里研究个透彻,就去探索龙穴了。”

  周泽楷说:“具体时间?”

  叶修不由得看他:“你问这个做什么?”

  周泽楷偏头,说:“想和你一起。”

  叶修脱口说:“速度入会!”

  周泽楷摇头:“就和你,两个人。”

  这就耐人寻味了。

  难道这个美男子看上他了?

  又或者这个美男子其实心机深沉,目的是在寻得龙穴干掉龙之后害他,坐收最大里的利益?

  叶修多次打量周泽楷,觉得他不是那么阴险狡诈的人。

  思量过之后,叶修指着地图上的龙穴,问:“不超过半年,我便会到那里去,那时你会在吗?”

  周泽楷点头:“会!”

  叶修笑道:“我也希望你在。”

  希望在北桥的事结束后,有和这个人一起冒险的机会、

  周泽楷也笑了,笑得愉快温和。

  他笑得声音都沉沉地:“你很快乐。”

  叶修看他:“你看起来也一样。”

  周泽楷说:“你喜欢冒险。”

  好像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会,如果不是走过很多地方,经历过很多事,看过很多别人没看过的东西,不可能拥有这样庞大的知识。

  叶修说:“是的,你呢?”

  周泽楷说:“不常出门。”

  叶修挑眉:“你看起来就很安静,但有时候还是应该出去转转的,世界那么大,山水那么美,人那么好看。”

“嗯。”周泽楷的视线在叶修脸上,目不转睛,“你说得对。”

  人那么好看。

  又过了两天,周泽楷的衣服忽然往下掉,叶修眼疾手快抓住,以防衣服盖住法阵,影响效力。

  周泽楷变得有点虚幻起来,这是灵魂之力减弱的迹象,不知为何短短两天时间他的灵魂之力弱得无法维持实体,衣服都穿不了了。

  叶修拿着衣服,怔怔地。

  灵魂都是赤条条的。

  看着赤条条的美男子,叶修一时回不过神来,过了好一会才尴尬地转过头去。

  他说:“还差一点点,照这速度几个小时就够了。”他偏着头走到一边去,避免视线碰到诅咒法阵。

  周泽楷说:“都是男人。”

  叶修:“嗯?”

  周泽楷说:“不要在意。”

  叶修抓抓后脑勺,喉咙含糊地“嗯”了一声。

  确实都是男人,没有必要在意。

  他只是……嗯……需要缓和一下这波冲击。

  帅得有杀伤力的男人身体也好看得很有杀伤力,即便转过头去,叶修依然满脑子刚才看到的所有。身躯欣长,臂膀有力,肌肉分布匀称绝没有在哪过分突出,强壮的胸膛往下是连叶修都脸红心跳了起来的优美人鱼线,再往下是那话儿……乖乖,明明性格那么秀气,怎么那玩意却半点也不秀气。

  周泽楷喊道:“叶修。”

  正在认认真真查看每一朵金玫瑰的晾晒状况的叶修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声。

  周泽楷说:“陪我聊天。”

  这两天他们聊得很愉快,周泽楷很少很少很少跟人说这么多话,还说得这么有兴致,他很喜欢。

  叶修还是头也不回:“唔,有事呢。”

  这个金玫瑰啊,炼金阵拢共需要三朵,他采了五朵,另外两朵晒在旁边,到时候带回去。

  一副只差头和半截肋骨的白鹿骨架,这可是极好的材料,但是不太好携带,要不他还是在这全部磨成粉,也好打发时间,省得胡思乱想。

  周泽楷又喊了起来:“叶修!”

  叶修专心致志地磨粉:“嗯!”

  周泽楷说:“我不舒服。”

  叶修一下子跳起来,冲到诅咒法阵前。周泽楷的灵魂已经接近虚弱,再下去就危险了,叶修吃惊又不解,怎么这人的灵魂之力完全不按预想的来,堪比精灵王强度的灵魂在一个小型诅咒法阵下几天就这模样了,太奇怪了!

  叶修没有多想,赶紧擦掉诅咒法阵,布置炼金阵,煮欺骗之躯,用刀子划破手腕,一边频繁关注周泽楷的状况,生怕灵魂出什么问题,他现在没有多余的魂石用于稳固灵魂,出状况比较棘手。

  周泽楷皱着眉头,叶修担心地问:“很不舒服?”

  周泽楷摇头,眉头拧得更紧了:“血够了。”

  叶修:“不够,要想骗过法阵,血是关键,少了就白做了。”

  半透明的周泽楷在叶修身旁漂浮,看着淌下去的鲜血,甚为烦躁。

  估算着差不多了,叶修包扎好伤口,将人偶丢下去,快速雕刻出模样,全部花了不到半个小时。

  叶修手巧,但太心急,材料也只有一样是高级的,搞出来的人偶十分丑陋。他又不靠美丽的人偶排遣孤独寂寞,丑不丑也都无所谓。

  一个婴儿大小的人偶,皮肤血红,眼瞳是用两块银币缝上去的,嘴巴是用炭笔画的,靠这样的模样,任何人也无法糊弄,但法阵和装置没有眼睛,只认人身上泄漏的灵魂气息,而人偶的灵魂之力充沛得叶修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魂石蕴含的力量可以给虚弱的灵魂吸收,以暂时维持灵魂的稳固,但只能作为暂时性的办法,不能经常性使用。魂石蕴含的力量和真正的灵魂之力的差别,类似于零食和正餐,总把零食当正餐是得不偿失的。

  人偶完成!

  周泽楷感到脖子上的项链在自己一动也没动的情况下一阵轻晃。

  四芒星装置正在受到吸引。

  叶修想了想,提起人偶放到灵魂捕捉法阵旁,又滴了些温热的鲜血。

  忽然,红光一闪,人偶已经到了法阵中央。

  四芒星项链从周泽楷脖子上脱落,一眨眼,已经到了人偶的脖子上。

“成了!时间刚好!”刚好现在是夜晚,没有会对灵魂造成伤害的阳光,叶修抓起地上的包,冲到出口旁, 眯着眼睛看了看外头的景色——外头一片漆黑。

  他转头,对身后的灵魂说:“你记得一定要躲在我的伞下,千万不能被风刃伤到,出去后就跟着我去附近的边境森林,那里有一株幽兰,我知道位置,会对你现在的情况有帮助。”

  看到周泽楷点头,叶修一跃而出,立即撑开伞。

  风刃迎面刮来,发出锐利的声音,声声刺耳!

  惦记着灵魂虚弱,可能反应不够快,叶修脚下行动得也不算快,一边抵挡大法师的风刃,一边关注灵魂是否跟上,等到终于两只脚踏出桥外,莫丹克的欢迎消失,叶修已经出了一身汗。

  周泽楷看着他,看着叶修因为失血嘴唇发白,这又累出汗,心情特别不好,却又不能转成实体提供协助,那样的话就太引人怀疑了。

  叶修往森林的方向跑了几步,发现灵魂没有跟上,于是停下来,困惑地转头看向灵魂。

  他喊:“小周?”

  周泽楷忽然心情又好了点,觉得挺喜欢这个称呼。

  他说:“我回去了。”

  叶修:“先去找幽兰,你这状态太危险……”

  周泽楷摇头:“你放心,我没事。”

  叶修瞪着他。

  周泽楷让他瞪着。

  灵魂呈半透明,明明是很危险的状态,却并没有任何即将消散的痕迹。

  真的没事吗?

  叶修相信周泽楷不是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人,想想在宫殿的一些怪异现象,这家伙的灵魂之力不能用平常人的思维来考量。

  叶修:“真的没事吗?”

  周泽楷:“真的没事。”

  叶修:“那你要走了吗?”

  周泽楷:“是的。”

  然后他问:“你一定会去……对吧?”

  叶修知道他在问什么,肯定地点头:“我一定会去找龙穴。”

  周泽楷说:“我等你。”

  然后他走了。

  虚弱的灵魂动作应该是比较迟钝的,他却一闪就不见了。

  叶修呆了一下,慢慢回过味来。

  真是神奇的灵魂啊,到底是什么生物呢?

  这一趟北桥之旅,说是冒险,他更乐意当成一场邂逅。帮助了一个美人,两个人都互相记住了对方,不是美丽的邂逅是什么?

  他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周泽楷消失的方向,才刚分开,就已经怀念起来。

  久久,叶修最后深深看了一眼北桥,往来时的方向走。

  不会太久,法阵就会发现吸收的不是正统灵魂之力,他要在又一个人的灵魂被捕捉之前赶回来,所以不能耽误。

  昼夜不停地赶路,回去的路途只花了两天,一推开门,叶修就吆喝:“发现好东西,想分一杯羹的都速度准备了!”

  坐在门口抽烟的魏琛头一个跳起来,问:“什么好东西?”

  叶修说:“没你的事,罗辑,关榕飞,双枢纽外加物理魔法双供能的大型魔法装置……”

  话没说完,关榕飞已经冲了过来,大吼:“在哪!!”

  罗辑离得比较远,等关榕飞吼完,才跑过来。

  叶修说:“北桥。”

  罗辑兴奋地说:“我就知道那座桥大有文章!”

  叶修笑着说:“对,那下边好东西不少,快去准备吧。”

  公会顿时热闹起来,这么好的事当然人人都不想错过,魏琛嘴里咬着烟,使劲往包里塞必备物品。关榕飞带的都是炼金阵、魔法阵常备材料等等,作为公会最痴迷炼金与魔法装置的狂人,一门心思都在钻研上。叶修笑了笑,估计他的水得自己背了。

  叶修把白鹿骨往地上一扔,离得近的苏沐橙好奇地打量两眼,嗅嗅,说:“这个是……”

  叶修笑着说,“白鹿骨。”

  苏沐橙面露喜色:“这么多都是?”

  叶修点头。

  苏沐橙喜滋滋地说:“好棒呀,这下公会有好久都不用愁骨粉了。”

  这可是极佳的材料,而且这么多,够用好长时间 。

  叶修微笑:“挖掘了北桥,后面还有更大的宝藏等着我们,接下来有的忙活,要做好准备。”

  公会里每个人都对宝藏充满干劲,苏沐橙兴奋地继续去收拾东西,叶修也去弄自己的。

  刚回来的人,拿出路上收获,再补充食物和水就差不多了。

  叶修坐在门口休息,点上了一根久违的烟。阳光和煦,洒在身上很温暖,他感到舒适。这回来的一路上没休息,脑子也没休息,尽在想那个落难的灵魂,这一坐下来,周泽楷的模样又在心里浮现,是不是除非他们再次见面,这股没完没了的相思才会停歇。

  叶修觉得这种想念有点不一般,这分明不仅仅是一个不太有节操的男人对性别同样为男的美人难以释怀的惦念,不是肤浅的对一张非常好看的脸过目不忘,那之下有些不一样的东西,他不是没有和别人组成队伍探险过,但和周泽楷还没开始两人一起怎么样,他就觉得他们组合起来与别人是不一样的。

  不知不觉,才抽了一口的烟,竟然在指尖燃尽了。看着快要烧到手的烟,叶修的眼神很怪异。

  他居然会想一件事想得忘记抽烟!

  叶修心疼地掐灭烟,又点上一根,这次直接叼在嘴里,省得又想事情想得忘记,浪费宝贝的烟草。

  叶修眯着眼,鼻尖烟草的味道让他感到很轻松。

  下次见面,还要好几个月呢。

  想一想,就觉得时间太长。

  叶修决定,北桥的事督促大家尽快,尽量缩短时间,好尽早前往龙穴寻宝,并与周泽楷相会!

  可是去得早了,会不会到时候自己先到,周泽楷却还没来?

  这种事,还是到时再打算吧!

  真是一次奇妙的邂逅啊。

  明明时间并不长,为何会产生这么难以摆脱的影响。想到那个人的臂膀,好看的胸膛,叶修不禁脑中想象,当抚摸到真正的躯体,手感也和养眼程度一定一样美好吧。

  路过叶修身前的魏琛身形忽然猛地一顿:“你嘴巴不要了?只是一根烟,抽完就扔了,别这么不舍得,我们还没到买不起烟的程度。”

  叶修:“哎哟!”

  再度回到北桥,那座桥还是那么挺拔,那么崎岖,明明早该倾塌,偏偏要牢牢地攀住河岸,造成似乎能成这里过河的假相,但如今已经很少有人会上当。

  河是一条很宽的河,所以桥也很宽,上面除了石头,就是石头。

  叶修当先踏上去。

  莫丹克幻影出现,神色之间,看得出已经不如之前沉稳。

  神术被破坏,吸收的又是非正统灵魂之力,守护此地的灵魂受到的影响已经渐渐显现。

  叶修说:“注意了。”

  莫丹克幻影扬手。

  狂风大作,呼呼的风声,夹着惊人的破空声。

  北桥的后续处理花了四个月,双枢纽魔法装置最终被拆成各个部分,带回了山下镇。壁上的白鹿头被取了下来,灵魂捕捉法阵是用魔法合剂直接在地面绘制的,带不走,经过全面的研究与分析,叶修让罗辑毁掉了四芒星项链蕴含的力量,使这个小装置再也无法起作用,然后他把这个项链挂到了自己脖子上。

  回山下镇休整了半个月,安置好北桥的收获,叶修挑选了三个人,循着地图标明的路线,又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终于来到了地图最终的地方。

  这是一座山的山顶,却平整得仿佛平地,往前方遥望,一道断崖横陈眼前,再便是另一座山太过平整的山顶。好奇怪的两座山,简直就像一座山被削切掉了头,又被竖着冲中间斩了一刀。

  而他们就站在断崖前。

  怎么看,这周围也只有一道断崖和草都不长一根的平地。

  哪来的龙穴?

  没有看到龙穴,也没有看到周泽楷。

  周泽楷或许是还没有来,他们约定的时间太不细致,也许很快就能等到周泽楷来,也没准得过上好多天,叶修虽然有些失落,表面上并没有露出情绪。

  龙,绝对是非常不好对付的生物,仗着一张地图,一来立即就找到龙穴,一次就拿下整个龙穴的宝藏,这不是信心,而是异想天开,不是叶修这种干实事的人会犯的错误,叶修只带了三个人,苏沐橙,魏琛,安文逸,人未必是越多越好的。

  这里寸草不生,有些什么东西一眼就能望全,并不需要细心找寻。

  叶修相信周泽楷不会骗自己。

  他走到断崖边,向下望,断崖深不见底,时而附着崖壁长有一棵树。

  叶修朝身后打了个响指。

  大部分树都是好的,有些树却折断或者弯曲,像是被压折的——被什么东西压折的?

  魏琛三人还没过来,忽然都感到脚下一震,叶修脚下一滑,差点跌下断崖,险险才稳住,一屁股坐到地上,惊出了冷汗。

  龙在下面!

  这是龙的吼声造成的震动!

  有真龙!有龙穴!就在脚下!

  是条醒着的龙!

  龙,见过的人太少,关于龙,从来只有传闻。传闻龙喜欢睡觉和财宝,没事的时候就睡觉,一睡就是几十年、几百年。睡觉的龙是最可爱的,只要不伤害睡着的龙,龙就不会醒,这是勇敢的人拿宝藏的最好时机,龙一旦醒了,那就惨了,一醒就是山摇地动,第一件事就是抱紧财宝,第二件事就是飞出洞穴,去掠夺财宝!

  探龙穴最倒霉的就是恰好碰见龙刚醒,贪财的龙发现居然有人敢打自己的财宝的主意,会雷霆震怒。但龙睡得久,这种倒霉事至今还从来没有谁恰好碰见过。否则可太倒霉了。

  吼声绵长不绝,地面不停地震颤,过了好一会,龙吼才停止。

  寂静了下来。

  但这寂静,却更让人心惊肉跳。

  叶修当机立断,打手势——找掩护!

  然而这样寸草不生的地方,哪有掩护可找。他一跃而起,也是没地方躲藏,只能往山下狂奔,指望龙只是打了个呵欠,很快就会继续睡去。

  叶修的运气一向不错,这次却很不怎么样。

  才跑出几步,叶修就感到身后一阵强风——是被什么东西带起来的强风。感应到危险,叶修当机立断就地一滚,立即就感到背脊一阵火热。

  是头火龙!

  火龙发现了他们!

  二个成人男子高的火龙再次高亢地叫了一声,朝几个胆大包天的人族又喷出一股龙息。

  叶修只感到浑身一颤,面前一道冰墙拔地而起。

  魏琛愕然:“这到底是火龙还是冰龙?!”

  喷火就是火龙,喷冰就是冰龙,怎么这龙这么不守规矩,冰火都喷的!

  叶修扭头,正对上龙的双眼,呆了一呆。

  那是头……暂时还不能用庞大来形容的飞龙,鳞片是白色的,有两个尾巴……为什么会有两个尾巴?

  魏琛说:“是头小龙啊。”

  这句话似乎惹怒了龙,魏琛连滚带爬,才躲过差点盖到身上的火。

  叶修有点怔怔的,还在考虑下一步。他的心里不合时宜地猜测,这个猜测太大胆,令他光是想想就感到有点眩晕。眩晕之中听到伙伴的惊呼,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已经被龙抓上了天,双肩被龙爪抓住,不知这龙力气小还是怎么,被抓着的地方并不疼。

  龙拍着翅膀,看样子竟是要飞下断崖。

  在被抓下断崖前,叶修只来得及对队友们喊一声:“我没事——”

  如果他猜得没错……队友们应该不需要为他担心,龙扇动翅膀的声音太大,不知道他们听到没有。

  叶修的判断通常都不会出错,如果没有过人的观察力,很难从一次又一次危险中活下来。

  龙穴就在断崖接近中间的位置,有一个不算大的洞口,钻进去,目光豁然开朗。叶修没来得及看清楚洞内形势,就被扔到一堆硬梆梆的东西上边,差点被流动的金币给整个埋了。

……小山一样高的财宝堆。

  各种各样价值连城的宝贝,和巨量的金币混在一起,让人眼花缭乱,一下子除了抚摸手下的财宝无法意识该干什么才是正确。多亏洞里光线昏暗,要是光线明亮,这些宝贝反射的光亮估计能一下子把人弄瞎。

  所谓多得花不完的钱,就是指这么多吧!

  一道低沉的咆哮声,把叶修的意识拉回来。

  那头双尾白龙攀着洞壁,眼睛盯着财宝堆上的人族,就像看着一只猎物。至于它为什么要把猎物放到财宝上,可能只是想戏弄吧,就像猫捉到老鼠,肚子还不饿,就先戏弄一番,消遣时间。

  叶修艰难地把眼神从财宝身上挪来,打量这个洞穴。

  是个宽敞干净的洞穴,多余的东西没有,除了财宝,就是财宝,叶修十分欣赏。

  这么多财宝,几乎要把这么大的洞给塞满,哪还有空地方放别的东西啊!金币当床铺,躺上去滚一滚,金币再当被子,对细皮嫩肉的人可能有点磕,皮糙肉厚的龙当然不会,对财宝的爱深入到就差能和它们灵魂交流的叶修也不会。

  二人高的龙,是头小龙,凭叶修对龙的了解,这头龙绝对还没成年。

  龙围着自己的财宝,和之中的人族慢慢地踱步,神态完全是轻松的,优雅的,这是猎手对绝对在掌控的猎物理所当然的姿态。这头龙慢里斯条地思考,先从哪里下嘴好呢?四肢,还是头?胸口?还是……

  龙又咆哮了一声,提醒猎物注意自身的处境,别再使劲往口袋里塞金子了,现在是危机生命的关键时刻!

  叶修抱着一个华丽丽的大杯子,里头装满了金币,心情愉快地他抬头对龙说:“我最好通知同伴一声,否则他们以为我有危险,会很担心。”

  你本来就很危险!

  龙生气地吼了起来,顿时地动山摇,叶修的耳朵都被震得刺痛,不得不捂住耳朵。过了一会,龙吼才停止。

  乖乖,这下上边的队友不得急得团团转,这招有点坏。

  叶修看着双尾白龙深蓝的眼睛,笑了起来。

  他喊道:“小周。”

  龙又吼了起来,不过这回造成的动静小多了,踱步的动作也变得有些急了、有些乱了。这姿态在有心人眼里,就像一个已经暴露的人在苍白地掩饰“我不是XX,你认错人了”。

  叶修笑着接着说:“虽然你话不多,但你的眼睛会随着情绪变色,颜色越深,说明你的情绪越高昂,心情越好,我说得对不对?”

  龙眯起眼睛,不知道这是掩耳盗铃,还是想打什么别的主意。

  叶修还是笑嘻嘻:“我还以为你是山里的什么,结果你却是山里的大王。”他抓紧了手里的大杯子,“我被骗得好苦,你得赔我精神损失费,材料损失费,这样吧,这个杯子和这点小钱就够了。”

  龙穴里没有普通的杯子,那是大名鼎鼎的圣杯,把它往圣法门的管理者面前一放,叶修可以仗着它要求圣法门为自己做任何事。

  圣杯有半人高,能容纳的体积当然不小,这一杯子“小钱”,也就刚刚能把一座城给买下来而已。

  龙忽然跳到人族面前,前爪一挑,爪子拨了下圣杯。人族的力气自然无法跟传说中的生物相比,圣杯“啪”地倾倒,辛辛苦苦装好的金币又回归了自己的大家园,和兄弟姐妹们在一起,谁也分不出谁。

  叶修:“……”

  叶修一脸严肃:“身为一条龙,不能这么小气。”

  龙不屑一顾地发出“嗤”的一声,龙是最小气的传奇生物。

  叶修还是一脸严肃:“我救了你,你身为龙穴的主人,却用龙穴地图报答我,我知道你的意思,救命的大恩要用最好的东西回报,这些就是你最好的东西。”他是多么善解龙意。

  说罢,贪婪的眼神扫过财宝堆,活脱脱一副贪心的盗宝贼模样。

  龙有点生气,又是“嗤”的一声,一点点龙息喷得叶修手臂一下子被烫得发红。

  叶修叫:“哎哟!你别装了,我早就看穿你了!”

  那和周泽楷一模一样会变化的眼睛,他不信这只是巧合。

  他接着说:“你在北桥下表现出来的疑点太多,我早该想到你到底是什么。”

  不过现在才知道也不迟。

  只是他猜不透这头龙把他一个人族引到自己的老巢来,是有什么打算。看样子,似乎没有恶意。龙不管要打什么坏主意也完全犯不着这么弯弯绕绕,直接飞过去一把火烧他个火热就是。

  精明如叶修,也难以相信周泽楷那张纯良的脸其实是伪装的。

  龙的眼睛危险地微眯,在打危险的主意。

  忽然,龙一扑——

  人族被扑倒在金币山上,这还不算,那龙还拿翅膀拨弄人族,最后蹲坐下去,又用翅膀撩得人翻了个大跟头。

  它不高兴,因为身份被识破得太快了!

  叶修晕头转向地说:“喂!咱们谈谈。”

  龙:“呜。”

  叶修说:“你一个传奇生物,是怎么给一个捕捉法阵给逮住灵魂的?”

  龙:“嗷呜。”

  叶修说:“制造法阵的人很天才,法阵很精致,装置很厉害,但那是对除了传奇生物以外的生物来说。”他捅捅龙的下巴,“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传奇生物的灵魂只有圣器才有可能捕捉,比如叶修刚才一眼相中、现在被压在龙屁股下的圣杯,镇压还得另花功夫,这头双尾白龙除非自愿,否则绝无可能被北桥的灵魂捕捉法阵和四芒星项链束缚,什么无法脱离需要人族的帮助更是扯淡。

  龙:“嗷呜……”

  叶修接着说:“变成人形跟我说说呗。”

  龙:“嗷呜。”

  叶修忽然有点理解为什么这龙做这些事的动机了……年纪小爱胡闹是吧?

  快三十年了,多么难得动了春心,刚萌芽,就死在了摇篮。

  叶修问:“你多大了?是不是没成年?”

  龙:“成年了。”

  叶修:“……”

  叶修说:“原来你会说人话啊小弟。”

  龙小弟:“你大胆。”

  居然敢叫一头龙小弟,换别的龙早就变成渣渣了。

  叶修说:“那是,你不是早就知道。”

  在北桥他向美男子说了多少惊心动魄的冒险故事,胆子要是不大,哪来那么多真实事迹作谈资?


评论(4)
热度(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