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键

© 白键
Powered by LOFTER

家有宝宝俏佳人 24

  旧城区的正东面,名为故区,是一个曾经很繁华、如今已经落寞的地方,很多曾经在这里居住过的人已经走了,还留着的,只是暂时还没走而已。

  这里唯一还在坚持营业的宾馆,无论是从外面看还是里面看,都让人怀疑穿越到了上个世纪。

  客人站在收银台前等了有一会,才得到前台小青年的注意。

  “啊,对不起,”小青年赶忙把掌机放下,为客人登记房间,“不好意思,很久没有客人来了,有点怠慢。”

  “没事。”苏沐橙温和地微笑。

  地面已经很难见到阳光了,更何况这片等着被遗弃的地方,天空总是阴沉沉的。不过小青年今天终于有幸能体会到和煦的感受,温暖人心,让人眼前一亮,真是美好的感觉。他情不自禁一直看着她,后者正在低头从包包里拿身份卡,柔顺的长头发垂在双肩,碎花长裙很符合她的气质,恬静文雅。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能读取这种身份卡,你是从别的地方来的吧?”

  “啊……”她好像有点不知所措。

  “我们这里的机器只能读取A代极之前的身份卡,这样吧,你写上身份信息,我来帮你开一个房间。”

  “可以这样吗?”

  “没问题的,反正都快要倒闭了。”

  “谢谢。”

  “你是其他地方的人吗?”

  “我小时候住在这里。”

  “原来是出去的人啊,在外面过得好吗?我想出去,爷爷认为应该守在这里,真是的,也就爷爷还固执地抱有这种老观念,认为人不能离开根本,也就是出生的地方。”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苏沐橙:“你认为呢?”

  “其实往大了算,不都是出生在地球嘛,这有什么好计较这里那里的。再说了,再不走就要住垃圾场了,到那个时候我可不干。”

  苏沐橙笑了,取过房卡,像一朵花一样飘进了电梯。

  小青年依依不舍地感慨:“啊,好想有个女朋友。”

  然后继续玩掌机。

  

  房间虽然旧,但打扫得很干净,也没有会引起不适的味道。

  苏沐橙泡了两碗泡面,狼吞虎咽迅速吃完,接着在床上检查枪支弹药。弹药不多了,要尽快想办法,搞到新的弹药。

  身下的床好干净柔软。

  苏沐橙多少天以来,难得有种舒适的感觉,不禁想松懈下来,长长地出一口气,紧绷的身体渐渐变得柔软。

  

  一个穿套头衫的男人来到宾馆。

  他对埋头打游戏的小青年说:“所有房间。”

  小青年大吃一惊:“你一个人?”

  “没错。”他将身份卡递过去,是可以刷的A代卡。

  “呃,已经有人住下了,没法给你所有房间。”

  “少一个,没关系。”

  小青年警惕:“先生请问你是要做什么?”

  “派对。”

  “是吗……”

  小青年试图看清楚男人的脸,后者的兜帽盖得太严实,头也垂得太低。他好像看到这家伙刚才伸出的手,上头缠了绷带。

  突然,那人抬起头,他看到一张被绷带盖满的脸,只露出鼻子嘴巴,和一双谈不上温和的眼睛。

  这片地区,不像旧城区那么混乱,有警察维持治安,但也不能说多安定。小青年从小在这里长大,见过的不好应付的人不在少数,但即便如此,也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

  那人说:“特殊人群……聚会。”

  那人拿着一叠房卡,走进电梯。

  开始了。

  他的耳朵里,微型通讯器:“建筑图已传送。”

  他抬起一条手臂,宾馆建筑图示展现在眼前。

  微型通讯器:“这宾馆的管理系统非常落后,入侵轻而易举。”

  他在上升的电梯里,将建筑图熟记。

  微型通讯器:“不过这个建筑已经很老旧了,接管系统也只能控制门禁和监控、温控。”

  “足够了。”

  他随手将房卡扔进垃圾桶。

  建筑图换成监控画面,苏沐橙正昏睡。

  他走到她的房间外,打开门。

  没有脚步声,也没有开门的声音。

  她年纪不大,疲累的姑娘对危机毫无所绝。整整四天三夜,仿佛无休无止的追踪,耗光了精力,时刻紧绷的警戒心,时刻保持的敏锐,终于难以维持。

  柔和的睡颜,漂亮的脸蛋。

  当初应该选择其他行业的。

  枪口对准。

  biu~

  微型通讯器:身后!”

  “!”

  没有任何疑问,他立即往一侧扑倒,并丢下一个震撼弹,接着就地一滚,进了洗浴室。

  枪声响,还有一个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如果刚才有任何迟疑,脑袋就要开花了。

  缠满了绷带的恶徒紧跟着就地翻滚换枪,反身开枪,忽然看到脚边的震撼弹。

  

  苏沐橙在听到枪声的那一刻,立即醒了,第一时间抓住一把武器,翻身躲到床下。一阵晕眩袭来,她看到扎在手臂上的针筒。

  另一位蒙面的不速之客已经翻到床尾,出现在苏沐橙眼前,在苏沐橙端起武器前,把护目镜塞过去。

  苏沐橙瞪大双眼。

  只是眼神相触,立即意会。

  

  当恶徒从掩体后冒头,发现房里另外两个人不见了。

  微型通讯器:“宾馆系统管理权限被夺取了,该你们几个上场了。”

  他摘下微型通讯器,侧耳倾听,然后向外走去。

  

  苏沐橙感到一股浓重的无力感,身体越来越沉,越来越沉,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很轻很轻,因为已经没有力量大口呼吸。

  有一种整个世界都变得很遥远的感觉。

  但她的思维还在转动,知道现在的情况,绝对不可以失去力量。她奋力聚集一点力气,抬起脚,却没跨出去多远,依旧只能将全部重量倚靠在另一个人身上。

  致命的累赘。

  苏沐橙的嘴唇颤动,却没能说出话来。

  ——他来了。

  那个人来了。

  带着这样的她,做不到灵活移动,更做不到悄无声息。

  那个人过来了!

  叶修向后看了一眼,听到苏沐橙发出:“嗯……”的一声,他看向她,看到她眉头紧皱,低垂的眼帘下的眼睛里,是对自己的无力满满的不满情绪。

  叶修笑了笑,对她说:“沐橙,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经常玩的游戏吗?”

  

  宾馆外的街道边,停着一辆厢型车。

  罗辑猛地转头,对车里其他两个人喊道:“宾馆系统被接管了,对面不是一个人!你们快去帮助叶哥!”

  唐柔和莫凡两个人早已全副武装,坐在那两眼放射冷光,听到这话,“唰”地一下子站起来,就要打开车门。

  突然,罗辑:“等一下!”

  正在这时,有人在敲车门:“砰砰砰!”

  罗辑看着监视器里显示出的车外的四个警察,流下一滴冷汗。

  

  宾馆里,恶徒重新戴上微型通讯器,并开口:“人。”

  通讯器:“不见了。”

  通讯器:“他们破坏了一部分监控头,你只能在失去监控的地方找。其他地方没有他们的影子。”

  恶徒:“没有。”

  他已经在在无监控区域找了几圈。

  通讯器:“那么就是被他们逃了,任务……算是失败了吗?”

  恶徒:“没有。”

  他调出宾馆建筑图,在周围来回走动,看看建筑图,又在那走了一圈。

  这种已经老旧的区域,总是有很多这种建筑,在原来的基础上改建,修修补补翻新,就变成了一个崭新的建筑。这种翻新的建筑,有时候会留有一些隐藏的房间,这无可厚非,既然不妨碍翻新后的格局,留不留都是很简单的选择。

  

  叶修听着外头那个人的脚步声,走过来又走过去,露出无奈的表情。

  追踪的人消失,没有盲目的挑个方向找去,而是相信自己的直觉,在附近搜索并思考疑点。

  什么人会对自己的直觉这么自信啊。

  通讯器里已经有一会没有回应,罗辑那边的情况恐怕不容乐观。

  恶徒不是一个人千里迢迢追杀苏沐橙,而是一个团队。并且他嗅到陷阱的味道。

  不太妙,不太妙。

  这样下去会被发现的,这个隐形的储藏室。

  叶修对苏沐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后者看到他拉开门,走出去。

  重要的人就这么独自走出去,面对一个恶徒,无论如何都是件令人难受的事。这无关他的能力,也无关自己的能力。

  苏沐橙的枪就在手边,她试图抓紧它。

  一定要抓紧枪,抓紧自己的武器。

  ……快抓住啊。

  

  红蓝灯闪烁,两辆警车终于出现。被高层的枪声和爆炸吓得跑出宾馆的小青年连忙叫道:“你们可算来了!快!不知道有多少人,但他们有超大火力!”

  警察们从警车上下来,揣着枪冲进宾馆。

  小青年惴惴不安,当看到警察们压着两个人出来,差点跳起来。

  一个是他第一眼就觉得很可怕的绷带男,另一个看起来伤得不轻,已经昏迷,他没见过这个人。

  “就这两个?”他总觉得有两个黑帮在宾馆里火拼!“还有个妹子,你们没看到吗?”

  代表正义的警察们没有理他,把两个罪犯押送上车,就开车走了。

  小青年:“不用录口供?喂……”

  警车快速行驶,丝毫没有去往警局的打算。

  其中一辆警车内,绷带男轻易解除并没有真正锁死的手铐,开始剥除身上的绷带,露出一张英俊的脸。让人不敢相信不久之前神经质又暴力的恶徒,那双从绷带间露出来的凶恶嗜血的眼睛,和眼下是同一个人。

  周泽楷透过车窗户,看着与本车并行的另一辆警车,眼睛里带着笑意。

  玩得开心吗?

  君莫笑。


评论(30)
热度(490)