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北桥 上

合志《双星》的文文~

跟主催大大要到了文档(……)

换上了本来的标题。咯咯哒既不是龙下蛋也不是龙叫声!


  北桥。

  荣耀大陆历史悠久的一座遗迹,横跨在域河上游,已经破损得几乎看不出原来的形状,但它仍然连接着河岸两边,给人仿佛能从它身上过河的致命错觉。

  无论任何人,只要一踏上这座桥,那他就糟了。

  北桥有一个守护者——大法师莫丹克。

  到底是不是守护者,是否其实是别的身份,没人知道。人们只知道每当有人妄图上桥,他就会出现,给那人迎头痛击。

  久而久之,北桥就成了一片神秘的区域。

  再久而久之,北桥就成了传说中类似恶龙看守的邪恶城堡的存在,唯有真正的勇者能够前往。谁能击败恶龙,谁就能获得城堡里的宝藏。

  谁也不知道宝藏是什么,据说是维持北桥屹立不倒的一块魔法晶石,毕竟那座桥怎么看,也早该倾倒了,至今还维持扭曲的姿态,个中一定有什么别样因素。

  又久而久之……北桥重新变得热闹起来。

  宝藏谁不想要,是吧?

  多好的装置啊,就算自己不需要,拿去卖给房屋建造商,绝对能得到一大笔钱。

  钱谁不想要,是吧?

  这两样,叶修都急需。

  于是叶修踏上北桥。

  河上的风,忽然变得呼啸起来。

  几乎是立即,桥的另一端出现一团虚影,虚影迅速化为实际,变成一个有一把长长的白胡子的老人。风声凄厉,却好像完全碰不到老人,老人的须发和衣袍挺直垂着,只在他伸手的时候,才动那么一动。

  大法师莫丹克。

  他将法杖指向站在北桥上的人,这是警告。

  三秒后,若是那人还没有退下北桥,将受到残酷的打击。

  叶修低头,看了看脚下的石板。

  他脚下是一块恰好能站一个人的石板,完整而且紧贴着河岸,此外就再没有一块石板是在原位好好呆着的,要不就是残破不堪,一整个哪像一座桥,分明是一座怪石堆砌而成的小山,在这种地方战斗,不光得注意敌人,还得时刻关注脚下,否则没被法师杀死,却一不小心给摔死了。

  三秒到。

  刹那间,风云变幻,风刮得更猛烈了,吹在脸上,简直连脸皮都要搓下来。

  风元素大法师。

  任何元素的大法师都不好对付,但在这坎坷不平的地方,若是对环境利用得好,或许能将与风元素大法师战斗的风险降到最低。只是或许……前提得你能保证不失足摔死。

  叶修是什么人?

  叶修不是一般人。

  叶修有一把大伞,不仅仅是用来遮风挡雨的。 

  风越来越大,并且散乱成一股股,仿佛交缠的刀刃,已经不是简直要扯掉脸皮,而是直接能把人给绞碎。

  叶修撑开伞。

  交缠的风刃冲击伞面,犹如打在盾牌上,发出“铖锵”的声音,却丝毫撼动不了伞和伞后的人。

  只需稍微躬身屈膝,整个人就都缩在了伞后,脆弱的身体有了堡垒的保护。

  叶修快速冲向莫丹克。

  只要被近身,管他什么法师都只能任他揉捏。

  风刃冲击的力量巨大,但他的手腕力量也不赖,还能撑上一撑。上窜下跳,连滚带爬,只片刻,叶修就到了桥的中间。

  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浓雾忽然盖住了他的视线。

  这不是莫丹克的魔法,而是这座桥的魔法。

  站在桥的这头,是绝对看不到那头的,同样站在那头,绝对看不到这头。域河很宽,但不到一眼望不到边的程度,为何北桥会如此,全因桥中央那片浓雾。

  一片来历不明的迷雾。

  就连好眼力如叶修,也被迷雾遮得只能看清眼前一米的距离,一时不察,就踩空了。这一下不得了,咕噜咕噜往下滚了好一会,滚得人都懵了,好久都没能站起来。

  等到终于头不晕了眼不花了,叶修定睛一看。

  这下面竟然是座宫殿。

  叶修嘴角露出一丝笑。

  果然是个宝地,有城堡就有藏宝室,就有宝藏。

  转了个头,叶修就看到了宝藏。

  这地下城堡竟然有人。

  是个男人。

  是个……如果不是叶修身边帅哥不少、自己还坚持每天照镜子,否则就要被煞到导致失态的男人。即便如此,叶修还是有一会才回神。

  男人白色的长发齐腰,俊美无俦,眼睛是深海一样的深邃幽暗,耳朵有点尖,但不像精灵那么尖,他很挺拔,身材修长,是女人希望爱人拥有、男人希望自己拥有的完美身材。

  这是什么人?和这座宫殿就什么关系?

  叶修看着那人,那人也看着叶修。就在叶修觉得自己应该站起来摆个恰当的俊朗姿势打招呼时,那人开口了。

  那人说:“我认识你。”

  叶修意外:“哦?”

  那人:“叶修。”

  叶修:“是我,为什么你会认识我?”

  那人:“你有名。”

  叶修心想,这倒是事实,自己名气太大,这人估计在哪听说过自己。

  他问:“你是谁?”

  那人:“周泽楷。”

  叶修:“什么人?”这个名字,他没听过。

  那人又说:“周泽楷。”

  叶修说:“不,我的意思是你的身份,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周泽楷偏了偏头:“嗯……游侠。”

“游侠?”叶修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收起伞,上下打量周泽楷,“看起来不像。”

  哪有这么漂亮的游侠,这样的游侠还没开始游,刚上街估计就被人掳走了。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会吗。”

  叶修刚才没被煞到,但这家伙要是再眨几次眼估计就说不准了。叶修面上不动声色,作为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岂能在刚见第一面的美人面前失态,再说这家伙是男人,他好像并不好男色。

  叶修问:“你是精灵?”

  精灵包揽了整个世界的高端颜值,这么好看应该就是精灵,但耳朵和身上的气质又不太像。

  周泽楷有些迟疑地点点头。

  叶修善察言观色,捕捉到了对方这点迟疑,又问:“你点头得有些勉强。”

  周泽楷又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忽闪,叶修忍不住咳了一下,忽然又觉察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靠近周泽楷,睁大眼睛,看了大三秒,抬头又说:“你怎么是虚的。”

  看起来是很正常的一个人,有时候身体会显现出半透明的莫名状态,好像一团伪装得很好、有时不太稳固的幻影。仔细观察,叶修才发现这人没什么生气。

  周泽楷指着自己:“灵魂。”

  叶修吓到了:“你不是活的?”

  周泽楷:“是活的。”

  叶修困惑,托腮思索,冷静下来。“你是活的,但你的灵魂跑到这来了是吗?”他问。

  周泽楷点头。

  叶修:“怎么会跑这来的?”

  周泽:“不知道。”

“真是奇了怪了。”叶修看看周围,找了个还算干净的平台坐下,拍拍身旁的位置,对另一个人说,“来,跟大哥详细说说,看大哥能不能替你分忧。”

  小弟:“……”

  周泽楷走过去,坐得离叶修很近。

  叶修没料到他会坐这么近,愣神了一下,很快恢复正常,浮在脸上的是“大哥”式微笑,就是沉稳自信的微笑,就是男人看到身陷困境的美人为拔高自身形象必须有的得体微笑。

“你还记得灵魂离体前的情景吗?”叶修问,“有没有发生什么怪事?或者身体不舒服之类?”

  周泽楷摇头。

  叶修意识到这个美男子不太爱说话:“是没有怪事,还是不记得了?”

  周泽楷:“没有。”

  叶修:“那你到这里之前最后在做的一件事是什么?”

  周泽楷:“数钱。”

  叶修:“……哈?你很有钱吗?”

  周泽楷:“超有钱。”

  叶修忍不住往下问:“有多少钱?”

  周泽楷答道:“数不清。”

  拥有庞大财产的美人,叶修觉得自己的态度需要更加认真了。

  他接着问:“你到这来后有发生什么事吗?”

  周泽楷指向自己的胸口,又指指一个方向,那里是宫殿显而易见最重要的部位——一个神坛。

  这座宫殿不算很宽敞,但很高大,北桥绝对没有如此的高度,但这座藏在北桥内部的宫殿却高得离谱,想想北桥早该塌却不塌,这座宫殿不该这么高却非要这么高,也不是什么特别稀奇的事儿。

  周泽楷拉开衣领,白皙的胸脯入眼,叶修首先下意识捏了捏鼻子,晃神了片刻,才能定睛仔细看。周泽楷的胸膛很结实,一看就是练过的……咳咳,有个项链,垂在胸口中央。

  周泽楷指着自己胸口:“好看吗?”

  叶修吃惊,心想这小弟挺放得开啊,只好如实回答:“好看。”

  过了会儿才意识到问的是项链,但一个项链问什么好看啊,得问“有什么看法”知不知道,这人是不是故意的?

  叶修眯着眼睛,仔仔细细观察,装模作样地说:“这个东西值得研究。”

  是个四芒星,四角很长很尖锐,又有点像凌厉的十字架,背后是一个圆形,圆形的中心是一团灰雾,让叶修联想到在桥中央遭遇的迷雾。

  北桥的古怪,果然很大。

  周泽楷摸了摸四芒星,说:“有点刺。”

  叶修看着他的动作,跟着说:“扎人是吗,可你现在不是肉体,能感觉到这些?”

“能。”周泽楷握住四芒星,又放开,“衣服是这里的。”

  叶修想象这人赤条条的灵魂被捕捉到这里的画面,咽喉有点发痒,又咳了下。

  他将视线从对方身上移开,说:“你的灵魂竟然能保持实体,真不赖啊。”

  周泽楷:“我厉害。”

  叶修:“……”

  他确定这人是不会说话了,看这半点不拐弯抹角的。

“我去看看神坛。”叶修说着,走向神坛。

  神坛前修建有一头白鹿雕像,白色的鹿在精灵眼里象征安宁、生命、优雅、永恒,不知宫殿的主人是不是为了这些而建立这个地方。抬头,在雕像的上方还挂有一个鹿头标本。

  神坛周围散落有一些东西,一些布,一些衣服碎片,一支笔,一本记事本,一根骨头。然后是将神坛整个圈在里面的魔法阵,看得出魔法阵正处于休眠中。

  周泽楷灵魂离体,到的第一个位置就是这个魔法阵里。

  叶修喃喃:“竟然是个改良的灵魂捕捉法阵,布下这个东西的人是个天才,这个魔法阵很厉害……抄下来抄下来。”

  这可也是个宝贝啊,多少智者绞尽脑汁改良各种魔法阵,但实在太难,需要的不是天才,而是惊才绝艳的天才。

  叶修趴在神坛上,从包里翻出纸笔,激动地将魔法阵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笔画记下来,抄在纸上。

  周泽楷看着专心致志抄东西的人,神态轻松,好像并不急着摆脱灵魂离体的状态。

  他只是同样专心地看着叶修。

  魔法阵的每一笔每一画每个细节都是不容出错的,任何偏差都会导致扭曲的结果,叶修不敢怠慢,足足花了三个小时,才抄干净,又花了半个小时检查有没有错误,这才松口气。

  周泽楷一直都没有出声打扰。

  叶修把抄好的纸放回包里,看了眼厉害的灵魂,想提醒他衣服还没拉上去,再一想又作罢了。算了,挺养眼的。

  叶修问:“你有没有感到不适?”

  周泽楷说:“有东西……在吸我。”

  叶修摸摸鼻子:“……你是说灵魂之力正在被吸走?”

  周泽楷点头。

  叶修忽然又问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你平时不出门跟人交流吧?”

  周泽楷愣了愣,摇头。

  忙着数钱,没空搭理别的生物。

  叶修毫不意外。

  叶修对大陆各行各业都有涉猎,虽然不是个正统魔法师,但好歹会几个初级法术,对魔法阵也了解不少。“你脖子上的这个是灵魂稳固装置。”他严肃地说,“和灵魂捕捉法阵是相连的,这是个组合型法阵。”

  周泽楷的身体不知道在哪,他的灵魂被捕捉到了这里,脖子被稳固装置缠住,以保证他灵魂不那么容易消散。离开了肉体的灵魂十分脆弱,通常要不了多久离体的灵魂就会消散,身体则会陷入沉睡,然后死亡。

  周泽楷的灵魂之力正在被吸收,是什么东西?需要灵魂之力的通常是黑暗系、亡灵系法术,或者作为魔法与炼金材料、维持其他灵魂不灭。

  莫非这就是莫丹克在此长存的秘密?

  还是这就是北桥屹立不倒的秘密?

  值得研究,值得挖掘。

  叶修尝试碰触四芒星装置,被周泽楷推开了。

  周泽楷认真说:“不能碰。”

  这东西,好好的活人最好不要碰,会损伤到身体。

“我有分寸。”叶修说,拨开周泽楷的手,碰了下四芒星,顿时感到指尖被冻麻了,他不由“嘶”地一声,“这装置也是个好东西,要尽快从你身上取下来才行,不然你就糟了。”

  周泽楷:“我还好。”

“因为你厉害?”

“我厉害。”

  叶修失笑:“这么厉害的人才在哪里工作?”

  周泽楷:“在家。”

  叶修说:“那多浪费,要不要来我的地盘帮忙,你这么厉害,绝对能跟我一样名扬四海。”

  周泽楷眨眼:“我有名。”

  叶修:“我怎么从没听过。”

  周泽楷想了想,难以回答。

  叶修笑道:“估计你是在哪个森林里有名吧,这世上那么多地方,我还没有探索完。”

  周泽楷说:“山里。”他顿了一下,又说:“你帮我……”

  叶修说:“放心,我会帮助你的,不过得花点时间。”

  他叶修,可是个热心肠的人啊!

  周泽楷递出一个卷轴:“这是报酬。”

  叶修两眼放光:“你太客气了,是什么?”有没有报酬他都无所谓,有报酬他不会推辞。

  他打开卷轴,是张地图。

  周泽楷:“龙穴。”

  叶修吃惊:“真龙穴?”

  周泽楷:“真龙穴。”

  叶修:“哪来的?”

  周泽楷:“……传家之宝。”

“这东西很贵重。”叶修看着周泽楷,“你不应该随便送人。”

  周泽楷也看着他:“你要救我。”

  确实这东西很贵重,但比不上活命重要。

  叶修:“我会救你,不管有没有这东西。”

  周泽楷:“给你,收下。”

  周泽楷态度很坚决。

  真是个感恩图报的人啊。

  叶修只好收下龙穴地图,对周泽楷说:“破解这个法阵其实不难,只是有点麻烦。”

  灵魂到了这里,相当于完全被禁锢,完全的束手无策,但对一个活生生的人来说就不是什么难事了。灵魂不能做的事,活人可以轻松做到。

  周泽楷却摇头。

“非常麻烦。”他说,“还有个大型魔法装置。”

  叶修皱眉:“在哪?”

  周泽楷:“河床下。”

  他与这里的法阵相连,能感应到这里的魔法气息,河床下的大型魔法装置维持北桥长久以来苟延残喘,以及在桥内狭窄的空间镶嵌这座高耸的宫殿,并为灵魂捕捉法阵提供能源。

  破坏一个法阵最有效的莫过于阻断能源,让法阵因没有动力而失效,通常这个能源是一块魔法晶石,或是一个炼金产物、一个小型储能装置。这下好了,神坛前的法阵居然与另一个大型魔法装置相连。

  除了这个大型魔法装置,宫殿内还分散有不少细微的魔法气息,以及难以忽略的神术气息,他还没搞清楚那些是怎么回事。

  这下可得好好合计了。

  叶修严肃道:“看来我得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了,你来这多久了?”

  周泽楷想了想:“三天。”

  叶修说:“你的灵魂看起来还很坚固,应该还能撑撑。”

  周泽楷:“放心。”

  他能顶很久。

  大型装置需要大空间,既然在河床,那估计在河床下有个地下室之类的空间,供装置运行,法阵不能与能源离太远,由此可轻松推断,装置就在脚下。

  那就挖吧。

  叶修的伞能当盾牌,能当刀剑枪使,还能当手杖,但用来挖地是绝对不行的。

  叶修从柱子上抠下来一块依旧光鲜亮丽的铁板,又找来一块木头,蹲在地上闷头削。周泽楷蹲在他旁边,离得他很近,专心致志地看着他削木头。

  他们靠得实在太近了,叶修总有手上的木头很容易撞到旁边人的错觉,于是对他说:“你过去点,我会撞到你的。”

  周泽楷“哦”了一声,身子动了动,反倒让叶修觉得自己的空间更窄了,缩手缩脚的。

  叶修说:“你再过去点。”

  周泽楷:“哦。”

  还是缩手缩脚。

  叶修只好自己挪了挪。

  但没过多久,又觉得空间窄。到底怎么回事?

  叶修偏头,正要对另一个人说话,忽然瞄到周泽楷垂下来的发丝,两缕白色的长发轻拂在自己胳膊上,刚才一心削木头没注意,这会注意到了,顿时觉得胳膊痒痒的,心也有点痒痒的。他看到周泽楷盯着自己的手,深邃的眼睛像繁星密布的夜空,跟之前不太一样。

  叶修听说过有这种特别稀奇的生物,眼睛会因为情绪变换而变换深浅,原来指的是山中的精灵吗?不知道这家伙现在心里的情绪是怎么样的,让眼睛变成了这么漂亮的样子。

  话咽了下去,叶修转头,两手挥动得跟要起舞似的。

  周泽楷眯了眯眼,笑了起来。

  美人一笑可不得了,叶修削得更起劲了,“唰啦啦”几下,一个木头把就削成了,再跟铁板一对上,就成了把铁锹。敲碎宫殿中心的一块石板,下边的泥土松软,临时制造的铁锹刚好合适。

  挖啊挖啊。

  掘啊掘啊。

  挥汗如雨啊。

  挖了一个小时,叶修出了一身汗,衣服都汗湿了,贴在身上。

  干站着出不了力的周泽楷眼神渐渐变了,忽然轻轻说:“脱衣服吧。”

“好,呼,真够累人的。”叶修迅速脱了上衣,随手一扔,接着面朝黄土。

  周泽楷笑眯眯,开心极了,瞳孔的颜色一会深,一会浅,双手时而十指交缠,时而握成两个拳头,显示出主人变换的心思。

  连续挖了两个小时,叶修把铁锹往地上一插,一抹脸。“休息会。”他嚷嚷,“这儿有没有水喝?”

  神坛上有个小水坛,里面的水清澈剔透,不知道放了多久,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水了。

“没事,我有带。”叶修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水袋,拧开盖抬头咕噜喝了一大口,完了看到几乎要碰到自己鼻子的周泽楷,吓了一跳,差点把水给洒出来。

  叶修嘀咕:“你吓死我了,怎么忽然飘起来了。”拧上盖,把宝贝水袋放回原处。

  周泽楷飘起来,是因为看叶修喝水的时候水从嘴角流了一点出来,心情莫名飞了起来,于是下意识身体也飞了起来。叶修一开口才意识到一般生物是不会飞的,幸好他现在是灵魂状态,轻飘飘的,爱怎么飞怎么飞。

  拉开的衣领如果不好好拉回去的话,是很容易越来越开的。

  周泽楷已经肩膀都露出来了,叶修甚至看到了两粒小不溜秋的突起,又口干舌燥起来,赶紧又灌了一口水,一边脑海里思维转得飞快:好看的男人杀伤力不逊美女啊,乖乖不得了。

  周泽楷忽然也觉得口干舌燥,说:“我渴。”

  叶修变了脸色,灵魂是不可能口渴的,这是肉体才会有的负担,灵魂出现这样的需求,只说明一个问题——虚弱。“你渴了?那还撑得住吗?”叶修掏出一个晶石,塞进周泽楷怀里,“给,这个会有用。”

  那是个灰色半透明的魂石,对灵魂很有帮助。

  周泽楷:“……”

  其实他的渴不是字面意思。

  休息了片刻,叶修继续吭哧吭哧掘地,发现时间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充裕,这次干得特别卖力。

  周泽楷捧着魂石,围着他飘来飘去。

  男人认真干活的姿态总是最英俊的,此时的叶修在周泽楷眼里就十分俊朗。每一次挥舞铁锹,短发随着头部运动而飞扬,身上的肌肉一会鼓胀一会收缩,腰明明看起来很纤细,实际这却是个有力量的男人,一滴汗液从背脊中央滚落,一直滚到裤头,遗憾被裤子吸收了。要是没有裤子,大概会沿着臀缝一直滚下去吧……

  万幸现在是灵魂状态,他的灵魂强到能够化为实际,但到底不是真正的身体,强烈的情绪撑死也就让瞳孔变一变,没办法造成流鼻血、心跳过速、胯部一紧丁丁一扬之类的身体反应,从而导致失态。但那些身体反应一方面也是浓烈情绪的一种释放方式,没了那些,让人好憋得慌。

  叶修要是现在转身,将会看到一个抓耳挠腮的美男子。

  又挖了两个小时,叶修决定休息并吃东西,掏食物出来的时候,在良心的谴责下提醒了周泽楷衣服没拉好。

  周泽楷随手一扯,拉了等于没拉。

  周泽楷说:“没关系,都是男人。”

  叶修肃然:“是啊,都是男人,没有占便宜一说。”

  其实他不需要在意,毕竟自己又没有抱什么龌蹉的心思。

  叶修释然了,开开心心吃东西。

  周泽楷问:“这是什么?”

  叶修答:“我的一个朋友研制出的干粮。”

  周泽楷再问:“好吃吗?”

  叶修再答:“味道有点像面饼,吃一点就饱,很不好吃。”

  周泽楷说:“想吃。”

  叶修紧张:“饿了?”

  周泽楷摇头:“没吃过。”

  叶修放松:“没事,你想吃到时候我给你送点过去,你家住哪?”

  周泽楷脸上出现迟疑的神色,过了好一会,才说:“我忘了……”

  叶修笑了笑,说:“你一点也不会撒谎。”

  周泽楷:“……”

  叶修说:“是不是不方便告诉我?”

  落难的超级有钱的美人,要是不方便透露自己的住处,并不难理解,估计是什么贵族世家吧……山中精灵的王子?感觉挺像的。

  周泽楷点头。

“那好吧。”叶修吃完了干粮,拍拍手,看着灵魂说,“我住在千山下的山下镇,你可以来找我,我不在家的时间比较多,你可以先送一封信过来,告诉我你什么时候来,我会在那时候来迎接你。”

“好!”周泽楷郑重地点头。

  叶修休息的时候,发现了一张纸,看得出来自法阵中的记事本里。

  记事本被撕了一大半,剩下的纸张都是空白,这张纸却写满了东西——写满了一个人的名字。

  柯瑞迪·莫丹克。

  纸上有淡淡的魔法气息,以及极其轻微的神术气息。

  这东西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为什么会有一张写满大法师名字的纸遗落在这里?

  叶修想了一下,在发现纸的地方寻找,找到了一根骨头。他仔细观察,确定这不是人族的骨头。骨头上含有比较浓的神术气息。

  把骨头和纸摆在地上,两人蹲在前面,一人托着下巴,一人托着魂石,都在严肃地思索。

  这两样东西和这里的法阵有没有关系?

  和莫丹克的长存有没有关系?

  叶修忽然问:“这东西的气息是不是和神坛相连?”

  周泽楷:“是。”

  叶修接着托腮。

  一张写满一个人名字的纸,可以解读成发泄对情人的思念或者对仇人的怨恨,但若是纸上有魔法气息,又和一根带有神术气息的骨头在一起,那就值得深思了。

  叶修说:“我有一个猜测。”

  周泽楷问:“什么猜测?”

  叶修指着骨头:“这是鹿的骨头,而且是白鹿。”

  白鹿是种漂亮的生物,关于它有很多美好的传说,白鹿是极其珍贵的材料,可用于施法、法阵、炼金、神术,由于属性有加成,所以大多数时候用在神术上。白鹿非常稀少,只有在森林深处加上好运才会看到一只,还未必能捕捉到,这种生物受到精灵的严格保护。

  一个神坛,一个白鹿雕像,一个白鹿头,以及偶然发现的白鹿骨。

  这个世界太庞大,不为人知的东西太多,如果不是叶修走过很多地方,见识过非常多的事物,否则他会难以理解这个布置蕴含的意义。

  名为“新生”的神术。

  很早就失传的高阶神术,但其实很早就被官方人员从正统神术中剔除,因为它需要一头白鹿作为开启条件,以其他人的灵魂作为媒介,目的是让刚死之人恢复生命。现如今非要归类这个已经不属于神术的神术的话,比较准确的应该只有苍白魔法了。

  恢复生命是很美好的,但需要的代价却十分血腥,这是苍白魔法的调调——听起来总是很不错的目的,狰狞惊人的代价。而神术严格要求施法目的和条件都必须是无害的。

  叶修之前对这个失传的神术只是耳闻,今天头一次见识,再一次确定,这个宫殿的主人是个举世无双的天才。

  新的疑问出现了。

“新生”的目的是恢复生命,为什么莫丹克却没有活,而是以虚幻的形态长久守护着北桥?

  布法途中出现了差错?

  以叶修对“新生”的了解,若是施法成功,那么这里的灵魂捕捉法阵和灵魂稳固装置就不需要了,但显然这些东西这么久以来没停止过运行。

  这些现象,或许只能这样解释……

  周泽楷:“改良。”

  叶修:“对!”

  那个天才改良了“新生”,现在这里的“新生”不应该叫“新生”,而应该叫“永恒”。河床下的大型魔法装置维持北桥和宫殿的长久不倒,法阵捕捉灵魂,四芒星项链稳固灵魂,将灵魂之力源源不断输送给这里的守护魂莫丹克,斩杀胆敢踏上北桥的任何人。

  刚才叶修认为莫丹克一定是宫殿主人很重要的人,否则他怎么会为他费尽心思布置“新生”,现在依旧这么认为。他看到的莫丹克之影表情平静,宫殿中也没有感受到任何怨恨,说明莫丹克是自愿守护这里的,说明宫殿主人是莫丹克重要的人,而若不是同样看得很重,宫殿主人怎么信得过将莫丹克定为自己的守护神。

  叶修对北桥越发感兴趣了,它满载了一个人的智慧,和另一个人的奉献。

  还有无数灵魂的逝去,所以他将毁掉它。

“我不知道这个神术怎么破坏,不过能猜到。”叶修说,“找出散布在宫殿的所有白鹿骨和含有魔法气息的纸,最后再摧毁神坛,就行了。”

  周泽楷:“我能帮你。”

  他能感应白鹿骨的大概方向,虽然不够精确,但还是有所帮助。

  叶修笑着说:“好,这个就靠你了,你的问题估计只能先找到魔法装置再考虑,不过你放心,我会送你回家的。”

  周泽楷开心地笑:“我相信你。”

  什么叫倾国倾城。

  什么叫令人神魂颠倒。

  什么叫帅?叶修就叫帅。

  周泽楷这样已经是有破坏力的帅,不好好护着,恐怕容易造成灾难。

  如果周泽楷真是精灵王子的话,这么好看应该没大碍,多的是精灵争先恐后守护自己的王子。不过……将来他若是出远门来找自己,可就不太好了,叶修觉得很有必要教会周泽楷伪装技巧。

  柯瑞迪·莫丹克。

  我此生最重要的人。

  我错过了一生的人。

  以神圣白鹿为祭,以魔法泉水为媒。

  莫丹克,重回我的身边。

  陪伴在我左右。

  护我远离尘世的烦忧。

  代价是烦扰者的灵魂,时间是永远,目的是我的孤独。

  找齐所有的纸,所有的字排除重复合起来是一段咒语。

  宫殿主人是个喜欢孤独的人,为了能够真正的避世,甚至花费巨大的心思改良神术,召来已死之人。

  这些事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的,只有站在顶端的天才才能做到,而天才总是很难有寂寞的时候,太多人围绕在天才左右,为了各种各样的目的。

  叶修眯着眼,看着神坛上的鹿头,说:“我真想见识见识这个宫殿主人。”

  这里是他的藏身之所,也许他还能见见他的尸骨。

  神坛暂时还不能摧毁,法阵以及魔法装置和它相连,需要先搞定这里所有一切的源头——河床下的魔法装置。

  继续挖吧。

  宫殿中央出现了一个一人高的坑,还是没有挖出地下室。叶修不打算换位置,相信这个位置就是正确的。

  累了一天。

  活人是需要休息的。

  叶修找来一块干净的布,往地上一铺,就是床了。站在“床”前伸了个懒腰,舒展忙活了一天筋骨,身子一倒,就上“床”了。

  叶修不舒服地哼哼两声。

  再次重申——他走过很多地方。

  并不是任何地方都有舒适的住处、都能潇潇洒洒地游历,所以睡地板这事他早经历过不知道多少遍。

  但每次不得不睡地板他都无法不哼唧两下,因为实在太不舒服了。

  人的精力和体力要恢复,就需要休息,需要睡觉,觉睡得不好,精力体力就恢复得不好,干活的劲头也会下降,是很不划算的。所以叶修通常会尽量让自己睡得舒服点,而他对睡觉环境要求也不高,一张床就已经是好得不得了了。

  然而这个宫殿里只有几条薄布,只能挡挡灰尘,起不到别的作用。

  叶修自言自语地咕哝,可能明天起来会腰酸背痛。

  周泽楷没听到他在说什么,围着他转了一圈,忽然往下降。

  叶修被吓了一跳,那样一张帅脸忽然欺近,会让人想入非非的知不知道。

  叶修问:“你干什么?”

  周泽楷说:“陪你睡觉。”

  叶修一怔。

  周泽楷躺到叶修身侧,然后往叶修身下挤,挤得叶修纸好往后退,最后退无可退,周泽楷就挤到了他右肩下,让他半个身子几乎都压在了周泽楷身上,最后被两条手臂圈住。

  叶修:“……”

  叶修严肃地说:“你很厉害啊,灵魂之力非常强大。”

  一般人的灵魂之力非常薄弱,呈半虚幻状,碰不到实物,若是没有加持会在一个月之内消散;强大的灵魂偶尔能看起来跟正常人无异;非常强大的灵魂有时能实体化片刻。

  周泽楷能跟他挤成这样,这不是一般厉害,也已经不是非常厉害,而是数一数二的厉害了。

  周泽楷微笑:“是的。”

  是半点心虚也没有。

  叶修兴趣盎然:“这已经不是精灵王子能有的级别,而是精灵王的水准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周泽楷说:“哦,我是精灵王。”

  叶修眯眼,因为姿势问题,想看周泽楷的表情得费劲转头,干脆不看了。他说:“你这是背书呢?平铺直叙地。”

  叶修听到灵魂的笑声。

  他又说:“你难道平时在家会这么睡觉?”

  他头一回被一个男人抱着,虽然是个灵魂。

  周泽楷说:“会。”

  叶修重复:“抱个男人睡觉?”

  小弟没他想的纯洁嘛。

  周泽楷说:“钱。”

  叶修:“……”

  叶修:“我也想抱着钱睡觉。”

  呜呜,多么美好的生活。

  周泽楷说:“可以的。”

  叶修笑道:“你说得对。”

  他正在不懈努力。

  灵魂如果能碰到的话,触感是冷的,凉丝丝的,也是柔软的。叶修叫周泽楷撒手,后者喜欢抱东西睡觉,可他不喜欢被人抱着睡觉啊。周泽楷含糊地说等一下,结果叶修都睡着了,也没撒手。

  听到另一个人平稳的呼吸,周泽楷悄悄伸头看了一眼,看到的是叶修安稳的睡颜。

  有一半能枕着他的身体,看样子也很舒服嘛。

  等他的灵魂归位,叶修枕起来会更舒服。

  周泽楷勾了下嘴角,也闭上眼睛。

  灵魂不需要睡觉,但他想试试和另一个人一起相拥而眠的滋味。

  又吭哧吭哧挖了不知道多久,忽然一铁锹下去,叶修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跟着泥土掉了下去,“哎哟”一声,摔了个四脚朝天。周泽楷连忙飞过去,把人给拉起来,勤奋地拍打叶修身上,替他拍掉身上的土,顺便感受另一个人皮肤的触感。

  叶修一睁眼,哈哈大笑:“我们找到啦!”

  挖了两天才挖到,还好,不算很久。

  让人吃惊的是这居然是个卧室,一个温馨的房间该有的东西这儿都有。靠北面的墙有一张书桌,椅子在书桌前微偏的位置,好像主人刚刚离开它,有一张床,一副白骨躺在床上,盖着柔软的棉被。

  看来这就是宫殿主人了,显然他在这里过得很舒坦,走得很安详。

  在卧室南侧,有一个螺旋形阶梯。往下还有一层,是主人的藏书室,也是放置大型魔法装置的房间。

  这个房间外围是一圈嵌入墙壁的书架,上面摆满了书,往内没多远就是魔法装置,美丽的银质主体,镶嵌了五彩的晶石,雕刻了精致的魔法花纹,这个大装置每个细节都令人惊叹,最值得动容的是中心部分。中心是空的,下面是地下水,流淌的水带动延伸入水中的装置部分,只要流水不停,装置的这一部分就永远也不会停歇,而装置的上面部分则由魔法晶石和存储在储能装置中的魔法力量功能。


评论(11)
热度(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